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莉sunli
孙莉sunl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5,799
  • 关注人气:4,3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律动的青春(报告文学连载之八)

(2019-10-22 12:45:31)
标签:

报告文学

哈工大之子

连载

人物

第三章  创业在路上

 

在通往人生成功的道路上,犹如奔腾着千军万马的马拉松赛场,更像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接力赛。然而,从起跑线到终点,能拿到名次的胜利者能有几多?

古往今来的成功者,都是缘于他们的坚持精神,缘于他们朝着既定的目标,永远创业在路上。

     

1、第一次择业

——遭遇人生的滑铁卢

 

雏鹰从崖上腾空飞的那一瞬间预示着它注定翅翱翔于蓝天

大学四年寒窗结束的时刻,学子们注定要开始一个新的人生阶段

2002年的7月。

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四年的苦读书和四年的苦赚钱,杨立军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

大学毕业,意味着就业的选择。

临近大学毕业时,杨立军择业的第一志愿是军队。这是他少年时就怀揣着的梦想:长大后当一名战士,当将军,在千军万马中驰骋疆场。崇拜英雄,是每一个热血男儿的壮志情怀和梦想。

可是,在体检时,因为视力不合格而没能如愿,杨立军的当兵的梦想,破灭了。

后来,杨立军也和臧艳波等班里的几个同学到吉林大学到北京等地去找工作,结果都不太理想。正在这时,山东省的山水集团来到哈尔滨,走进哈工大招贤纳士,杨立军就和同班的两个同学,和同为哈工大应届毕业生的校友加上女朋友张路,一起奔赴坐落在山东省的山水集团。

当年,山水集团是山东省的一个生产水泥的国有企业,,2000年时更名为济南山水集团,是全国闻名的十强水泥企业之一,也可以说是杨立军在大学时所学专业比较接近的对口企业。

山水集团当年来哈工大招工的条件也特别有吸引力:工资高,待遇好,男女不限。

那个时期,一些企业招工限制女性。而更为关键的是,杨立军的大学毕业论文设计,就是如何建设一条比较先进的水泥生产线。

其实,按照杨立军和他女朋友张路所学的哈工大自动化专业,在黑龙江省,在哈尔滨,又都是哈工大的高材生,是完全可以找到相当不错的工作岗位的,更可以考公务员进省直市直机关。那时,考公务员不像现在这样的国考、省考的,只要在大学毕业前夕参加省里组织的统一的录取公务员考试,只要考过了分数线,取得了公务员上岗资格证,只要有了接收单位,就可以上岗成为国家的或者省里的或者市里的公务员了。可是,杨立军认为,他以后事业的发展不在家乡,也不在机关,他应该到外边的世界去闯一闯,争取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这就是哈工大学子与其他学校学子在观念上的差异,也是理科工科学生与文科学生的根本区别。

杨立军之所以下定决心签约了山东的山水集团,还因为当年山东省的改革开放速度和经济发展速度,在全国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几乎与北京上海和广东齐名。那时,黑龙江的许多领导干部和企业经常到山东省去学习改革开放和发展经济的经验。因此,杨立军和女朋友张路,还有两个同学选择去山东发展。他们认为,在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区,会有更大的事业发展空间。

然而,当杨立军他们背着行囊来到山水集团工作后,用一句老话来形容,是真正的“天悬地隔”。如果用现在网上很流行的一句话来说,“理想很浪漫,现实很骨感”。

杨立军和他的女朋友张路,还有杨立军的两个同班同学,被招工到山水集团后,他们和全国各大专院校一起进入这个企业的百余名应届大学毕业生一起,被安排在生产第一线上的最苦最累的工序上:每天三班倒,要不停地往呼呼燃烧着的锅炉中用大板锹添煤,不停地用钢钎捅炼灰炉下面的炉筚子(漏斗),也就是让燃烧过的煤灰漏到炉筚子下,让炉火烧得更旺些,再把煤灰从炼灰炉的炉筚子底下用大板锹掏出来,装到独轮车上,再推着独轮车把煤灰送到一二百米远的煤灰堆上;要不停地轮着大铁锤砸石灰石,再把砸成小块的石灰石投进炼灰炉中……一天天地干下来,累得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再加上石灰石和往炼灰炉里填煤、清理煤灰泛起的尘埃,呛得杨立军和这些干活的学子们吃不下饭。他们的双手被钢钎被大铁锤被大铁锹磨得不仅仅红肿而一层层的掉皮肤,渗着血丝,肿得像大发面馒头,吃饭时手不敢拿筷子……

