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ei__
Lei__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64
  • 关注人气:14,8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突尼斯漫游:迦太基『走马看火 』  撒哈拉『隔岸观花』

(2013-03-12 12:20:36)
标签:

旅行

突尼斯

迦太基

撒哈拉沙漠

三毛

突尼斯漫游:迦太基『走马看火 <wbr>』 <wbr> <wbr>撒哈拉『隔岸观花』导游“肉肉”在解说罗马时期的迦太基遗址。

突尼斯漫游:迦太基『走马看火 <wbr>』 <wbr> <wbr>撒哈拉『隔岸观花』迦太基遗址,罗马浴池。

突尼斯漫游:迦太基『走马看火 <wbr>』 <wbr> <wbr>撒哈拉『隔岸观花』

花开成海撒哈拉。


突尼斯漫游:迦太基『走马看火 <wbr>』 <wbr> <wbr>撒哈拉『隔岸观花』Timbaine火星帐篷酒店。


    出发去突尼斯的前一天,新闻里还播放着突尼斯市街头石块从民众手里飞出的场面,等到悬着一颗心从机场出来,大巴驶进市区的时候,我看到的却是晴空下撑起碧绿华盖的棕榈树,蓝白相间的清新民居,和路边咖啡馆里安然闲坐的人们。

 

    太多时候,惶恐是源于我们的无知。再一次印证促使我一再上路的缘由:脚步抵达的地方,是目光辐射的中心,我来、我看、我见证、我感悟。

 

    踏上地图上玲珑的突尼斯,我没有料想到它会带给我的双眼如此绚烂的惊喜,带给我的内心如此丰盈的幸福感。

 

 

迦太基:火焰过后,与地中海宁静相依

        

    所有的遗迹,披上一件时光织就的沧桑外衣,都弥漫着末路英雄、迟暮美人传说的悲凉。这悲凉在迦太基格外浓稠,也许是因为消失在久远时光中的两位女子,在我这个来自遥远东方的女游客的记忆中,让一个个美丽的故事苏醒过来。

 

    导游的昵称是Jojo,听起来像『肉肉』,这与他圆乎乎、充满喜感的外形很是吻合,我们就叫开了。走进迦太基遗址的时候,肉肉的口中频繁出现艾莉莎(Elissa),这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王。

    一次宫廷政变中,艾莉莎公主的丈夫被她哥哥杀害,她逃亡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当地人只答应给她一张牛皮大小的土地,艾莉莎将牛皮剪成细细的线,圈起了一块广阔的土地,并在这块地上建起了繁荣的迦太基,人们称艾莉莎为黛多女王。

 

    肉肉讲述中的黛多,勇敢、智慧、颇有政治才华,是个女强人,而在罗马史诗《埃涅阿斯记》中,黛多仅仅是个女人,有血有肉,有悲有喜。埃涅阿斯的船队被风暴打翻,流落到迦太基,黛多热情的接待他,两个人日生情愫,埃涅阿斯身负建国重任,断然离开了黛多,黛多在绝望中自杀。后来有人模仿黛多的口吻写下这样的句子,『不要再让我徒劳的哭泣,流淌的泪滴,浸湿悲伤的海岸』。一个坐拥江山的女王,当自己成为别人『江山与美人』天平之一端,并被另一端高高扬起的时候,城池与宝座,也抵不住一条溃堤的泪河。这让人想起一生孤傲的文字女王,在遇到心上人的时候居然谦卑得『低到尘埃里去』。

 

    如果说与黛多相关的是迦太基荣耀的起点,它衰败的尾声也在文学中与另一个女子命运相连。她是萨朗波,活在福楼拜的小说里。

 

    写完《包法利夫人》,福楼拜说他厌倦了丑恶与肮脏,要写一部光辉壮丽的小说,于是他复活了迦太基的世界。第一次布匿战争中败于罗马,荒淫无度的迦太基挥霍着财富,无法支付军响,利比亚人马托揭竿而起,雇佣军云集响应,萨朗波是迦太基统帅之女,与英勇的马托互相爱慕。这样的爱情似乎一开始就被诅咒,起义军被镇压,马托被处死,萨朗波看到鲜血淋漓的爱人时绝望猝死。

 

