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辛世彪
辛世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999
  • 关注人气: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2020-07-15 09:00:26)
标签:

施璊奇

琼中

万众村

上安乡

南托村

分类: 穿越海南岛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辛世彪
 

英国人施璊奇(John de Luze Simonds, 1884-1917)1910年海南岛旅行的手稿翻译完成后,我于6月28日出门,沿着施璊奇当年考察路线,确认几个地名。其中最重要的有两个:一个是黎区大村Twa Tung Biet,另一个是五指山脚下的Nam-Ho村,施璊奇他们在此停留超过10日。

施璊奇此行目的就是登顶五指山。从他日记后面列出的详细单子来看,探险队的装备是海南岛有史以来最好的,他为此行做足了准备。按照一般思路,施璊奇应该是从南麓水满峒登山,1906年德国人蒂耶尔(M. Diehr),1928年法国人萨维纳,都是走水满这条线。但是在水满一带却找不到那个Nam-Ho村。另外,施璊奇去五指山,来回都经过一个大黎村,而且是总管(Tung-kua)所在的村子,总管是大峒黎头,管辖几十个小村峒,相当于今天乡镇的范围,这大村名叫Twa Tung Biet,也不知所在。我必须弄清楚它们,不能把疑问留给读者。

翻开张之洞、吴大澂1887年《剿抚各黎开通山路折》,文中提到拟开通的岭门以南两条山路:“一由定安之岭门南路行,经过蚺蛇峒、十万峒、牛栏坪、南劳峒,抵五指山,过山南至水满峒,此为北路。一由岭门西南行,山坎溪、猪母湾、加钗峒,出黎母山之南,抵红毛峒,此为西北路。”我断定施璊奇一行走的是五指山北路,友人何以端先生发来北路地图,我在地图上找到“南托”村,海南话正好是Nam-Ho,“南托”显然是黎语地名的海南话同音字。何先生且提示,这条路上十万峒的核心村在今长征镇。但我必须实地调查,确认这些地名。

6月28日早饭后出门,调查的第一个村子叫“乌云”(Ao Hun)村。根据施璊奇记录,1910年2月19日,他们在定安县城下船,与提前到达的仆人(马夫昌塘)和2名士兵以及5匹马汇合。还从等候的12人中挑选了11名挑夫,又带上悟熙国牧师健壮的老仆人(凌春),下午4点,从定城向西行,原计划到达新兴(Tin Heng),但路太远,天很快就暗下来,我们离开主路,来到一个村子,叫“乌云”(Ao Hun)村。我在定安县城与屯昌新兴之间来回穿梭,没有找到这个乌云村。天气非常热,有时进村也见不到合适的人。筋疲力尽,于是作罢,直奔琼中,入住宾馆后已是下午3点,冲了澡,吃喝了自带的食物和水,倒头睡下。

6月29日早饭后,驱车直奔新市村,文献中也叫荔枝塘新市,其实是两个村子。经过一段窄路后,进入新修的宽阔公路,路上车辆很少,两旁风景优美。这条路我几年前与吕秀先弟兄前往中平镇南茂村时正在拓宽铺石子,车辆经过处尘土飞扬,如今干净得一尘不染。到了新市村,发现这里是一块坡地,旧屋已经全部拆除,只见几排蓝色的水泥新屋。村口小店黎妇卓思英说,此前这里的茅屋曾发生大火,2017年政府拆旧建新。另一黄姓中年男子说,全村40多户黎人,都不说黎语,改说海南话了。然后问到荔枝塘(Laichi Do)村,就在200米开外,现今公路边红岛小学所在地,地势很低,与新市村正好相反。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新市村村口小店旁的牌子)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新市村内的黎人新屋)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新市村内的黎人新屋)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荔枝塘村,现为红岛小学所在地)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新市农场大门)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新市农场大门外的道路和环境)


此后沿304省道一路向南来到长征镇,时间大约是9点半。把车停在路边,往回走,见到两名城管坐在一排小店前。我向前打听哪里有茶店,想找老人调查地名。又问他们是否听说过一个叫Twa Tung Biet的村子。年轻的城管摇头不知,另一位50多岁的城管(卢志成)开始也说没听说过这地名。我们聊了一会儿,卢志成忽然若有所思,说:Twa Tung Biet好像有点印象,你等等,我打个电话问问人。于是他打电话,那边似乎确定地说有这地方,是田的名字。卢志成挂了电话,说他老丈人说了,有这个地方,是田的名字,在万众村村委会。我说,Twa Tung Biet不是田的名字,是村名。他说,我再打一个电话确认一下。他打给一位同学,然后说:确认了,以前是一个村名,就在万众村委会,离这里有8公里。我说你能不能陪我去一趟?他说,我正在上班,要么你去附近的镇政府,向领导说明一下?我说这样最好了!

