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莉sunli
孙莉sunl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3,337
  • 关注人气:4,3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这个春节,我哭了

(2020-02-11 14:39:35)

 

这个春节,我哭了

 

小时候,家里的大人们总是在春节来临时告诫爱哭鼻子的我:小哭巴精,过年时不许哭!要高高兴兴地过年,哭,不吉利!

生来敏感脆弱的我,小时候特别爱哭,遇到委屈或者不值得哭的事都会用哭来表达。于是,每当一个又一个春节来临时,我都会受到各种严厉的警告:过年时不许哭。于是,在过一个又一个的年时,尽管会遇到让我委屈想哭的事,可是,想想大人们的话,都忍住了,都默默地将含在眼眶中泪水咽到肚子里,想让泪水积攒在肚子里,过完年再一起都哭出来。

哭,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最基本的诉说委屈和抗拒的行为。

长大了,遇到不开心的事遇到闯不过的关口时,想哭,就独自地哭一会儿。哭够了,把眼泪擦干,然后就装作很坚强的样子去面对。

到了现在这个年龄了,心早已挂满沧桑,泪腺早已干涸,神经早已麻木,觉得自己已经很坚强,已经不会再用哭表达自己的情绪了。即使有时候遇到悲愤的事情时想哭,也是哭在心里,不会再流泪水。

可是,今年这个春节,却让我流下了太多太多的眼泪……

年三十的晚上,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又一个逆向而行的医护工作者奔赴武汉疫区的画面时,我哭得一塌糊涂:夫妻相视而别,妈妈和女儿临别时的相依偎,战友送战友的种种留恋与不舍的画面,都催促着我潸然泪下……

在电视上看到中南山院士坐在高铁上凝重的面庞时,不知道为什么,泪水一下子夺眶而出……

在黑龙江赴鄂送行的医务工作者的行列中,有一位年逾59岁的医生,他是哈医大四院的李晓光。当我在电视上看到他熟悉的身影时,我只有伴着泪水默默地为他和所有的即将去前线战斗的医护人员祈祷:祝他们在战胜疫患后平安而归……

李晓光,是我省赴鄂医疗队伍中,年纪最大的逆行者。

于是,我不敢再看有关医生奔赴抗疫前线的电视或者手机上的新闻,我怕会情不自禁时流出太多的泪水。

在疫情笼罩的阴霾中,在独自居家与世隔绝的日子里,可是说是百无聊赖又杂乱无绪,想静下心来写那个只写了一半的作品,却是枉然的。

在2月2日那天,忽然看到一个文友发在微信朋友圈里的一行文字:《春花依然盛开》,我被这6个字感动得泪水婆娑,急忙点开链接,一口气读完,被阴霾笼罩得太久的心,像被挤进一丝阳光一样,有了一丝丝的敞亮;让自己浮躁焦虑的心,有了小小的安静。

正月十五凌晨的1时42分,收到北京文友发来的一条微信,是武汉一个35岁的医生死于新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我一时间震惊了:不是说这次的疫情不像SARS那么严重吗?不是说这次的疫情对于年轻的患者危害不大没有生命之虞,死亡的都是年纪较大而且都是患有基础疾病的老者吗?为什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医生也死了?这一天,为了一个鲜活生命的离开而泪水不已……

从武汉封城到现在的每一天,那些冷酷的一个个新冠病魔感染的病例,令人揪心;每一天,那些工作在最前线的病毒专家发布的一些稍许的令人振奋的消息,令人动情;每一天,都在为“武汉加油祖国加油”这八个大字,激动不已;每一天,都在默默地祈祷着疫情快点散去,迎春的鲜花早些盛开。

刚才,也就是2月11号的上午9时40分,我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一个抖音视频,虽然视频里的人用口罩捂着脸颊,戴着帽子,全副武装着,但是,我从他身后的车辆和他的声音里知道了他是谁。他是葛勇,哈尔滨道外区的一位特警。他在抖音里说:“疫情过后,我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上一顿团圆饭!”葛勇从大年三十到现在,在工作岗位上战斗了整整十七个昼夜……葛勇,不仅仅是一位警察,还是一位小小说作家,是一位影视剧的编导和制作人。看着这个视频,我在感动之余,就是为他和像他一样的为了我们这个城市的平安,付出艰辛的卫士们祈祷:祝福他们平安!只有他们平安,才有城市的平安,才有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们的平安。

也是在刚才,和远在浙江舟山的妹妹发视频互报平安时,她的小外孙用稚声稚气的不太连贯的话语告诉我:我看新闻,说我们的科学家正在研制疫苗,那样的话我们国家的人们有救了!

我的泪水又一下子涌上眼眶,为了一个5岁孩子的期盼和期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