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莉sunli
孙莉sunl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3,337
  • 关注人气:4,3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鼠年春节纪录

(2020-02-13 11:34:32)
标签:

春节

纪录


 

今年的这个鼠年春节,由于wuhang疫情,注定了这个年过得有些乱,有些让人六神无主而又心绪烦乱。直到今天,才稍微的稳定一下情绪,纪录一下这个春节经历的一些轶事。

纪录之一:坐火车引起的恐慌:1月20日,我乘坐D9127次车由哈尔滨到佳木斯去给大弟弟送PD-L类药品,因为他在22日要去医院静点。

我在网上购的票的座位是8车5A,靠窗口的一个座位。但是,当紧临我的一个小伙子上车坐在我身边后,我不知道为什么,心升烦意,好像是闻到了他身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吸烟的味道?或者是什么汗泥的味道,有些令我作呕。于是,我麻烦他让出一个小空间走出我的座位,来到了车厢的前边,在第一排的边座上,我看到一个小伙子挺悠闲地看着手机。他的里面坐着一位四五十岁的女人。我就只好对这个小伙子说:您能和我调换一下座位吗?他看了一眼我指的座位的方向,起身。我也到我的座位上拿起背包,坐在了他的车厢第一排的位置上。车在按照它的方向和速度前行。在依兰站,上来一位四十左右岁的男士,直奔我身后座位而来,同时听到了他和座在里面靠窗口座位的对话,是她和他约好的在这个时间这个车厢汇合的。继而,听到窗口的那个女人的说话声:你到那边的座位去坐吧,我感冒了,从上海上飞机时就感冒,别把你传染了。我吓得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没想到只是换个座位,竟然换到了一个患着感冒的人的身边。那个时候并不知道武汉新肺炎这个传染病的事,只是感觉到要过年了,我千万别把感冒病毒带回家。家里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还有一个生病的弟弟。年三十晚上兄弟姐妹的一大家人还要聚在一起吃除夕饭,我害怕因为我的被传染而影响一家人的健康。和我同座位的靠窗口的那个中年女人也连忙用围巾围住了嘴。她是从哈尔滨去佳木斯看女儿的。她女儿的孩子患病,她是去帮助照看的,她也是怕被这个从上海回来的感冒女人传染了再传染给她女儿的一家人。总算火车到了佳木斯。我和同座位的女人赶紧拿着行李下车。然后打车回到妈妈的家里。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23号武汉因新冠状病毒的封城。这时的我非常恐慌,害怕在火车上坐在我身后的那个女人是个新冠状病毒的携带者。特别是知道了这个病毒的潜伏期要在14天左右的时候,更是恐慌得要命。

这个时期,是一个没有了欢快的笑声的春节。人们除了恐慌还是担心。家里人,手机上,电视上,到处都是武汉的封城。少了亲属间的聚餐和朋友间的聚会……偶尔的有消息传出来,说小区内XX楼有疑似患者发热,是从武汉回来的已经被隔离等等……

我的恐慌更是有过之而无为及。不巧的是在初三那天,我忽然鼻子发堵,还不停地流着清水一样的分泌物。身上也有些发热,急忙找出温度计量,看结果是36.7.小侄女就嘲笑我:大姑,别总神经兮兮的,武汉肺炎没有鼻塞流鼻涕症状.我急忙上网查,然后就不好意思地对小侄女说:我不是怕我自己怎么着了,是怕传染给家里人.

家里人,老妈八十多岁,还有一个身体虚弱的大弟弟.他自2000年到现在,身体一直不好.如果被传染了,就是致命的.