我们一同来到镇政府,是几十米远的一个小院。在一楼的综合办公室里,镇书记邵正斌坐在门口的长沙发上向众人说事。我拿出证件说明来意,邵书记非常热情,不仅准许卢志成陪我去万众村,还派了一名镇文化干部(陈大清,镇农经站负责人,深联村人)一同前往。邵书记又说,你们海大后勤的吴钟武也在这里挂职,让他下来一起去。小吴是澄迈金安农场人,30出头,我不认识,但他认识文学院孙晓媛副书记。于是,我们4人坐我的车,在树林中一路穿行,到了万众村委会。一名年轻的书记(高传辉,万众村住点第一书记,儋州那大人)已经在那儿了,估计是邵书记打了电话给他。高书记又打电话叫来另一位年轻干练的村委会干部(许乾福)。小许说,那地方叫Ta Tung Biet,在800米外的坡上,以前是十万峒(后来的十万乡)峒主的村子,早已废弃。年轻人带着我们开车去找Ta Tung Biet,在林间山路上拐来拐去,到一个山坡下停车,徒步沿一条树间小道往上走。到一个有养殖棚的地方停下,说这里就是Ta Tung Biet村。养殖棚里有鸡鸭,还有猪。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万众村与燕园村岔路口)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万众村委会门口,最右侧是高传辉


我们仔细考察周围环境。这里背靠山林,视野开阔,脚下是万泉河上游的一条支流(白岭河),坡上有平地,有古树,有古井,还有池塘,显然是一块风水宝地。当地人说这里是以前十万峒峒主所在的村子,但1950年代发生大火之后就搬迁了。就我所知,村子搬迁无非两个原因:一是匪盗或意外引起的火灾,二是可怕的瘟疫。当地人觉得那地方不吉利,就会搬迁别处,原村废弃。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左起:许乾福、陈大清、卢志成、吴钟武)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长满蕨类植物的古树)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池塘边有一口被填埋的古井)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另一口古井。1991年新砌的井台,石子嵌字为“仲笔村”)


小许说,Ta Tung Biet汉字应该写作“什宗别”,但1992年新砌的水井口上写着“仲笔村”,“宗别”、“仲笔”都是海南话同音字,黎语意思需要考究。同来的陈大清说:Biet是“鸭子”[ɓiet55],Tung应该是[tɔŋ35],意思是“息地”(他家乡也这么说),Ta Tung Biet就是“鸭子棲的田”,他说当地的鸭子个头较小,且会飞。我在想,按照施璊奇记音,Twa Tung Biet是“鸭子棲西的山”,意思也通,但这里的Twa是海南话了。

小许又说,老村还有石头雕刻的山猪和鸭子,有些被埋了,有些被人搬回家了。我们在养殖棚内找到一个石山猪,刻工非常粗陋,拍了照片,又去黎人家里找到石鸭子,也拍了照。返回时年轻人邀我们去村委,参观筹建中的万众村博物馆;一个单间小屋正在装饰,展板已经做好,将陆续陈列实物。很多村子都有历史、有故事,需要挖掘整理,万众村委的做法值得点赞。今天能找到Ta Tung Biet村,是个大收获。幸亏遇上城管卢志成先生,不然不会这么顺利,调查有时候也靠运气。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左一:万众村书记黄茂彬)


中午在镇政府食堂与镇干部一起吃自助式工作餐,见到王传旺镇长,他1990年代本科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下午我要去上安乡找“南托”(Nam-Ho)村,但邵书记说饭后血糖低,不要开车,而且到上安乡14公里的山路难走,建议我休息后再走。天气非常热,大家都在休息,到上安乡也不好找人,饭后我也很困,于是听从安排,在会议室里拼了几把椅子,躺了一个多小时,起来后精神大振,看时间已是2点半,便开车前往上安乡。

一路上坡,路窄弯急,然后大下坡,到上安乡却看到一大片山中平地。乡政府已经上班,大楼比长征镇政府还气派,里里外外有不少人。我进楼问办公室工作人员书记在哪儿,对方说书记开会去了,再问有没有别的领导,回答说乡长在大厅里跟人谈事。我在大厅角落找到跟人谈事情的乡长(符琳),介绍自己并说明来意,乡长和颜悦色,说我们派一个司机开车送你去南托村。我说我自己有车,开我的车去吧,有人带路就好了!乡长说,这里的山路你不熟悉,还是让当地司机带你去比较合适。他又说,我们这里是五指山东麓,五指山脚下的村是仕阶村,不是南托村。这让我纳闷,施璊奇一行为什么驻扎在南托村,而不是仕阶村。他打了一个电话,一辆绿牌电动轿车很快停在楼前,这是乡政府的公务用车,我拿了相机坐进去。司机名叫许振壮,中年男子,见多识广,非常健谈。他知道我没有来过上安乡,也没有去过当地摩崖石刻,问我想不想去,他可以带我去那儿。上安乡离南托村没有多远,我看时间充裕,就愉快地答应了。 

