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莫愁
莫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1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月下一抹清愁泪  (莫愁)

(2006-10-19 13:35:15)
分类: 莫愁情感
           月下一抹清愁泪   作者莫愁
  月下一抹清愁泪 <wbr> <wbr>(莫愁)
        
   落叶而知秋寒,窗外的花片片凋落。窗内的我,泪如雨下,那饱满的泪珠,扑簌簌兀自沿着两腮,滑落,滑落......飘满小屋的《葬花吟》声声如啼痕,字字如血泪,把我的心揉软,触醒,悲情切切。
       泪水,泪水有时并不是痛苦的伴侣,也不是愁泣的使者,更不是悲伤的断漏。此时的泪水,是一个动容,是一个感动,是与一个遥远的香魂,默契了,是和她那音词共韵了,心镜相映互照,听她有我,想我似她,而又非我非她的弥合在了一处。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处诉,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古人云:春女悲,秋士悲。林黛玉借花喻己,她看着春天过去,想到自己青春易逝;看到落花,想到自己可能天亡。泪水流尽,继之以血,这是多么深沉的哀痛!青灯照壁,冷雨敲窗,这是多么落寞的情景!春去春来,流年似水,前程茫茫,何处是归宿?百感交集,恰似万箭攒心,仿佛无知的花鸟也为之动情,同她一起吟唱那悲凉的挽歌。“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流”,这是难言的无奈;“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这是绝望的抗议。葬花葬人,花落人亡。听歌至此,我已分辨不清这是悼花还是悼我自己。
    “伤心一首葬花词”抒发了林黛玉,她如一朵馨香娇嫩的花朵,悄悄地开放,又在狂风骤雨中被折磨得枝枯叶败,从世界上悄悄消逝。这《葬花吟》中,潜形的心影浮出,灵魂深处瞒于自己的情感此时已被照亮,生长出来,也许是一种思考,一句言语,一些感悟,一丛喜,一抹清泪!慢慢的,在这片婉沉的音词中,细霰被挽绾起来,纠结成一抹牵心的丝线,纤维般探引向灵魂的深处。隔去俗物搅扰着原始的美好,慢慢地吟为心曲......隐在心头的伤痕记忆,此时一朝涌起,那从不曾离去的叹息,沉落的心尘,恸魂的人影,暗流梦呓,风起云涌般叠来,和着歌声,席卷着我的身躯,裹着处子般的净体,泊泊走走,轻轻浅浅,漾出精神凝聚的,心血孕育的,一颗颗,剔透的泪珠清洗着我的眼,我的脸......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月当歌,强乐还无味,月下一抹清愁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