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辛世彪
辛世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8,768
  • 关注人气:3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私立岭南大学附中海南分校

(2019-08-27 16:05:30)
标签:

岭南大学附属中学

海南分校

锺荣光

温耀斌

私立岭南大学附中海南分校
辛世彪
 

在海南教育史上,曾经出现过一个“私立岭南大学附中海南分校”,本地文献中很少提及。

1920年代,海南海府地区的中等学校主要有县立琼山中学、私立琼海中学、省立琼山师范(即第六师范,1920年由琼崖中学校改制而成)、私立华美中学和私立匹瑾女中等学校,后两所为美国长老会海南差会所办。另有一所规模很小的私立环海中学。

1925年5-6月间,震惊中外的上海“五卅惨案”、“省港大罢工”和广州“沙基惨案”相继发生,中国人民反帝爱国热情高涨,教育界也爆发了以反教会教育、收回外国教会学校管理权为主旨的收回教育权运动,北京的北洋政府和广州的国民政府适时发布了限制外国人在华办学的法令。1926年10月,广东国民政府教育行政委员会发布《私立学校规程》和《私立学校校董会设立规程》,规定“私立学校,不得以外国人为校长”,“私立学校一律不得以宗教科目为必修科,亦不得在课内,作宗教宣传”,“外国人不得为校董;但有特别情形者,得酌量充任,惟本国人董事名额,须占多数;外国人不得为董事长,或董事会主席。”此举导致海南的华美中学和匹瑾女中两所教会学校先后停办,后来匹瑾女中恢复办学。

1927年7月1日,广州的“岭南学校”(Canton Christian College)改名为“岭南大学”(Lingnan University),长期襄理校务的锺荣光先生成为首任华人校长和校董会主席。“岭南学校”最早来自广州“格致书院”(Christian College in China),1888年开课。1903年改名为“岭南学堂”,开办大学预科和华侨学堂。1912年中文名改为“岭南学校”,1916年开设文理科大学。当时的岭南大学是大学、中学、小学“三代同堂”的学校,大学生教中学,中学生教小学,高中相当于大学预科。

私立岭南大学附中海南分校

锺荣光博士夫妇


1929年,岭南大学校长锺荣光博士(1929年上海圣约翰大学授予钟荣光名誉法学博士学位)认为,海南是重要的侨乡,应该开办附中分校。其意不仅在提升海南的中等教育,也想为岭南大学输送人才。此举得到海南教会、社会的积极响应。于是这年夏天,委派岭南大学毕业生温耀斌前来主事,并成为第一任校长。时任国文老师的黄仲远先生1960年所撰《海南分校概况》载:

一九二九年,岭南大学故校长钟荣光博士,以海南岛为重要之侨乡,有开设分校之需要,是年夏,乃委派温耀斌主理其事。温氏抵海口后,会同海南医院院长朱润深,福音医院院长陈大业,长老会福音堂牧师谢大辟、石鼎业(陈、谢、石皆美国人),及海口殷商梁骏臣、毛泽海、吴为藩、江玉堂、何烈臣、叶世楠、邱秉衡等商议设校事宜,得上述诸人之热诚赞助,进行极为顺利。

温耀斌(1900-1986),1922年毕业于岭南大学,后赴美修读神学,1927年返国,任广州浸信神学院副院长,代理培正中学校长。温耀斌为人风趣,素有“讲古大师”(故事大王)之称,1929年夏天就任海南分校校长,1932年夏天离任。

朱润深(1894—1957),海南万宁和乐镇勤寨村人,先在嘉积教会的觉民学校工读,后进入杭州之江大学和湖南湘雅医学院学习,1925年获得耶鲁大学医学博士后返国,先后任嘉积福音医院和北京协和医院医师。1927年返琼,筹备海南医院,直至1930年7月1日落成。1929年夏,朱任海南医院“筹备委员会筹建工程规划委员”,尚不是院长。

私立岭南大学附中海南分校

海南医院筹备处全体职员(1930年)


