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杉信箱
小杉信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3,270
  • 关注人气: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旗进京来

(2013-08-26 19:35:57)
标签:

京台交流

张旗

会善

分类: 释迦麻吉--走进台湾

张旗进京来

——由《从志愿军战俘到崆峒高僧》说起

 张旗进京来

搜索“崆峒”一词,无意间在甘肃省静宁县民政局的网上看到《从志愿军战俘到崆峒高僧》(魏柏树/《驼铃》1999年4月号)。这篇纪实文学是在10年前发表的,看得出作者费了很大功夫采访,许多细节做了一定的核实,力求还原现场,很是难能可贵。经历如此之多的人生变故,张旗老人的记忆或许有时候并不那么可靠,但那篇对他的专访还是值得一读。此文不失为对史料的一种补救,有助我们了解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回想细节,好像与我们在接待张旗时所了解的还是有所出入的。当然,记忆并不是那么可靠的,这里姑且不论其它,趁着还没忘光,先写一些段子,或可为那专访作补注。

自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到现在已整整30年过去。期间,京台两地的人员往来从无到有、从单向到双向,从民间到政党、到官方,如今是遍及多领域、多层次,交流与合作络绎不绝。时光不会倒转,但台湾工作者、文史工作者、档案工作者或许都有责任在前进中回望历史,为后人留下后人研究相关文史留下档案、信史、实证和佐证。

22年前,即1987年,7月15日,台湾当局宣布解除在岛内实行了38年的戒严体制。过了50天,我和同事第一次接待绕道日本回来的在台志愿军战俘,他就是张旗,同时,这也是我们第一次接待台湾僧人,他就是释会善。

9月5日,上午,张旗从北京站下了火车。出站后,他向一位出租车司机打听。那位师傅善解人意也是古道热肠,直接把他送到火车站后身那条街上的北京市台湾同胞接待办公室问讯处。之后分文不取地驾车而去。

这时,大约10点钟。“问讯处”当班的同事小宋等接待张旗,请他喝茶,和他攀谈。

接到信息,小彭带我赶了过去。见到穿着灰蓝色袈裟的客人,我们愣住,一下子不知道怎么称呼好?还在犹豫是不是称“师父”,他先爽快地说:“我叫张旗。”我们赶紧顺着称呼他“张先生”,他反而说:“还是叫我‘张旗’比较好。”

张旗把身份证件给我们看,是中国驻日使馆签发的旅行证,很薄的几页,外皮是淡粉色的,里面盖有一长条图章,写着“持此证者系台湾同胞”(大意)等字样。他自述原名叫张琦,是甘肃人,当过和尚,当过乡长,后来又当了和尚。1951年参加志愿军、赴朝参战,受伤,被俘,进战俘营,1954年被强迫去了台湾。在台湾,住过监狱,当过苦工,最后又当了和尚,云游四方。他一口气讲完曲折的人生,我们听得都懵了。

很快到了中午,我们准备请他吃午饭,但到哪儿去呀?那时,京城里的素菜馆少得寥寥可数。我记得宣武门内有一家,比较顺路且停车方便。于是,小李开车,我们一行4人就直奔而去。

饭馆是在一栋小二层楼里。我们在楼上用餐,清静得很,别无他人。便餐是请服务员视情安排的,罗汉斋等三四个菜,份量都很足,是用很大盘子装的。看得出张旗真的很饿,吃了不少,吃得开心。

下午,我们回单位后迅速报告接待情况,主任与有关方面联系,协调之后,由中旅北京分社台胞接待部负责,安排张旗的食宿。经理李自卫亲自送张旗在侨园饭店住下。那是一家以接待背包旅行者为主的饭店,在滨河路,很是清静。

因为接待台胞,李自卫与我们有很多合作,包括“问讯处”的建立就是吸纳了他的建议,大家相处很愉快。很多年后,偶然碰上李自卫,老朋友相见分外亲,一问才知他早调到金桥旅行社工作了。又过几年,在一场京台旅游业界交流会上,我见到金桥旅行社的代表,自然主动打听老李近况。没想到她说:“去年就走了,是突发心脏病。”

李自卫多年在一线做涉台接待服务工作,与不许多台胞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他多才多艺,与台胞合作的结晶之一就是《望春风》(1987年,北京电影制片厂、香港振业影业公司出品,导演:谢雨辰(在京定居台胞),编剧:谢雨辰、李自卫),该片如今已被誉为“经典国产片”。

张旗住在侨园时,我陪主任去看望,同他交谈。他非常健谈,非常激动,谈了几个小时还停不下来。谈到他在巨济岛战俘营的苦难,他先把袖子挽起,后又把领襟拉下,揭开他觉得最耻辱的部分(“反共”内容的刺青)给我们看。看着他手臂、后背上被暴力刻下的字和他经年刮磨留下的伤疤,真是“一字一泪,如泣如诉,令人不忍卒读”。