我们经过“什错”(ta-so)村,“南劳”(nam-lau)村,联想到这里可能就是古代“南劳峒”主所在村子;又经过“黑赤”(au-sia)村,“丰示”(fong-mai)村,经过“南托”村路口,来到仕阶村。这是一个新村,许振壮介绍说,仕阶村黎人原来在更深的山里,住得分散,茅屋破旧,政府把黎人搬下来,集中住在这里。村口一个小店门口的凉棚下,一群妇女在玩纸牌,我问她们“仕阶”这个村名的含义,一位老妇说,“仕阶”(海南话[sei53 kai33]/黎语[sui35 kai33])意思是“火烧蜜蜂”。旁边一位中年男子见我拿着相机,满腹狐疑地盘问,我得到了调查答案,还是心情愉快地应对。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仕阶村口小店外大棚下打牌的黎妇)


我们上车继续前行,通往摩崖石刻的道路正在扩建,这里不久后将开放旅游,但仕阶村这一段路,土地补偿问题没有解决,村民阻挠不让铺路,因此坑坑洼洼,红土路面被雨水冲刷出一条条深沟。仕阶村再往上是“海南五指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仕阶管理站”,有穿迷彩服的男子把守拦阻,许振壮告诉他是乡政府的车,那男子把拦路的横木挪开。管理站后面溪水中有光绪十三年(1887)冯子材及其属僚所刻“手辟南荒”、“一手撑天”、“百越锁钥”、“巨手擎天”等摩崖石刻群。这地方非常幽静,溪水不多,但异常清澈,五指山抬头可见。许振壮说,从这里看到的五指山最全、最清晰。但是天上已经乌云密布,我们下去拍了石刻照片,然后返回。刚驶出管理站,大雨倾泻而下,刚才经过的仕阶村路段已经洪泛,大水直奔坡下的仕阶村而去,最终汇入上安河。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五指山自然保护区仕阶管理站)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管理站旁边的摩崖石刻指示碑)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许振壮先生带路前往摩崖石刻)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一手撑天”石刻)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百越锁钥”石刻)


回来时经过“南托”村路口,许振壮问我雨这么大,要不要去?我说我来的目的就是南托村,再大的雨也要去。于是驶下一条深沟并过了一座石桥,上坡后大约100多米,就看见一片平坝,与施璊奇图片中的环境一模一样!我大喜过望,拿上相机和伞,走出车外,在雨中拍照。返回时发现这里还有一个什坡村委会的院子,走进去拍了几张图片,发现我的镜头早已淋雨,照片根本不清晰。一位白净周正的男子出来问我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拍照。我解释说,我只想拍下村委会的楼和字,作为南托村地标参照。许振壮也走进院子,他认识那人,是琼中县民政局下来挂职的干部,打了招呼我们便离开了。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南托村路口)


一路往回走一路谈论,今天有收获也有失望,收获是看了摩崖石刻,平常来是不让进入的,并且找到了南托村;失望是下大雨没能拍到清晰照片。没想到车开到半路,雨停了,天也亮堂起来。我说,我们返回去,补拍照片。于是掉头,重回南托村,用相机和手机补拍了一些照片(后来发现,相机无意中拨错了模式,照片还是不清晰)。村委会那位挂职干部也出来跟我们打招呼,我说以后你这里要出名了,你要立一个牌子:1910年英国探险家来过此地并支搭帐篷。他笑说:我应该在这里搭一个帐篷!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南托村平坝:一)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南托村平坝:二)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南托村平坝:三)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南托村旁的什坡村委会大院)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什坡村委会大院)


回到乡政府,我向符琳乡长汇报了此行收获并表达谢意,然后开车返回琼中县城营根。许振壮先生家在营根,也坐我的车回家。快到营根,大雨滂沱,我把振壮送到他家在南方电网住宅楼的门口,然后返回宾馆。

1910年英国人施璊奇走过的琼中黎村

(上安乡乡长符琳)


今天的调查不仅机缘巧合(遇上卢志成),也得到长征镇政府和上安乡政府的支持。我看到地方政府作风的可喜变化。学界与政府是互相依存的关系,政府的支持能大大便利学者的调查研究,学者挖掘出来的史料,也会让一个地方变得有故事、有内涵、有底蕴,对当地发展产生正面影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