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ei__
Lei__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73
  • 关注人气:14,8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博客的字荒

(2011-09-13 12:35:59)
标签:

海的女儿

手无寸铁

衣食无忧

囫囵吞

尊敬

博客

记忆

洋葱

杂谈

    博客的字越来越少,只剩下一个题。一个人结党结社。标题党。
    生活太安逸,不是衣食无忧,而是内心深处的无所畏惧。跟洋葱在一起多少个日子,前阵儿他还数来着,我已经记不清,好像很长又很短。内心安宁的人是没有写字的冲动的,除非有一天醒悟,没了这些字,我手无寸铁,无法对抗眼前的遗忘。遗忘不是一把筛子,忘掉一些,记住另一些,它是一个大天坑,一股脑儿的,把人所有的历史都吞进去。没有遗憾,没有激动,没有真的假的悲伤,没有让人手足无措的幸福,什么都没有。没有记忆。
    前天和爷爷和他的爱人吃饭,舅舅在街道工作,身为庞大机器的一员,又在最底层,所以极其分裂,有着几乎对立的立场,他就在两个尖峰般的立场上跳跃,席间谈话时我一再把他想象成海的女儿,每一个舞步都像走在刀尖上。我真无心和他辩论,我不怕打在坚硬的拳头上,但我怕这样的对手,一阵胡乱挥舞,眼都晃花了。也只晃花了双眼,拳头对不上。看似热闹空前,其实是鸡对鸭讲。后来我就不说话了,埋头吃肉。我不说话要么是被正在说话的人折服,不想用自己的废话耽误了耳朵的聆听,要么就是失去了开口的兴致。
    老太太满头银发,不时开口想把整个场面HOLD住:“咱说正面,说正面,不说负面!”也没人理她。我尊重老人,高中时候教学楼的清洁工大爷是我这小半辈子最尊敬的人之一,他让整栋楼的楼梯角都没有灰尘。但如果白活了一辈子,空白了一头发,空掉了一身肉,我真不知道尊敬什么,如果多活些一年是唯一可以向人索要尊敬的理由,我真得给邻居家老得爬不动的乌龟磕头了。我真讨厌老太太一幅怕极了惹火烧身的样子,就因为你们一辈辈人不说负面,才让后人的日子越过越没希望。如果真不让说负面,我宁可说下面,也不说正面。所谓的正面无非是有几个没有尸位素餐,做了些份内的事情。我在老家的傻子喜大叔做了应该做的事才让人夸得晕头转向。像易中天那样“路见不平插句嘴”实在太难得,做不到至少也别红口白牙说假话,更过份的是摆出一副看得比谁都透比谁都世故的派头让人住嘴。
    这样的怨气都撒给了洋葱,他稀释了我的愤怒和憋屈,让我从那乱麻般的情绪中整理出一星半点儿的希望。生活的小幸福我像只饕餮巨兽一样囫囵吞下。于是突然有一天停下来的时候,发现活过的日子只有一个空壳。连一篇博文也没有。恐惧突然苏醒过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