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588
  • 关注人气:3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诗集

(2019-04-16 19:27:31)
分类: 诗歌


深海墓园

 

这海会愤怒煮沸的。这海在煮沸之前是绝望的

这海不能痛哭

 

暑热将逝,凛冬将至

深海里的墓碑和鲸一致

你晚年的回忆录要写到:闪电乌青,不可直呼其名

 

朝圣者也戴着榆木大枷,像异乡人哀悼死者撒落的名字

不宽容,这汹涌的巨浪如雷电在深海爆裂

每一座坟都有蔚蓝的高度

 

 

愤怒的公牛
           
年轻时的杰克在拳台前热身

那时他没有名气,却目空一切

 

老迈的杰克是个胖子

在酒吧,他喃喃自语:

给我一个舞台,让公牛发威,虽然我仍可战斗,但我宁愿背诗……” 

 

 

在陡峭的山岗

 

在陡峭的山岗,如何理解这落日的悲哀,

如何擒获突然现身的杀机,

这寂静落向地面,

嘘,一只忧郁的野兔从陡峭的山岗上逃离。

 

 

睡梦中的伤口

 

如薄雪吊死在悬崖

如长矛剔骨

如一只苹果在坡上衰竭

如有话要说,睡梦中的伤口嚼着恐惧的苔藓。

 

 

风蚀着

 

风蚀着猪栏,

悲伤的是一截缺口。

在我幽暗又难闻的梦中,

墙角边的故乡像隔夜的炭火自行熄灭。

 

 

蜘蛛

 

有一次,梦见蜘蛛撕开我的胸膛,

看我的血液从体内流出,

散发出晚霞的味道。
而窗外的蛛网,像初夏的雪。

 

 

唯一透明的事物

 

雪是从傍晚下起来的,

一只乌鸦在风雪里膨胀,兆头不祥。

我想乌鸦或许是燃烧的天使,

灰烬放错了地方。

 

 

冬日某地草原

 

越野车碾死的积雪,

是我身体里的雪。

绕过路边的一座孤庙,

有人朝我狂奔而来,像暗下来的词语颤抖不已。

 

 

你曾说过

 

你曾说过水漏了一大堆。

滴答,声很清晰。

旧主人仍无音讯。

可惜了,嗯,我们使用的双关语。


***《星星》诗刊2019年第4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短篇小说1个
后一篇:短篇小说1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短篇小说1个
    后一篇 >短篇小说1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