    《萨朗波》中所描绘的迦太基是一个奢靡无度、欲望五彩斑斓的地方,而呈现在我们眼前的迦太基,废墟中开满了黄色的毛茛,还有玫红色的三角梅,『姹紫嫣红开遍,都付予断井残垣』。带着修复伤疤的大理石柱,干涸的水渠缝中长出油绿的野草,原来宫殿房舍的格局还依稀可辨别,罗马人将迦太基的荣光付之一炬,担心它复活,在烧过的土地上撒上盐,又重新建造殖民之城,罗马人在胜利者的雄心勃勃中已经遇见到了日后与迦太基一样的结局,时至今日提到罗马,首先浮出人们脑海的只是一些残破斗兽场的记忆碎片。站在迦太基的近旁,人会真切萌生历史的同情心,不以成败论王寇。

 

    看迦太基遗址安详的静卧于波澜不惊的地中海,想象当年的火与血、厮杀与呐喊是如此艰难。

 

    也无关紧要,身为过客,我本就无心让它复原,感受它从历史长河中一路栉风沐雨走到我面前,带给人沧桑一击,就够了。就像重读《萨朗波》,穿过食物与屋宇等一切浮华的字障,最让人动容的是马托说的那句话:『难道我关心迦太基吗?它的人群熙来攘往,仿佛消失在你的鞋子扬起的尘埃中。』

 

 

 

撒哈拉:吉他声响起,沙漠花开成海

 

      离开迦太基,接下的行程是浪漫港口哈马马特(Hammamet)、伊斯兰圣城凯鲁万(Kairouan)、保存最完好的斗兽场所在地艾尔杰姆(El Jem)。从北向南,经由城市集镇的地方,就能看到树冠剪成方盒子形状的行道树,愣头愣脑、充满喜感。城市以外的地方,路边就更有得看了,巨大的仙人掌像举向空中的大脚丫,花朵已落,留下几个紫红色的浆果俏皮地坐在肥厚的叶片顶端,矮胖胖的橄榄树不断的从车窗往后退让,橄榄树灰绿色行伍中,时不时冒出一树粉白满枝的杏花,真让人惊喜。

 

      橄榄树的出场,已经让我迫不及待的想见到撒哈拉了。三毛写《橄榄树》,『为什么流浪远方,为了我梦中的橄榄树。』如地处北非的突尼斯一样,西班牙南部也常见橄榄树,让人想起荷西的橄榄树,让三毛魂牵梦绕。

 

       从杰尔巴岛(Djerba)出发,经过马特马他(Matmata),参观完柏柏尔人的穴居房屋,我们换乘越野车,终于要奔赴撒哈拉腹地了。   

  

       最早关于撒哈拉的印象是三毛写下的让人忍俊不禁的《撒哈拉的故事》,那是三毛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文字也受到作者情绪的感染,欢快的跃动于书页中,寸草不生的沙漠,因爱变得华美,胜过琉璃锦缎。三毛在一次采访时说,『我们住在沙漠里,因为在他(荷西)身边,我看到的都是繁花似锦。』

 

       走到路的尽头,车驶进迷宫般的沙丘里,流金的沙子铺向天际,诚如三毛所说的,「花开成海」,全世界最为阔绰的春天,我透过车窗,隔岸观花。

 

       车在翻过巨大的沙丘时,人就像坐在过山车里面,有的陡峭的沙丘壁与地面近乎垂直,车里的人大呼小叫,没有害怕,只有参杂着小紧张的大刺激。有时候车轮陷入沙子里面,经验丰富的当地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它扒出来,我们则兴趣盎然的举起相机,拍着这小插曲,拍完之后再去帮着推车,仿佛不是出了小事故,而是旅途中安排的愉快项目。

 

      到了沙漠深处的Timbaine火星帐篷酒店,白色的落日正缓缓滑下远方的沙山,我们在迎向夕阳的沙丘斜坡上,端着酒杯,听当地歌手蚀心浪漫的吉他声与歌声悠扬响起,仿佛看到撒哈拉这片巨大的花园,花朵静静的合上片片花瓣,慢条斯理的收紧花苞做起了梦,等着第二天日出映红沙漠时再一次齐齐怒放。

 

(图片1.3.7为突尼斯旅游局官方图片,其他为作者手机拍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