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数
陈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85,140
  • 关注人气:28,4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铁梨花”

(2010-11-22 20:38:03)
标签:

杂谈

   我的“铁梨花”

                                

                                  铁梨花人物阐述

                                                      --------------陈数

  

关于对电视剧《铁梨花》的定义:这是中国电视剧史上的第一部女性“西部片”,也是陈数的第一部西部片。

 

它的背景不是小桥流水的江南小镇、也不是纸醉金迷的海上都市,它架构在戈壁、大漠、金戈铁马之上,是刚性的,而非柔性的。剧名同时也是女主角的名字,它有两层涵义:虽然是梨花,是女性的,但却绝非梨花带雨的娇媚;一个“铁”字,更改了梨花的性质,有一种金属的质感,所以,《铁梨花》是刚性的,因为是西部的故事,所以它也是我的第一部西部片。

 

“铁梨花”是一个传奇,所有之前对“陈数”的定义都已经不能涵盖这个人物,而这也是我拍摄作品以来遭遇到的最有气场的对手,与巍子老师扮演的赵元庚纠缠了半生的爱恨情仇,他的不怒自威,收放自如以及对节奏的掌控,对于同剧的演员来说是一种幸运,高明的对手以及角色本身的设置,使得我完全颠覆了过往一切的角色经验。有些看过电视剧的观众说我这次的颠覆太大了,是的,这是一个全新的陈数,无论是旗袍佳人还是知性的海派女子都已经不再适合 “铁梨花”一角的定位。

 

 铁梨花:火、风、酒

正因为这一传奇,这一跌宕起伏的江湖铁梨花展示了我作为一个演员在表演上的丰富性和可能性所在,这也是我演绎的性格最丰富的一个角色。

铁梨花的一生,我将她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她是一团火

开篇的盗墓贼女儿“凤儿”是爽爽烈烈的一团火,没有任何女子的扭捏做作,这团火点燃了柳天赐,为了柳天赐母亲索要的一头牛,她在父亲的说服下假扮化身传说中的盗墓奇“铁梨花”,传说中“铁梨花”能找到绝世珍宝鸳鸯枕,但是还没等她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抓住面临着杀头的危险,紧急关头赵元庚却将她留下,并纳为五姨太,只因为道士说她能为赵家生男,继承香火。火的状态是动的,跳跃的,所以五奶奶在赵家大宅里从来没有安静过,剧中有很多镜头,给我的都是在院子里穿行的急急步伐,而在声色不动的平静面孔下,“她”的心始终为一个念头在跳动——逃跑,如果跑不掉就死,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非要回门,其实为见柳天赐;硬要骑马,结果夺马而逃,都是这团火跳跃的动作所在。但这团火在柳天赐面前是无害的,是冬天里的炉火,是黑夜中的光芒;面对赵元庚的时候,火就变成了一座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而在张吉安面前就直接爆发了。所以,即便是一团火,她也不是同一团,在不同的情景之下,这团火呈现出的色彩是不一样的。

 

第二个阶段,“她”是一阵风

从她用父亲祖传的掘墓手艺挖洞从家逃跑之后,她就变成了风,风是随性的,变化的。因此她的第一个身份,就是和“色子”拜把子的铁凤儿,女扮男装,行走江湖;而后被逼上匪山,隐姓埋名,生下赵元庚之子,变身为与其脱离干系,一心寻夫(柳天赐)的梨花嫂;后因柳天赐的空墓而断绝念想,却牵动了大当家梁飞虎的情丝,从而得以在老虎山上存身;国难当前,梁飞虎奔赴前线抗日,她与两个儿子及一起逃出的四奶奶转瞬间又差点落入二当家之手,幸得色子相救。风是捉摸不定的,所以她的身份,在这一阶段一直变化莫测,真真假假,踪迹难寻,包括她的情感也是,对赵元庚,虽一心逃离但仍透露诞子的信息;对梁飞虎有一定的感情却不能让其发芽生长;对柳天赐由痴情变为绝望……

 

第三个阶段,是一坛醇酒

从她隐居青龙镇一直到最后舌战赵元庚,令他改变立场,和平起义,与儿子相认。酒通常是形容男性的,但对“铁梨花”而言,却贴切不过,这时的“铁梨花”经历岁月的磨练,散发出酒的醇香、光辉和韵味,如果说这个女人身上也有柔性的话,那么便是这个阶段。青龙镇与“死而复生”的柳天赐结成亲家,百感交集已经化为天凉好个秋的平静;梁飞虎16人抬的花轿到最后只能变成一个四十多岁的拥抱,令人泪落;与赵元庚一世冤家却为了国难中他的家小重回赵家,老太太垂垂老矣,当年一心要逃离的五奶奶如今用她的智慧和力量,张着她已经完全成熟的羽翼,成了赵家的保护者。而后赵家人一个个离世,或悲、或喜、或庄严,只有她一人历尽劫难,却屹立不倒,散发着智慧和宽容之光。剧终之处,很多人原以为她从此可与赵元庚前嫌尽释,一起老去,她却一架马车,一身布衣,与她的色子兄弟,直奔老虎山上开荒而去,那一个迎着夕阳而去的背景和笑容,将“传奇”两个字,诠释得淋漓尽致。仔细想想,如果编剧真把“铁梨花”重新变回“徐凤志”,与赵元庚白头偕老,美满是美满,但却毕竟是俗世的,人间的,成就不了“传奇”。

 

  一个女人完整的一生

在表演上,这是我最难忘的一次体验。之前,无论是“黄依依”还是“白流苏”,都只是一个女人生命中的一个横截面,即便是改编后的白流苏,也不过是多加了一段范柳原之前的婚姻。但“铁梨花”几乎是一个女人生命的全程:童年在张吉安的叙述里,少女是与柳天赐订婚的凤儿,少妇是赵家的五奶奶,中年是老虎山上的梨花嫂,老年是青龙镇上的梨花婶,赵元庚口中的徐凤志,解放军团长梁牛旦的母亲……从少女一直到老妇,我是和角色一起成长,并最终融为一体的。如果说刚开始的西北黄土高坡上的“凤儿”和叛逆的赵家五奶奶还需要在表演上去靠近,去将自己性格中的某一方面放大的话,到梨花嫂的时候,已经水到渠成,一切皆为自然。有很多场戏自己都很感动——与梁飞虎在青龙镇上的拥抱、与柳天赐的重逢、杀栓子、为赵元庚煮面……到最后自己也分不清是自己还是“铁梨花”,在感情上我已经不再是陈数,而是大漠上历经悲欢离合,却永不屈服言败的“铁梨花”。

 

也许有人要问,接这样一个角色是不是为了突破,或者为了转型,还有人会问,转型成功了吗?对一个演员来说,接戏的目的绝非单纯为了突破,或者转型,这只是为了演艺生涯的丰富和这个角色本身的吸引,以及我合作的团队的吸引力。《铁梨花》就是这样一部戏,严歌苓父亲的写作、传奇的女子、合作的演员……所有的元素都成了《铁梨花》今天得以播出的原因

 

 演员这个行当的魅力之大在于,我能在设定的戏剧情境中体验不同人物的不同人生,“铁梨花”这个人物的多变性、多面性也让我在短短几个月内,完成了一段非同凡响的生与死的传奇。对演员本身来说,这是一次异常难忘的创作过程,它让我发现并尝试了自身更多的可能性,在未来,呈现给大家的,将是一个可以在更多不同角色之间从容转换的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