海口福音医院院长陈大业医生(Nathaniel Sr. Bercovitz, 1889-1979),1915年来华。长老会福音堂谢大辟牧师(Rev. David Stanton Tappan, 1880-1968),1906年来华;石鼎业牧师(Rev. John F. Steiner, 1884-1957)1913年来华。三人都是长老会海南差会(Hainan Mission)传教士。

根据杨华日的《钟荣光先生传》,赞助学校的还有黄强将军(1888-1974),1926-1930年间,黄强任广东省南区善后公署参谋长,他是海南岛实际上的军政首长,对海南岛的发展情有独钟,贡献良多。杨华日还提到,该校继任者中还有梁大鹏,此人后来成为私立海南大学副校长。

“私立岭南大学附中海南分校”于一九二九年八月下旬开课,之所以如此神速,乃因使用原华美中学(Hainan Christian Middle School)的校园。华美中学前身是1904年海南差会创办的中西男学堂,1918年升级为中学,谢大辟任校长。其地在府城北门外北官市,地方宽广,设施齐全,不仅有教室、宿舍、礼堂,连足球场、篮球场、网球场,无不齐备。黄仲远写道:

初美国基督教长老会在府城(即琼山县城,旧为琼州府城,故当地人士咸如是称之。)设有学校二间:一曰华美中学,为男校;一曰匹瑾中学,为女校。华美中学因故停办,校舍弃置,至是陈大业院长及谢大辟、石鼎业两牧师乃将华美全部校地借与岭南,每年只收取租金一元,以保持其所有权,并代聘英文教员一名(必须是美籍的),薪金由该教会支付。

校址位于府城北门外,与福音堂接壤,距匹瑾女中亦不远。校地宽广,面积殆踰十亩。校舍为西式之建筑,中有礼堂一座,颇闳敞,上有楼一层,用作宿舍;课室八间,其应用不到者,则用作宿舍;较小之房舍四间,则用作办事处,医药室,校长室等。此外膳堂厨厕俱备。运动场所,则有足球场,篮球场,网球场各一。

海南分校一开始只有三个年级40多名学生,“开办之始,只有小学五、六年级各一班,初中一年级一班,全校学生只得四十余人,以后递增初中二、三各一班,学生亦渐增加。”最后增加至200多人。

学校教职员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中国教师以内地人居多,外籍教师是海南差会传教士,校长都是岭南大学毕业生:

第一任校长为温耀斌(一九二九年秋——一九三二年夏),此时与之同干此垦荒工作者,只有冯应璪(兼任“监学”——当时用此名称)、黄仲远、李宝璞(北平人)、赵平(Mrs Chappin,美国人)、赖涤夷(海南人,任“书记”)等五人而已。第二年以后,增聘或补聘者,有钱嘉鼎、陈友棠(皆河北人),马大信、蒙烈志(皆美国人,英文教员),吴祥葑、邱家琼(皆海南人)等。第二任校长为杨国荃,第三任校长为卢家炳,任期均只一年。

琼城内外,公私立中学颇多,但岭南所与往还者,只匹瑾女中而已。此盖由于两校皆基督教学校,而两校之校长又同为岭大同学也(匹瑾校长朱琼皓女士为岭大毕业生。)

私立岭南大学附中海南分校

海南分校全体教职员摄影 民国廿一年(1932)六月十日


后来从五年级到初三,4个年级各设一个班,学生总数达到200多人,平均每班50多人。为了办事方便,教职员中也聘请海南本土人士。第二任校长杨国荃补充道:

一九三二年国荃接任该校校长后,除继续聘请原有教员任教席外,另聘请刘安国(岭大同学)为监学兼教员,刘君能操海南语故管理学生更为顺利,当时学生已曾至二百余人,分五班教授,由小学五年级至初中三年级各设一班,至一九三三年夏已有二届初中毕业,校务日渐发达,校内管教悉照岭大办理。宗教事业更为注意,除每周设圣经课一项外,另有宗教早会及祈祷会,各学生及教职员均参加,礼拜日则全体学生到长老会教堂叙会,该校经向广东教育厅申请立案,学生毕业初中后可直升广州岭南大学附中继续学业矣。

