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和运超
和运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75,551
  • 关注人气:8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太阳”升起,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2007-09-16 11:03:50)
标签:

我记录

生活变迁

影评/乐评

分类: 天国王朝(影视、音乐)
 “太阳”升起,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姜文:你的肚子像天鹅绒。
姜文:梁老师,那可是屁股啊,如果不是手摸了屁股,难道是屁股摸了手?
黄秋生:那三个字绝对不是我前面的人喊的。
房祖名:我爸和我爷爷我都没见过,我就知道,我妈。
周韵:不怕记不住,就怕忘不了,忘不了,太熟。太熟了,就要跑。
陈冲:我必须告诉你,感情不是计算出来的
孔维:这地方,陌生。
姜文:你这么做,是要出人命的。
 
                        文/和运超“太阳”升起,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太阳”升起,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太阳照常升起》

导演:姜文
编剧:述平、过士行、姜文
演员:姜文、房祖名、周韵、
      陈冲、黄秋生、孔维
类型:文艺片  片长:117分钟

 

    显然,这标题是一种借喻,同样让人看得有些“糊涂”的电影却有些共同的“来劲”,姜文的那种来劲。这“糊涂”代表了电影充满不一样的气质。

    首先还是给姜文的第三部导演作品下一个非常肯定的结论,《太阳照常升起》从很多方面来说都是一部杰出的电影,至于有没有超越他前面两部作品?我想,如果从技术手法上来说,绝对是超出很多,但从整体包涵的内容来看,也许不见得比前面的两部更好,这是我首先要说的一个结论。
    《太阳照常升起》这部电影的确一点也不现实主义,如果你把它当成真的是在讲一段发生在50年代到70年代的如烟往事,显然会莫名其妙的。我感觉这部影片最不合逻辑的地方恰恰是它最有新意——姜文所谓决不重复自己的地方。按照官方解读的话语,这个影片有“疯”“恋”“枪”“梦”四个故事,但我觉得从头到尾都在讲那个最重要的“梦”的故事,电影院为什么会很夸张的宣传这是“东方魔幻现实主义”,从这个梦可以深切体验出来。都知道“魔幻现实主义”是一种文学写作手法,尽管姜文的电影和叶弥的小说可能离谱得喝了点点拉美作家的墨水(但说实话我看过小说,没感觉有魔幻手法),至少大体上还没那么严重。我宁愿理解成电影通篇都充满梦幻效果(例如我们国家不也有《红楼梦》这样的经典么),开始于疯妈的梦,结束于疯妈的梦,一常生命的循环往返(夸张一点说,这种对命运的阐释好像是另一个版本的《无间道3终极无间》?!)。
    很显然,这部电影最重要的人物不是姜文,而是房祖名,其次是周韵和孔维的角色。他们之间的复杂关系造成了“太阳”升起后,照得我们不少观众头晕。我看完琢磨了很久,然后对照一些影迷的看法,开始明白姜文为什么一再觉得这片子“来劲”的原因,那就是这片子在一个很现实的外衣下包裹着一个根本不现实的内容:房祖名他到底是谁?是老爸还是儿子?同样的:周韵和孔维为什么会是一个人?这就是姜文乾坤大挪移的“魔幻现实主义”。
    电影每一段故事似乎都为观众标明时间是1976年,1958年,但所谓的时间恰恰是对我们的误导。这个故事根本没有遵守时间的规律,很难说它是西方科幻影片那样借助了什么时光机器,又或者像周董那样弹上一曲钢琴协奏曲穿梭在两个时空里。不对,《太阳》从头到尾都像是梦幻里的东西,疯妈到底疯没疯本身就是一个谜,如同她到底死没死一样(明确死了的观点,只有在小说有“跳河”的字眼)。
    再说玄乎一点,这个故事暧昧的不是男女感情,而是一切东西,当然也就包括“时空”概念。它令人着迷的不是电影里美伦美奂的摄影,而是对一切关系的不确定,什么东西可以是甲也可以是乙,比如阿辽沙和喀秋莎(值得注意的是旁白专门提示两个相爱的年轻人最后都死了),比如天鹅绒。房祖名活在1958还是1976年都不要紧,重要的是由他的出现带给“他人”生活和世界的状态。
    这并不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儿子房祖名进到疯妈的石洞以后,亲眼见到了被剪掉的父亲的相片,根本就是“房祖名”自己。然后他突如其来的打喷嚏,震垮了洞里所有已经被毁掉,但又被疯妈悄悄还原的东西(这个场景我觉得可能还有更深层次的含义需要揣摩),房祖名出来以后见到被疯妈说得已经死了的“李叔叔”,下意识的躲开他回到家,疯妈突然不疯了,他去村口接下放来村里的唐老师夫妇,同时疯妈在河里消失了,孔维扮演的唐妻出现了。
    唐妻孔维在没出现多久,不经意间有一个和疯妈很类似的朝天上扔东西的“标志性动作”。也许这并能说明问题,可怕的证据在后面“石洞偷情”一幕,唐妻说了一句“肚子像天鹅绒”以后,房祖名说“以后就叫我阿辽沙吧”,这就开始和前面的故事“时空重叠”了。更离奇的是,当故事最后返回1958年在大漠戈壁的时候,孔维和周韵又同时出现了,那么她们该是谁怀孕?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周韵去见已经死了的爱人的遗体,奇怪的是一个俄国人的话(可能与她的阿辽沙有关),还有,她见到的只有衣服和遗物(和N年后她消失时一样)。而另一方面孔维在所谓尽头见到玩枪的唐老师(奇怪的是这把枪哪来的捏?),然后举行派对婚礼。这时候周韵坐的火车经过那里,意外地点燃唐老师睡觉的帐篷,燃烧的篷布跟着火车飞舞,孩子在铁轨上诞生了(请注意周韵此时看起来根本没有要生孩子的迹象),太阳升起了,周韵抱着孩子站在火车上喊着“阿辽沙……”

