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ei__
Lei__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33
  • 关注人气:14,8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差一点成为新闻人

(2011-09-25 20:36:28)
标签:

宋体

城市里的陌生人

长江日报

南都周刊

南方周末

新闻

媒体

杂谈

表哥发来一则招聘信息,招聘方是《南都周刊》。

大学时最要好的朋友,现在还混迹的媒体,要么是新华社,要么是南方报系,对于我供职的媒体,前者是低着眼看,后者是斜着眼看。但我对目前的工作没有什么情绪,如果一份报纸不能以独立的立场报道新闻,它最大的价值已经失去了,咱的媒体基本上都是这样一种被阉割的状态,也有人大声疾呼,要有自己的观点。如果这个观点是被恩准的,还不如没有。被阉割的是太监,而什么都没有的还可能是天使。

这样的价值追求落空后,只要能给老百姓一些实际的生活资讯和不太弱智的消遣信息,媒体也还算有存在的必要。

所以我进了一家媒体,做着一份与新闻无关的工作。个人的追求也变成了让读者乐一乐。

就像任何一个中文系出身的人,都有几分铁肩担道义的自我承担,我尝试过,差点成了一个新闻人。18岁的时候在长江日报发了一篇文章,题目好像是《从情感上贴近农民工》,或者相近。意思是,农民工心里最大的结不是挣得少,而是被城里人瞧不起。中国人都是受得了穷,受不了轻视。他们最旺盛的生命在城市的膨胀中一点点被榨干,换来的除了不太丰厚的薪水,还有各种白眼和抱怨。后者最为致命,我采访过的工人,没有一个认为自己可以融入城市,他们的生活局限在工作区附近,自成一个圈子,相对外表光鲜的繁华街头,这儿少一些阳光,多一些噪音和灰尘。

不久前,《南方周末》发表了一篇深度报道,题为《城市里的陌生人》,讲新生代的农民工犯罪问题,其实这些罪犯首先是受害者,伤害别人是受害后的一个结果。记者十几年跟踪调查与我刚进大学时最感性的认识结果一致。于是我幻想,如果从18岁开始我有一个新闻人的理想,也许我在这条路上已经远离起跑线了,现在的情况是,我已经离开赛道很远了。

后来一次媒体实习,跟了该报社最有名的舆论监督记者,做过非法中介的暗访,偷拍过黑网吧,揭露过无良房地产开发商,黑中介、黑网吧没能一锅端,但至少见报后,有政府部门开始介入,受伤害的业主也得到了开发商的补偿,两个月过后,我回到校园,马上就忘了新闻相关的事情,那些我看过热血沸腾但被枪毙的初稿,中年主任百度栏里未删的关键词“色情电影”(我清楚的记得不是“情色”,是“色情”),让我身体的水分都结成了冰渣子。

那段时间我正在读龙应台,龙的高明之处是能戳到痛处,又不把自己推进隐形的血喷大口。她勇敢,唇枪舌剑直指问题根本,但她智慧,知道体制容忍的底线在哪儿,几乎每一篇文章都是无限逼近底线,但不挨着它。这两者,我都欠缺,只要开口,一定被认定为愤青。愤青谈不上勇敢,是傻猛;愤青也谈不上智慧,只有一腔无处倾泻的热血和体液。

这两段经历之后,我再也没近距离接触过新闻。如果和新闻人喝酒吃肉不算的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