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连-点点
大连-点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571
  • 关注人气:9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连点点诗歌十首

(2019-02-22 20:26:38)

大连点点诗歌十首

 

多么好的陀螺

 

多么好的陀螺

它听从于挥鞭人的指令

每一次接受

都让它越来越快

越来越身不由己

 

多么好的我们

像一只只旋转的陀螺

在粗糙的人间

绝不肯,无缘无故地

停下来

 

 

在河边

 

没有什么,能让我时常

虚惊一场,我这个生怕湿鞋的人

胆怯,往后退,不敢

靠近浪花

身上的旧东西,太多

篡改是多余的

而河在变,它可能突然转身

吓我一跳

远处,拎鞋奔跑的人

同样吓我一跳

 

 

我爱你

 

说好你要来

我赶紧拿了根铁棒磨针

就等你趟过齐膝大雪

来穿我手上的厚底棉鞋

 

除此,没有更好的版本能够说明

孤独的人,都有个千里迢迢的冤家

 

 

 

午睡

 

铺水管的民工,在花坛边的广告牌下小寐

粗黑的手,紧拽着旧红色羽绒服

 

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朝阳人

刚给老家的妻子打过电话

 

幸福的另一种状态就是:他从不想知道

刚才哭过的人,为什么扭头又笑了

 

 

昙花一现

 

如果有人问,我便说是早春的冰裂

是顷刻间弥漫的惊喜

是原本寂寞的小道消息,是干柴上的火

 

她多么勇敢,趁着黑来趁着黑去

收拢着的丰腴,毫无节制地打开

 

没错。她状态真好

我还在这边瞠目结舌,她已在那边

完成了惊世骇俗的自娱自乐

 

灯光暗下来,世界暗下来

鲍尔吉•原野说,昙花比时间走得更早

 

 

窗台上的妈妈

 

最近两年,三楼窗台

成了的根据地

 

我来的时候,从根据地

撤下来,像个

刚刚解放的孩子

 

我走的时候,趴在根据地上

摆手,一直摆

直到摆不动为止

 

的根据地,一人

把守,只有我这个敌人

才能让投降

 

 

病中的父亲

 

父亲躺在母亲身边

数着手指

在我看来,他的计算充满危险:

满家滩的土我吃了七十年

东山顶的庄稼我种了六十年

村里的账我摆弄了五十年

闺女小子我稀罕了四十年

崭新的楼房我住了两年

我真想接重孙女去幼儿园

站在街上跟邻居聊天

时不时打个麻将

偶尔晒晒太阳

我们头发都没白,我们活下去吧

父亲数着手指

把母亲的眼泪数下了一次又一次

 

 

 

大寒

 

风终于失了耐心

变簇拥为推搡,变推搡为抽打

有些人就是这样

需要鞭子

有些事物就是这样

需要一万条鞭子

 

不过也有例外

那个红脸膛的人

把旧三轮骑得飞快

那红脸膛的梅

独自在结冰的早上

醒过来

 

我也是个例外

顶着风,跟风干了一架

 

 

 

深渊

 

我看着你靠指鹿为马

活下来

 

你活得越茂盛

我感觉越荒凉

 

一生一世啊

许多人经不起反问

 

下棋的人

每一个,都是绝望的暴徒

 

 

在风中

 

避免不了后退几步。我常常

以退为进。确如此

这些年,我抓住的东西

几乎与吹拂有关

 

其实弯腰并不丢人,一棵

在新开食杂店门前弯腰的芙蓉

跟我刚才,接受你致歉时

一样笑容可掬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始终承认

风的出现,加重了

在场感。此刻,我们的慌乱

说明了,风

从不替路过的人掩饰什么

 

 

守时的女人

 

上午九点,她起床

洗脸,梳头,把昨晚的梦

再做一遍

十点,她在抽屉里

轻易地找出一九九零年的书信

他的笔迹娟秀,他的笔迹粗犷

他们有表达之美

十一点到十二点,春阳透窗

她给窗台上的草莓浇水

绿茁红肥

但她波澜不惊

十三点,她去楼下晒衣服

夹克是老公的,校服是女儿的

两件风衣,一件黑一件白

她将挤在一起的皱褶,反反复复地

——扯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