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65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评马金莲小说的片断

(2014-06-09 23:07:04)
分类: 评论

评马金莲小说的片断


 

       被呈现的尘世:事物的观念本身

 

                                ——随机读马金莲的几个中短篇小说

 


 

上面读到马金莲的这几个中短篇小说,总的来说,她她的至深的同情心视为和西海固签订过的一个秘密的契约,这种同情心与其说是好人的基本品质,不如说是一颗痛苦的心灵产生出来的某种完全自然的东西。马金莲的小说里常常充满了让人惊讶的饥饿感,这种饥饿感人的恐惧一样几乎压倒了一切,有时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判断,因饥饿导致恐惧,马金莲可能是一个胆怯的人,她又将恐惧化作了激情纯粹的书写意识。

    一般情况下,人们免不了要从马金莲的小说里挖掘出关于作者的某种结论,由于她的特殊的身份,人们更多时候愿意把她的这些文本作一个族群的隐私。马金莲的小说有一个首要原则,她以西海固生活的经验为基本叙述,解释了一个作家如何从或明或暗的记忆中打捞出来那么多“秘闻”——一种声音的,身份的,个人经验的,修辞学的,地理性知识的,等等的纯粹的孤独。马金莲的小说确有不成熟的地方,她总是热烈的沉醉于书写事物本身的崇高中,如果说这也算作她的一种无可避免的缺点,恐怕不具什么说服力;对符号意义上的故乡马金莲有着天真的热情,所以即使看起来这个故乡让马金莲的书写有过剩的迹象,但她却顽固的以此抵制世风的堕落与人的崇高性的毁灭。

马金莲的小说至中篇《长河》止,她那种崇高(苦厄)的风格我认为必须停止了——西海固的《呼兰河传》;我几乎要这样认识(认可)马金莲的小说,但她还是缺了萧红那种充溢在词语里的啸叫;我这么说本身具有劝告的意味(是不是有点讽刺其实再正常不过,否则她将进入一种不可持续的衰竭的写作,正如博尔赫斯盛名时所言,“功成名就是最惨烈的刑罚”。即使在获得赞誉最多的《长河》里,四个故事她也只写好了素福叶那章,而且那章和《柳叶哨》表现出来的气息也极为相似,模式化了,确实如此,她需要写下的,仿佛史蒂文斯那样以潜在的自传佐证文本的形式一样其实不是关于事物的观念,而是事物本身

我认为从来没有一种小说(包括类型小说)只给特定的读者看的,对于一个有抱负的作家来说,所有的小说都为了尽可能多的读者而作。在此,我想说的是,我和更多的人希望读到更多马金莲的小说——除了坚定不移的朝向内心,也要有一种指向外部边界的勇气而且可能在这个外部边界她能够又一次突破自己,而不是满足自己

 

                           (注:原文8000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随笔1则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随笔1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