纪录之二:流不尽的泪水。从很小的时候,老人们就告诉我,过年时一定要高高兴兴的,不许哭,哭了不吉利。可是这个鼠年春节,却让我流下了太多的泪水……

大年三十的晚上,看到春晚上那些逆行的医护人员告别家人,告别战友,告别女人登上飞机的那一瞬间,我的泪水不已;看到中南山老人在高铁上神色凝重的照片的瞬间,我泪流满面;看到电视上那些舍生忘死地工作在武汉疫区的医护人员劳累地窗穿着隔离服躺在地上的画面,我抽泣出声……

串串感动的泪水,一滴滴地从脸颊上滑落着,让已经麻木的神经和饱经沧桑的心脆弱如纸……

这一个春节,被武汉疫情闹腾得心绪烦乱,每每看电视,心都会被揪着,害怕看到那些冰冷的越来越高的发病率的数字,害怕看到战斗在前线的医护工作者全副武装的工作的身影,害怕看到那些激动人心的场景和画面.人老了,爱激动,一激动就流泪,流泪了心脏就受不了,就得吃药……

纪录之三:母亲食物过敏了。年三十早上,发现妈妈的上嘴唇和下嘴唇都肿胀起来。妈说,已经是第三次嘴唇肿胀了。前两次有些害怕,吃了脱敏的药,好了。我说,还有别的症状吗?妈说,身上起一些疙瘩,很痒。妈掀起衣服,我看到妈身上一些像寻麻疹一样的片状的有些发红的疙瘩。我告诉妈:这是起寻麻诊了,是吃什么过敏了还是受风了?有药吗?妈说,已经吃过药了。

年三十的早饭,变成了午饭,大弟说:中午十一点吃吧,晚上五点开饭。小弟一家人晚上过来一起吃除夕饭。小弟媳今天值班。医院工作的医生就是这样的,无论年节假日,只要是轮上了,无论是年三十还是大年初一,哪怕没有患者,哪怕有众多的患者。在晚上五点时,小弟媳才下班回到家里.一家人围坐饭桌前吃除夕饭.小弟媳一边吃饭一边向家人报告:医院给他们这些医生配备了口罩等防护物品,如果不戴口罩不让上岗.有保安和医务科的人挨个科室检查。饭桌上,小弟和小弟媳说大年初一晚上,全家人在他们家吃饭.大弟推辞说还是在这边吧.为了家人在一起吃饭方便,大弟和大弟媳在年节买回来一个钢化玻璃的圆形桌面,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很温馨.可是,小弟和小弟媳执意让一家人都到他家吃大年初一的饭.

在小弟家的饭桌上,母亲吃了一个油炸大虾。这天晚上,她几乎一夜没睡,全身都是硕大的过敏症状:红肿,痒痛难忍.可是母亲却强忍着不告诉我们这些晚辈,自己挺着扛着.直到第二天早上的大年初二,母亲的整个头部,前胸后背和腰部,特别是两条大腿,已经不仅仅是疙瘩,而且是给紫的一大片一大片的.母亲说她吃了息斯敏,根本不好使.我说,再吃一片.妈说,没有了,昨晚上吃了最后一片。母亲一定是吃海鲜过敏。

我急了,要带母亲上医院.可小侄女说:现在医院到处都是发热的在看病,也不知道谁是传染源,万一被传染了呢?想想也是,就奔到窗前看小区下面的药房开业了,急忙拿着妈以前吃过的药的药盒奔下楼去给妈买药。药店里都是抢购口罩和消毒液的人,而只有一个值班的在卖药.我拿着药盒问有没有这个药,她说有。我问有没有扑尔敏,她说有。我说一样买一盒,可她虽然口头上应着,却没有时间顾及我,只顾及买口罩的那些人。我看到柜台上放着的口罩只是普通的,可是,也被抢的只剩下三个了,我急忙伸手拿起来.三个也够用了,我和大弟妹小侄女是要出门的,戴上总比不戴强.来苏儿也只剩下一瓶,我也抓在手里,对营业员说:请先给我结帐吧,家里老人等着吃药。又给母亲买了VC和转移因子口服药。回到家里母亲吃了朴尔敏,到了晚上,身上的红肿越来越严重,我怕她挠破了感染,只好用盐水给她清洗.清洗时,我发现母亲把我给她买的一盒药扔到一垃圾袋里,就有些疑惑,拿起来一看,是空的,就问妈,药呢?妈说:没有药,是个空盒。我恍然大悟.原来是我把早上拿到药店的那个空药盒拿回来了,而忘记拿药店给我的装着药的药盒了.急忙奔向窗台从窗口往对面的药店望,药店已经关门了.一阵懊悔,只好让母亲再吃扑尔敏。经过七八天的时间,母亲身上的症状终于消退了,看着妈在春节期间被这过敏折磨得消瘦的样子,很是心疼。妈说,一定是吃海鲜过敏了。腊有二十九那天,她吃了几天前吃剩下的舍不得扔掉的扇贝。我就借机告诫母亲:吃剩下的食物千万别再吃了,您这是受了多少罪啊?多吓人啊?大过年的,又不敢上医院怕传染病毒.妈说,知道了。

