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郑也夫
郑也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17,803
  • 关注人气:12,8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保黄者说:放他一马

(2006-06-29 23:20:43)

    写了一篇文章“球迷的特权你没有”,便看到新浪网将我列到“反黄”的阵营中。令我哑然失笑。编辑,乃至读者,都有理解文本和划分归类的权利,无可非议。但为避免误会,我应多说几句。我原本的立场,既不是炮轰黄健翔下台,也不是保他留任。我做的是批评家的事情。不能批评家一张嘴,就理解为要打倒谁。好的批评家不是贴标签,而是要解释和分析为什么错了,错在什么地方。他并没有想及道理之外的东西。

后来看到人家将我归为“反黄派”,再后来看到黄健翔确有下台离职的可能。便随着事情的进展,也确立了自己的态度和立场。一方面我坚持自己对黄健翔的批评。另一方面,我希望央视的管理者们放他一马,让他继续做解说员,不是以后,就是这次世界杯。

这是一个狂热的夏天。大家内心的热度高过了天气。虽然已经这么热了,但是放纵的人心与竞争的媒体还在推波助澜,报刊、记者、观众,似乎在竞赛谁更狂热,更激情,更痴迷,更疯癫。

在足球的世界,我们是个移情的民族。日常我们就是只看,不踢。世界杯上没有我们的球队,而我们报道的力度和观看的热情不逊色任何国家。这是地道的移情别恋。恋抽象的足球吗?可惜,足球是一个归属感很强的项目。没有了归属感的足球就像是跑了气的啤酒。我们的热情往那里安置呢?

这是比七月流火还有毒辣的日子,这是比愚人节还要愚蠢的节日。黄不太可能是个卖国者。相反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他是个随波逐流者,他被狂热的日子裹挟,被移情的民族夹带,他以为敬业就是要在狂热和移情上面拔头筹。看在愚人节和移情民族的份上,放他一马,将功折罪。

我还有一点想宽容他的私人理由,就是我曾经撰文煽动他提升激情。不能说此一事件中没有这一因素的存在。改变性格太难了。黄本来的解说风格是文静,不愠不火,娓娓道来。他得了高分:90。但他少一点激情,如是他大概永远也攀登不到95分。相信还有其他朋友和我一样劝他走向生猛和激情。于是他跌跌撞撞走过去,失去了平衡。

我其实早就有所发现。 2001911日亚洲十强战中国对卡塔尔比赛结束后我评价黄健翔的解说:“我是最早撰文褒奖过黄健翔的人。我俩交往不多,但关系挺好。如果同时有两个频道、两个解说员播同一场球赛,如果健翔在其中,我一定看他的频道,即使画面清晰度差一点。但观看中卡之战时,我中途从中央台跳到了北京台。听说过后观众对健翔本场的解说争议颇大,其实我已经用行动打了分,但还想对老朋友说几句。那天他的过失只有一点:他卸了装,丢了角色,还原成了一个本色的球迷。这样至少会遭到一半以上的人骂。为什么?反对你的观点的人反感;赞成你的观点的观众也不都支持你,其中的一部分可能喜欢解说员的立场中立的陈述,喜欢得到更多的信息和知识,而不是评价。顺便再挑个小毛病。九八年世界杯时我这样评论健翔:‘如果说有什么欠缺的话,就是不够兴奋和疯狂。兴奋的变文静似乎更难,但文静的变兴奋也不易。要学后者似乎应交些高阳酒徒类的朋友。’这次看球,我发现他有的时候很兴奋,但那其实只是有惊无险的时候。不知别人如何,反正健翔语调陡然高昂的时候,我没有兴奋感。我觉得他有故意克服过去太缺少兴奋的痕迹。而变化的根本似乎不在手法和表象,而在性情———变得豪迈些,粗犷些。”

我是个比较疯狂的人,兼有激情和语言暴力。朋友聚会和吹牛的时候,这种人格很占便宜,常常把持住话语权。文静的人只好边缘化。有的不甘心,只好也学我们的夸张、生猛。我屡屡看到,我的一个朋友平时中规中矩,分寸很好,和我们喝酒吹牛时非要说猛话,结果表现得极差劲,不协调,无美感,听着难受。我们这些半疯平常就是“高温”中的平衡,他是“低温”中的平衡。他非要高温,一高温,他就晕乎了。人只能在自己本性的基础上发育。

所以如果他还能继续解说,我要劝他,继续娓娓道来的风格,少点激情,少点滥情。毕竟学了几年激情,返回当初,或许有了一点螺旋式的上升。当然这要以他不下岗为条件。在这一点上我是“保黄”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