海南分校完全按照广州岭南大学附中的样式,严格管理,不仅学风良好,而且重视文体活动,毕业生出路也不错:

学制、课程及管理方式,一依广州附中,管教严密,学风良好,故凡毕业于该校者,皆有良好基础,后来在教育工商各方面,多有成就。

课外活动,以球类比赛为多,晚会,成绩展览及运动会等,年中亦有举行。一九三一年春,全琼十三县之学校,在大英山举行“海南全岛第一次运动会”,该校亦有参加。(成绩如何,现已忘记。)学生对编写壁报极感兴趣,每两周出版一次,学生多以作品入选为荣,因而对于写作颇肯用功。

私立岭南大学附中海南分校
私立岭南大学附属中学海南分校欢送李宝璞、赵平、马大信三先生摄影纪念

民国二十年六月十四日


海南分校1929年夏创立,1934年夏关闭,历时5年。关闭的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1. 私立学校学费昂贵,海南分校俨然属于贵族学校。黄仲远写道:

收费方面,学费每学期三十六元,宿费(学生皆寄宿)每月二元,膳费每月九元,此在当时已算昂贵,故当地人士目为“贵族学校”。 

2. 战乱影响。先是1931年5月广东省主席陈铭枢委派的海府保安团与驻琼粤军海军陆战队陈籍(陈策之弟)之间的战争,然后是1932年7月陆军总司令陈济棠派飞机轰炸海军总司令陈策停泊在海口的军舰,炸沉“飞鹰舰”。

在该校开设之数年中,海南岛地方极为不靖,内战几于无岁无之。其最可怖者,为一九三一年五月,保安队樊宗迟部与海军陆战队陈籍争地盘。保安队由海口进军,陆战队据城顽抗,双方剧战三日两夜。学校陷于两军火线之中,备受驳火威胁;且厨房与宿舍距离颇远,饮食无法供应,员生皆饥渴不支。各教职员在此危急之际,奋不顾身,尽力维护各生安全。故战事停息后,仅校舍因遭受轰击而被损坏,员生皆平安无恙。翌年之夏,两陈交恶,互争海南。第一届初中毕业生于风声鹤唳中考试及举行毕业典礼,放暑假后不久,战事即爆发。(飞鹰舰被炸沉,即在此役。)

3. 土匪骚扰。而且学校还发生过雷劈两位学生的事故,这让作为有钱人的父母很不放心送子弟到学校。

除武人因争地以战外,盗匪亦极为狓猖,曾有两次进攻至离城二十里。学校当局恐学生张皇,秘而不宣,只暗中戒备——夜晚,温耀斌与马大信登福音堂钟楼瞭望,黄仲远与李宝璞则在校中照料,约定如在钟楼上挂起红灯,即率领学生向海口撤退,幸此两次均平安度过。该校学生不多,与此不无关系,盖就学该校者多属富家子弟,为父母者殊不放心也。

尚有一事值得一述者:一九三零年之夏,校中曾发生一惨事。某日下午一时顷,在大雨滂沱中突然落雷,苏秀球、王茀纲二生适当其冲,至罹于难。至是校中乃装置避雷针,以防再有此不幸事发生。

4. 第三任校长与校董之间的矛盾。具体情形不清楚,只是传闻,但必有其事。

至一九三四年夏,以学校前途无可发展,校政又常受董事会之美籍董事掣肘,遂宣告停办,故该校之寿命,只有五年而已。(校政常受美籍董事掣肘云云,乃闻诸该校某生者。据云卢家炳与谢大辟情感不协,诸西人皆袒谢,卢亦不肯迁就,至有此情形云。)

在混乱的年代,公立学校生存尚且不易,私立学校更是举步维艰,私立岭南大学附中海南分校能够坚持5年,也很不容易了。岭南大学校长锺荣光博士,海南分校的三位校长和教职员,海南本土出钱出力的社会贤达,还有那些忘我付出的传教士,是值得人们记住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