纪录之四:胆怯中的旅行。2月2日,是我1月20号回到佳木斯母亲家的第13天,为了给弟弟回哈尔滨取PD-L治疗肿瘤的免疫制剂,我只得乘坐高铁返回哈尔滨。一路上,真的是害怕不已.我在最里面靠窗口的座位上,脸始终对着车窗户,更不敢低头看手机。把戴着口罩的脸用围巾围得严严的,生怕细菌病毒侵入。到了哈尔滨,打不到出租车,只好出了北广场,来到公交车停车场,看到85路,紧走几步,来到车门前,司机给我打开车门,我问:师付,什么时候发车.回答说:十五分钟以后.十五分钟虽然有些长,那也得等啊!我登上车门发现,加上师付加上我,只有五个人.偌大的公交车,比出租车要安全吧?一路上,只有下车的,没有上车的,到了群力王府井站我下车时,车上只有司机师付一个人了。我望着继续行驶着的85路公交车的尾灯心生感叹。此时的哈尔滨只是晚上七点半,如果在平时,正是车水马龙的热闹时刻,而现在,我站在空旷的街路上,只有远去的85路公交和我,还有不太明亮的街灯。一股寒意袭击着我。我站在路边彷徨之间,看到有似公交车模样的灯光闪烁而来,看到站在公交站点的我,车停下来,我看到是273路,是到体育公园的公交车.我登上公交车。我走向中间的下车门,站在那里四处看看,车里只有一个乘客。到了体育公园,我下车后,心想,这个司机还好,还有一个人和他作伴。下车后给家里打电话,向老母亲的平安,否则,老人家会一直挂念着,总叨咕着我不应该订晚上的车票。这是我临时订的车票,以前以为票不好订,没想到非常时期车票不紧张,昨天下午订的票,今天就回到哈尔滨了。

回到住的群力新城小区二号门,看到超市,进去想买了点今天晚上吃饭的食品,却发现没有什么可买可吃的.只好买了点干豆腐。回到家里的第一道工序是洗手,没完没了的洗,香皂,肥皂,洗手液,然后又浇了一壶开水,兑成五十多度的样子把手放到里面小煮了一下。又洗了脸和头发,折腾完了,把干豆腐用锅里的开水煮了三分钟,就着大蒜和香其酱,吃下去,又烧开一壶水喝下去。

纪录之五:在家隔绝的日子。从佳木斯母亲家回到哈尔滨自己的家中的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左右,我给江苏恒瑞制药在哈尔滨的医药代表打电话,问她怎么去取赠送的药。恒瑞制药新产品卡瑞利珠目前虽然没有进入医保目录,但是,他们出台了一个优惠政策:每支药是19800元,买两支赠送两支,然后再买四支,赠送十六支。几乎是全年用药。我大弟自从在20199月用上这个药以来,已经用了八支药。打电话的结果是不用我去送赠药时必须的手续,如临时医嘱用药单等等材料,让我拍照片用微信发给她就可以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医药代表的工作效率真快,下午她就发来了信息:让我五号去保健路的思派大药房去领药。药是两周一个疗程,每个疗程都要单独的去领药。看到取药信息,我给药房打电话,问可不可以明天也就是4号去领药,因为大弟在佳木斯,我得把这支药再送过去。4号上午,我早早地出了家门想打车去省肿瘤医院附近的思派大药房。满大街空荡荡的,没有行人,只有偶尔从路中间驶过一两辆小车。没有办法,走到公交车站点想乘209路,可是,半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半点踪迹。终于过来一个空着的出租车,我急忙招手上车。这是个50多岁的老司机。我说了要去的地址。他竟然说他不知道,我说,你往肿瘤医院的方向开吧。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把车开向了友谊路方向往安发桥那边走。我对他说这不是越开越远吗?方向错了。在一个红绿灯的十字路口,他停下车,扭头对我说:我不愿意拉你,还有危险,你换车吧。我愕然不已。继而,开车门下车,感觉到了无比的窝囊。这是什么事啊?或许他以为我是一个病人吧?只好站在这个十字路口,终于等来了一个出租车。坐上这个新打的车,心里才有了些许的宽心。领完药又打车回到家里,想找顺丰速递把药寄回去。可顺丰速递员说平房区封道,他们的货场在那里,邮寄的时间不敢保证。弟妹告诉我,让我到火车站用高铁寄。于是,叫了的的快车,到哈站货站把药寄走。从哈站寄药刚回到家里,物业楼管来门,送来一瓶酒精,说是两家一瓶,让我和对面屋的分开用。我对他说最好你们给分开。楼管说对屋好像没有人,你们自己分吧。我接过酒精,在屋里一顿喷洒。

