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肖泰
肖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04,348
  • 关注人气:3,8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天上要是下鸡汤多好

(2022-06-27 00:09:28)

天上要是下鸡汤多好

手术已经整整十天了,仍然只被允许喝点鸡蛋汤之类的流食。医院餐厅供应只有小米粥,我说过,我对医院餐厅的小米粥是喝出了阴影的。于是,老伴就买了生鸡蛋冲蛋花汤。头一两顿喝着还可以,再喝就腻了—这也是得病留下的遗症之一:吃什么都有够。我突发奇想,对老伴说:“要不,从外面点清炖鸡,你吃肉,我喝汤,可好?”医生查房的时候,老伴还真的问了,医生微微一笑,说:“还是等你回去以后再喝吧。”得,又一个梦想破灭了。

根据气象台的预报,下午,大雨如约而至。我踱到窗前看雨:雾锁重楼,雨水如注。听着室外的风雨声,看着玻璃的雨丝痕,我不由大发感慨:要是天上下鸡汤多好啊!

室友听了,个个莞尔,老伴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再坚持一两天,就坚持不住了吗?”

我颇为委屈地说:“我吃不到,想想还不行吗?”赌气上床睡觉。可是,哪里睡得着?蓦然想起行李箱里还有事先准备的饼干没有吃完,就说:“把饼干用开水一泡,就成了糊糊,不就变成了流食吗?”老伴听了,也觉得有理,只是心里还拿不准,想去问医生。我不耐烦地说:“不用问了,反正是流食,吃了再说!吃不死人!”老伴听我这样说,也不好说别的,只好按我说的做。

饼干一沾水就化了,成了真正的流食。我用调羹勺舀了一勺,放在嘴里品品:甜丝丝的,带着一种饼干的奶香,挺好喝的。我也顾不得用勺了,端起碗,几口就下去了。因为只泡了两块饼干,对于一个十多天没有进食的人来说,根本就不够塞牙缝的。老伴说:“要不,我再泡点?”我犹豫了一下,恋恋不舍地说:“算了吧,等饿急了再说。”

即便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虽然没有鸡汤好喝。

2022626.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看到地头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