2002年的山水集团,在全国各地招工来一百多名新毕业的大学生入职。而这些新入职的新工人,大多是来自一些名牌大学,如哈工大,如同济大学,如山东大学,如济南大学的,如东北林业大学,如上海交大,如东北财经大学,等等知名的重点大学的应届毕业生。这个企业招收这些名校的应届毕业生入职,不是为了增强企业的科技含量,不是为了让这些大学毕业生们怎样研究把产量增加上去,让产品质量更上层次,而是作为最廉价的劳动力使用,让这一百多名应届大学毕业生工作在企业最低端的繁重体力岗位上。而这个企业的这些个最低端的生产工序,并不需要有知识有文化的像哈工大、上海交大、山东大学等这样著名高等学府的高才生。无论有没有文化,只要是肯付出力气的人,是都可以干的工序。

更让这些学子们至今不能理解的是,这个本来没有什么文化的山水集团的张姓老板,竟然让这些学生娃们每天都要学习和背诵他的“语录”,而那些“语录”,都是他的一些口头禅。比如说:不怕苦,不怕脏,不叫苦,连轴转……刚开始时,这些学子有些不习惯每天学语录背语录似的早会、晚会,觉得挺可笑的,就会哈哈哈地笑出来,张姓老板看到听到了,就会把当事人叫到大庭广众这下单独训诫和背诵……

刚开始干这么繁重的劳动工序时,杨立军都非常努力地拼着力气狠命地干着。他们这些青年学子以为,这是企业对他们这些新入职人员在试用期阶段的一种职业的锻炼。但是,他们却没完没了地三班倒,没完没了地一直干下去,直到他们再也干不动了忍受不住时,经过多方询问才知道,这就是他们以后要从事的工种。再加上这个企业的老工友们对他们这些青年学子也不是很友好,总是风言风语地嘲笑他们,认为他们这些大学生们读书读傻了,干这种简单的活也干不好,别说砸石灰石的大铁锤轮不动,连捅炉篦子的钢钎也不会使用,那炉火不捅还烧得挺旺的,让他们这些学生娃一捅咕,还把煤火给捅灭了;还有的人认为他们这些大学毕业生的家长,供孩子读书有什么用?还不是像他们一样,一天到晚的造得灰突突的没个孩子样了?

人的心理是很微妙的,也许,这是由于某种原因造成的这些没有知识缺少文化层面的人们,在这些大学毕业生面前而产生的自卑心理成致;或者是他们这些老职工,看到这些自以为名校的高才生们被企业老板如此对待而幸灾乐祸?或者落井下石头?或者是什么更深层次的内涵?

那一天,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也许,这样的阴雨天气,会诱发人们的心理被一些坏情绪所左右。

那一天,这些青年人再也忍受不了这种人格上的和体力上的双重折磨时,愤怒的情绪终于在压抑中爆发了。

于是,山水集团的这些新入职的青年学子们开始罢工,集体找企业老板谈判。

企业老板让他们这些学生选出代表。于是,杨立军成为代表之一。

谈判的结果是,企业老板给有情绪的这一百多名应届大学毕业生开大会,他声嘶力竭地放出狠话:愿意继续干的站在一边,不愿意干的站在另一边;不愿意干的立即走人,可以到财务那领一个月的工资,领完钱立刻就滚蛋,而且必须在当天晚上9点钟前腾出宿舍,否则,把他们的行李扔到大街上!

写到此时,我的心里非常难过:替当年这些被山水集团老板歧视的大学生们而难过;而更多的是为这个山水集团的老板难过: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偌大企业的老板心灵扭曲得如此不堪?是因为他自己没有文化而敌视有知识有文化的学子吗?是为了满足于他自己没有文化的遗憾才折腾这些学生们娃,而从中得到报复的快感吗?

当年的此时,全国正在进行企业改制,一些国有企业被一些原来企业的一二把手买断或者承包或者垄断,虽然名义上还保留着国企的头衔。当年的山水集团的老板,是一个小学都没有毕业的没有文化的管理者,他不仅仅管理理念落后,不仅仅是一个没有文化不尊重知识不尊重人才的“土财主”,更是缺少人性没有良知的“暴发户”式的“山大王”。这个老板的许多霸道的行为和举止直到今天都让令当年的学生娃们费解。比如,他把已经抽了几口的香烟随手递给站在他身边的企业副总经理,让副经理吸,副总经理就不得不吸……这种流氓式的霸道行为,不仅仅令人费解,简直令人作呕。

当时,既然老板放出狠话,这些感到上当受骗的外省籍的百余名大学毕业生们,就纷纷到财务室排队领工资,回到宿舍打起行囊,离开了这家让他们感觉到侮辱和欺骗的生产水泥的企业。

这时,杨立军的女朋友张路跑过来试探着问杨立军:大家都走了,咱们还干不干了?咱们走不走?

张路来到山水集团后,被分配到企业看生产仪器的工作。

杨立军说:不干了,走!一定走!何况老板还给发一个月的工钱。

可是,杨立军和张路他们往哪里走?