到今天,自我隔离已经又是十天过去了。每天看手机看电视看疫情,心里慌慌的。

纪录之六:在小区一号门发生的事。为了防疫武汉病毒,小区实行了全封闭管理。并用微信群的方式在群里发了通知。于是,我就自觉地封闭在家里。在2月9日中午时分,接到顺丰速递通知,让我到小区三号门去取件。我下楼在大门口里面接过邮件后,就想,已经下楼了,就去买点挂面吧,因为第二天是正月十七,吃面条的日子,而我家的挂面已经吃没了。看微信小区楼管发的通知规定:每两天一户可以出一个人出去购买生活日用品和食品。小区南半部的业主都到小区一号门办出入证进出。于是,我来到一号门,在门卫室办了出入证,到一号门左边的超市买了一棵大白菜,买了挂面回小区。进入一号门后,有人让我进到门卫室测体温。我看到门卫室里有四五个人,感觉到人员太密集,不安全。我记得疫情开始时注意防范的事项中有人与人之间要保持一米五以上距离的条例,这个室内这么多人,太不安全了。于是,我在门卫室门口摘下羽绒服的帽子,让那个人用枪式温度计测量。可那人非得让我进到室内。我站在门口说:你可以测试啊。他就很粗鲁地和我喊着:进屋!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一时间愣住了。继而,我说:屋里人太多了,传染呢?我在门口你是可以测量体温的。他把温度计往我额头比量了一下,又问我是几号楼的,我说是三十八号楼的。可是,他有些故意发难的样子,一连问了我三遍几号楼,我回答了三遍,直到我身后的一个保安样的人重复着我的话:三十八号楼,那个给我测量体温的人才罢休。回到家里,心里很不是滋味,疫情的非常时期,这个人的态度也可以理解,他们也不容易,大冷天的在外面工作着。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扎堆,谁能保证他们是不是病毒携带者?枪式温度计是完全可以在外面测试的,为什么非要让被测试的人进屋?而且我身后还有三四个等着被测试的人,他们刚才都是和我在一个超市里买菜的人。万一他们身上有病毒潜伏着怎么办?于是,我把我的这种想法在微信里和楼管说了,他竟然把省政府什么什么令发给我,还说让我配合等等一些可有侮辱性的回复。既然这样,我也不和他再说什么了。没有文化的人,根本没有理解我的忧虑,还以为我是不支持他们的工作。第二天上午九时左右,我竟然在微信楼群里又看到了这个楼管发的什么政府令什么什么的,让大家配合什么什么的。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在群里又发了我的想法,我问:如果省长看到昨天小区一号门这样的聚焦的检查和测试体温的情景会怎么想?如果因为这样的工作方式把人传染了怎么办?这个楼管发了电话号给我,并说:这样的事是街道办的事,让我直接和他们反映……

非常时期,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工作态度和人品。平时我觉得这个楼管年纪不大,工作也热情,对人也挺客气的,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如此不负责的人。

于是,我就天天的刷手机看疫情的最新动向,看电视看新闻心向湖北和武汉,还有本省本市感染的和治愈的数字,期盼着疫情快点结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