 

“太阳”升起,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上面这些画面都是很重要的情节,因此才不得不拉杂上一遍。这电影想要表达什么也许很令人费解,但是循环往返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所谓开始就是结束,起点也就是终点。不是需要观众去定位谁是老子谁是儿子,一代人走一代人来,日升日落大地永存,谁和谁可能都是一回事。
    有些疑问例如如果说周韵和孔维是一个人的话,为什么还会在最后那个故事里同时出现?答案可能就在当时只有孔维一个人说话,原本话很多的疯妈那会儿一个字也没说,她俩一个是去办喜事,一个却是赶丧事;一个走向尽头过上现实的平淡生活,一个走向“循环”去过执著理想的“新生”。但最终也许还会因为某种原因在某个不可思议的时间地点意外“交汇”(例如那个即是儿子又是老子的房祖名),她俩可能表达了不同的生命轨迹形态。也许这太抽象了,也许没那么玄乎,但不能否认这些内容绝对有其含义,不是莫名其妙的故事“硬伤”。
    关于电影里的重头部分说了,现在来说看起来比较次要的黄秋生陈冲那一部分。一方面作为调剂的幽默段落,另一方面含有怀旧抒情作用。至于隐藏的悬念也有可能是最大的,例如梁老师的死因。
    很多人觉得《太阳》已经不像姜文了,事实并非如此。电影一开头跳过周韵的梦境,当房祖名和村里人一对话,镜头的运动感觉和人物的对话方式就是有姜文烙印的民间语言特色,这种话语的无序和口语状态一直很姜文。姜文其实在《太阳》里没什么变化,只是对画面的感觉更精益求精。例如自然光线运用和镜头动感和抒情味的交叉,连唐老师带孩子们打猎都有战争片的味道,还有最后的结婚派对的狂欢等等,这些画面非常出色,对画面上的诗意追求可以说达到国产片的一种新境界,几乎把张艺谋比下去了。
    至于片子里的几个演员总的说都很不错,房祖名圆满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唯一的瑕疵显然还是在普通话,这一点黄秋生也是(可能因为这个,限制了他的台词不多,演技也没多少发挥),黄秋生迷人的画面停留在那首优美《梭罗河》段落,同时呼应了他不幸的结束。陈冲、孔维、周韵三个女演员虽然一个比一个重要,但都不能说谁有特别出彩的表演,甚至姜文也不例外。因为我觉得《太阳》不是一个靠表演吸引观众的电影,尽管决不能由此得出表演不重要的结论。只是说,在这样一个离奇的故事下面,表演稍微靠后了一些。同样,久石让的音乐我觉得只在第一个故事显示了超凡的感染力,到后面的故事里,音乐就被故事取代了。
    最后总结一下,《太阳》肯定不像姜文说的那种很简单,观众一看就能懂的电影,肯定需要我们仔细的欣赏。电影不怕说谎,关键在于谎话可以说圆满。《太阳》可能被观众挑刺的地方在于,如果像我们那样夸张的来理解这个故事的影迷一定有的,但不认同我们这样理解的恐怕也决不在少数。电影不怕有不同看法,怕的是这些看法互为漏洞。像我们所认为的是否能够说通?我觉得可能说得过去。但最终的考验在于姜文这样离奇地讲述这个故事,是不是能够很好的表达出那些过于抽象的人生感悟?从这一点来看,我觉得《太阳》恐怕牵强了,可能姜文更在意追求的是故事夸张地“来劲”,没想太多枯燥的理论上的东西。因为沉浸在创作过程中确实很难面面俱到,所以也就是我不敢说它在内涵上一定比前两部更好的原因。这完全取决于创作者当时发挥的状态,后期制作时再来修补前期故事创意的可能性毕竟不多。
    《太阳》的讲述方式是姜文自己导演技术上的一大进步,其实我并不觉得和《暴雨将至》《通天塔》《低俗小说》或者《记忆碎片》一类在叙述时间上大作文章的电影有多少血缘关系,因为《太阳》不同的是结构和内容是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举例说明,《记忆碎片》可能至今还困扰很多影迷(可能连我在内),但是那片子被打乱的至少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为此这片子专门还有顺序版的)。但是《太阳》的故事本身就是一个没有时空顺序(不是从1958年到1976年,也不是从1976年回到1958年,我觉得是模糊的时间概念)的内容,姜文其实没有在表述这个故事上作太多文章,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顶多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倒叙”。因而我觉得,他能够把这种带有所谓悬念感的片子,和优美的抒情味道加以中和这是他个人手法上的创新之处。而恰恰这种抒情性和适当的幽默感一直是属于姜文自己的,所以,我说姜文并没有什么改变,同时技术上还前进了一大步,这部片子绝对没有像张艺谋那样完全把技术凌驾于故事之上。同时,如果比较外国的这类片子,相信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像《太阳》一样的“悬疑片”(如果这种感觉算得上悬疑片的话)吧,比如从很牛的希区科克开始,也许到了不起的《肖深克救赎》有一点那种感觉,但是也不完全如此,那还是一部标准的监狱题材影片。进一步,我才说《太阳》仍然是独特的姜文式的片子,这种梦幻的抒情的悬疑片是他个人的创造,当然这决不是说姜文又打造了一个什么新风格(这跟风格还扯不上关系),这么说仅仅是为了评价《太阳》的特点而已。好了,再次重复一句,《太阳照常升起》依然是一部很好的片子,姜文没有让人失望,值得回味,也值得追捧。

 

2007年9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