进步和成长的过程总是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与坎坷的。 

这些被山水集团抛弃的莘莘学子,在这个企业到哈尔滨工业大学招工时,杨立军和他的女朋友张路和他的同学们,怀揣着梦想和招工人员签订了就业合同,激情高昂地跟着山水集团的招工人员离开家乡哈尔滨来到山东。可是,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在山水集团却品尝到了被欺骗受侮辱的滋味。继而,是愤怒。可是,他们必竟在异地他乡,在财大气粗蛮横不讲理的企业老板面前,这百余名应届大学毕业生是真正的“秀才遇到兵”的弱者。他们要吃要住,兜里只有山水集团发的一个月的工资,只够维持一个月的生活费用。

今天,杨立军的爱人张路,在回忆当年他们这些优秀学子被山东的山水集团赶出来的情景时,仍然感觉着他们当年的这段经历的不堪回首:他们这百余人,手里拿着从财务室那里领的一个月的工钱,背着行李,拎着背包,没有车,也没有地方住,只能瑟瑟发抖地站在寒冷的冬雨里。

当时,他们这些被山水集团无情的驱赶出来的学子们,不仅仅是愤怒,还有一种上当受骗之余的茫然。他们茫然地背着行李,他们举目无亲。他们站在距离工厂百余米远的空旷苍凉之地,是真正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水泥厂属于污染环境的企业,这样的企业大都建设在边远的郊区,交通及商业网点极其不发达。

杨立军仰着头,最后看一眼水泥厂那个在夜幕下显得更高耸的冒着巨大烟柱的烟囱,悄悄抹一下泛着苦涩的眼睛,为自己的第一次选择的失败而决别。

继而,杨立军看看身前身后眼睁睁地盯着自己同学们,看了一眼等待着他下决断的女朋友张路,他知道,同学们在等待着他这个“老大”拿主意。此时,已经到了深夜,时间也不允许他再犹豫徬徨,他必须尽快做出决策,而此时此刻的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找到住的地方。

于是,杨立军带着女朋友张路,还有和杨立军一起来山水集团的两个同班同学,还有聚集他身边的其他的从山水集团离职的这一干人,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在离水泥厂二十多里的地方找到一个简捷的宾馆住下。第二天,杨立军又带领着同学们出去租房子住。杨立军和他的同学们经过一天的奔波,终于租到了廉价的房子,安顿好暂时的栖身之地。

第二天,杨立军又返回水泥厂,帮助同学们办理寄回哈工大的学生档案,让学校给他们重新派遣;然后,他就开始四处联系找工作。

杨立军和他们的一个个同学或者老师或者学长们联系,盼望着能尽快地重新找到工作。

一个北京的校友很快就帮助杨立军找到了工作。杨立军由于当过学生会干部,工作很好找。他的一个在北京工作的师兄,帮助杨立军联系到北京铁道部所属的建筑企业的搅绊站工作,还可以落北京户口,专业对口,待遇也高,还给予食宿等生活待遇。杨立军二话没说,就将这个名额让给了他们一起来山水集团的同班同学。这个同学的老家是贵州省的,不仅长得个子小,当时还因为一些其他原因而没有拿到学位证。目前,黄志强不仅在老家贵州开了绞绊站,在北京还有三四套房子。

通过杨立军的另一个同学帮忙,帮助杨立军在中铁十九局的哈尔滨寒地研究院找到了工作。杨立军又把这个机会让给了和他一起在山水集团辞职的另一个同学,这个同学就回黑龙江工作了。直到杨立军把同学们的工作都安排完成了,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天了,他才开始为自己的工作闹心。后来,经过师兄介绍,他来到南京的铁道部第三设计院做技术员。

杨立军的同学和女朋友张路也通过面试,来到南京的电力科学研究院工作。

杨立军在2002年大学毕业时,选择去山东的山水水泥厂工作的经历,是他从小到大到读书到走向社会所经历的人生的第一次失败。这是杨立军第一次人生之路的选择的失败。

今天的杨立军并没有后悔当初到山水集团工作的选择。他觉得这次选择的失败不仅磨砺了他意志,更是对他以后的人生之路积累了宝贵的财富。在以后对待事情的决断时,杨立军都会避免因情绪冲动而做出任何不理智的判断和决策。

人生的魅力,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是,只要相信明天早上太阳依然会从东方升起,生活依然会多彩斑斓。

杨立军在铁道部第三设计院工作期间,才深深地体会到,在学校学习的知识,在真正的走向社会后,有很多书本上课堂上学习的理论,在现实工作中是根本用不上的,社会实践与所学知识根本就是两回事。

初到南京的铁道部第三设计院做技术员的杨立军,在第一次画图纸时,他觉得自己摸不着头脑,换句话说,根本不知道怎么下笔画出第一条线。于是,他就上施工一线去和工人师傅们学习,从一笔一划开始学起……

杨立军特别喜欢前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的作品《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说里边有一句话他特别欣赏:在人生的任何场合,都要站在第一线都要站在战士的行列里。

杨立军,无论他身处逆境还是顺境,都保持着一种乐观进取的心态。少年斗志不言愁,这是自信的青春自信与豪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