我们按照与他交谈的内容以及他所希望的,如实向上简报了他有关在台志愿军战俘境遇和心路的反映。

张旗是2万多(去台1.4万)志愿军战俘中的一员,他反映的情况是有一定代表性。我们交谈后不到2个月,即11月2日,台湾当局有限度开放岛内民众赴大陆探亲。台湾老兵如潮水般向大陆涌去,一如舆评说的:他们“一天也不愿再多等”。只是多数的志愿军战俘,还缺少张旗那样的勇气,他们宁愿先等一等、看一看再说,强忍住对父母妻儿的无尽思念。他们内心深处最大的又犹豫和顾虑,不能不说就是身上的“字”,一些人最终还是选择了走进美容院去“洗字”,尽管那很痛,也很贵。

9日,张旗要返乡定居了。我们去送站。在月台上,小李拍下了张旗向我们招手告别的照片,我拍下了他与小李的合影,他们背后就是有北京开往兰州标识的列车。

我再一次见到张旗,是在1989年7月19日。那几天特别闷热,他只身来京找有关单位反映问题。下火车后,张旗在北京站前的食品店,买了一个很大的“点心匣子”,就像北方汉子走亲戚,提着匣子,大步流星地径直到市委大楼找我们。我出来接待,和他聊了会儿。谈兴正浓,一听我说打算请他吃饭,他坚决不肯,递过名片,撂下东西,拔腿就走。

我只好把张旗留下的“点心匣子”拎到办公室,打开一看,里面装的全是槽子糕,已严重发霉了。可以想见,当时的张旗是看都没看,交了钱后拿起东西就走的。张旗就是这样待人,一腔子热情,从不想设防。

张旗是拜观音菩萨、皈依净土宗的。回到故乡,中共甘肃省委统战部、对台办根据张旗本人的意愿,将他安置在天水市崆峒山,由政府每月发给生活费用。

每每见到来京的甘肃台办同事,我们总会问到张旗,因为见过他后都有几分牵挂。我们知道,省里对他还是尽力照顾的,他很信任省台办的一位老主任,有事没事都会找他,和他聊上一阵子。

很快,20年过去了。在2007年2月14日的《平凉日报》上,有以《甘肃省台办领导看望慰问台胞台属》为标题的这样一条消息,报道说:“在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之际,甘肃省委台湾工作办公室主任、省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赵少智一行4人,在平凉市、崆峒区台办负责同志的陪同下,专程带着慰问金和礼品登门看望了平凉市台湾籍人士林爱玉女士、定居台胞王清海、张旗老人及其家属,向他们送上了党和政府的关怀与问候。”这条消息传达的意涵就是“张旗还好”。

张旗给过我一张名片,是油印的那种,上面极其简单地写着“观音阁 主持释会善平凉市崆峒山”,没有联系电话,没有通信邮编。

崆峒山,看过金庸武侠小说的,都会对它神往。资料介绍它位于甘肃省平凉市西11公里处,属六盘山的支脉,佛、道、儒三教并存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

在崆峒山管理局信息中心的网页,官方发布有关资料如是说:“观音阁,旧址在月石峡路口东侧。元代创建,清咸丰年间废。1997年,由台湾归来和尚会善多方募资复建,大殿三楹、厢房六间。” 尽管是寥寥数语,其中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艰辛。

网上检索“崆峒山”,链接到新浪博客里的“施金章”。博主退休前在兰州监狱工作,曾经担任分队长、管教干事等职,退休后在博客中回忆他这段的人生经历、感化工作和特殊感情。在记录同曾为失足青年的杜珑林交往过程时,转抄了杜珑林写的《重游崆峒山有感》(2005年5月29日)一文。

对我来讲,重点是该文提到张旗:“15年前,岁到深秋。枫叶点红,寒雨飘零。已历沧桑,心郁气馁。只曾想:身留在巍峨峰峦寺庙,植根于佛祖前,心飘浮在白云间,随尘在袅袅的烟雾里。未料到:上天门前台阶下,偶遇法师,曾为静宁人,参军赴朝,炮轰被俘。韩国入狱,台湾坐牢,观音洞出家,蒋经国会客。绕道日本,回归崆峒。俗名张旗,法号‘会善’。上前搭话,大师见我,愁眉不展,心力交瘁。一手紧握禅杖,一手搂我胸前,拍照留念。声如洪钟,语似润田:‘回去吧,小伙子,你凡心未了。’一句提醒,终归有效。未与俗尘断根,却和佛门有缘。自此后:重树信心,希望在田野上,道理在丰收中,结婚生子,拼搏生活。随遇而安,适者生存。”我想,张旗若果看到杜珑林的“有感”,会是很高兴的。真希望看到他开怀大笑。

 

 

(文字发表:《北京档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