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838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内蒙古晨报-内蒙古70后诗人自画像

(2008-11-10 10:42:23)
分类: 文摘

                           内蒙古70后诗人自画像


                                本报首席记者   李爱平

 

    至今仍有人津津乐道上世纪80年代的某些人文思想精华与“五四”时代一脉相承。“因为整个80年代,我们经历了一个从启蒙到成长到选择到分流的加速度运动过程。”一篇名为《重读我们的80年代》的文章这样说。

    上个世纪90年代,活跃在我区的一些出生于70年代的年轻人胸腔中不断涌动尼采、萨特的哲学语言时,他们开始下笔了。从模仿顾城“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开始,他们发出了自己独有的呐喊。

    但在进入21世纪的今天,诗歌似乎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谁在坚守、谁会坚守?

 
    过分放大自我的“诗坛”


    诗人广子在接受采访时向记者抱怨当地媒体对诗歌的不重视。让他耿耿于怀的是,不少记者对诗歌的无知,此背景下他亦偶尔会耍一下大牌拒绝媒体的采访。
    按照广子的理解,他应该是中国诗人,因为自己很少写和草原相关的诗。他自言:“在内蒙古,我是最好的诗人。请你注意,这句话后面没有‘之一’,那个虚伪的后缀。不过你应该清楚,我这么说其实也是很可笑的,实际上内蒙古已经没有真正用心写诗的人了。”
    而相对于广子的富有个性的说法,诗人赵卡的语言则更加富有反讽意味。这位1998年左右开始混迹诗坛的诗人,现在的身份更加倾向于诗歌评论。他自认自己是三流诗人、评论家。不过说完这些话后等你感觉到他谦虚的一面后,他会突然和你说起其实在中国能称的上二流诗人的人凤毛麟角,一流诗人几乎没有。
    两位诗人的共同指向其实只有一点,主流。在他们的精神世界中,他们执拗的认为自己所写的诗作能够代表诗坛主流的声音,尽管记者没有看到他们的任何一首诗得到过中国有声望的诗坛星宿赞扬。
    为什么需要别人的评价?写诗是一种非常个人化、自由化的精神享受。对于诗坛地位,两位诗人常常会这样驳斥你的观点。
    他们并不认为自己的写诗行为属于小众,更无法忍受记者多次提及的孤独、寂寞之说。诗人赵卡当着记者的面,从多方阐述自己的写诗行为与孤独、寂寞无关,不过在此后的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他们在驾驭词汇方面的非常规性,“也许并不会有多少人真正读懂和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因此他们依然是孤独的”。有人士这样评论他们。

 
    坚守还是放弃?


    就在几个月前,由上述两位诗人主编的《坚持》一书,作为内部交流刊物(印数约为千册左右),在其“圈子”里开始流传。据介绍,该书的波及范围涉及全国数千名诗人,坊间有人据此认为,这或许会改变本不景气的诗坛。
    而真实的情况则显示,在内蒙古地区除了广子、赵卡、张天男等人依然还在诗坛坚守外,更多的人已开始转型。记者在采访一批出生于60年代后期、活跃于上世纪80—90年代的本土诗人,他们如今更多的是商业兴趣。一位曾经标榜诗坛老大的诗人,则不无遗憾地告诉记者,坚守诗歌的阵地与抓紧时间挣钱二者无法兼得,因此我们必须学会掌握CPI、地产大鳄等商业词汇。
    诗歌的读者市场正在大面积消失,内蒙古诗坛中能够坚守心灵梦想的人已不很多。“尽管广子一再宣告写诗是其毕生的追求,但事实上当他把诗人作为一种身份来与这个社会进行对接时,社会往往给予其的是并不温柔的印记。”一位广子的粉丝这样为诗人广子的“没落”鸣不平。
    有人士透露,作为内蒙古诗坛共患难的两位颇有轻狂感觉的诗人,他们对诗歌的坚守并不会很长。一位传媒界人士曾经将两位诗人并称为地下诗人,但在他们看来这是无法理解的事情。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是地下诗人,相反他们一再如上文所指彰显自己的主流身份。

 
    一个时代的集体“反思”


    按照相关资料显示,从1984年开始内蒙古青年诗人开始迅速地、成批地登上诗歌舞台。从遥远的密林深处到荒凉的大漠戈壁,从贫穷闭塞的乡间、山沟到辽阔的草原,优秀的青年诗人接连不断地涌现出来。甚至一个旗县,一个大学,都会有成批的青年诗人出现。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了80年代末。
    这些诗人中知名的却不多,圈里熟知大抵为:张天男、郁晓鹰、阿古拉泰、特·官布扎布等人。
    但当同为诗人的赵卡提出“内蒙古的诗歌在当下遭遇了哪些处境?你如何评价内蒙古的当代诗歌,你的诗歌和内蒙古存在什么样的联系?”的问题后,广子的回答让人颇费思量。
    广子说:“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在当代中国汉语诗歌的大背景下,内蒙古诗歌根本就没有位置。而且,由于在现代诗歌进程的格局中长期的缺席,导致了内蒙古诗歌写作水准的整体平庸和低下。类似的观点,我曾在为《诗歌月刊》内蒙古诗人专辑撰写的一篇评论里谈到过。”
    “尤其是近几年,内蒙古的本土诗人几乎全军覆没。尽管包括年事稍长的张天男以及年轻一代的巴彦卡尼达、牧子等人还在努力,但成效似乎并不大。反而是另一些如孟芊、泽婴、幽云等很早就从内蒙古出去的‘异乡人’,让我看到了希望。至于我的写作与内蒙古毫无关系。我是一个人的写作。”

 
    偶像在哪里?


    1983年中国著名诗人梁小斌以一首《中国,我的钥匙丢了》,在当时不太景气的诗坛一举成名,与其同时代的诗人顾城、北岛、舒婷等人同样以一个叫做朦胧诗的派别此后独步天下。
    有评论家认为,自北岛、舒婷、顾城等一代朦胧诗人之后,中国诗坛仅出现过一位比较有影响的诗人——海子。海子离去后,还有谁能领导现代中国诗坛潮流呢?
    尽管评论家的语言稍显苛刻,然而综合分析中国整个诗坛的落幕大背景,不难想象出内蒙古诗歌在当前的缺位应属自然而然之事了。在广子等人看来,内蒙古诗坛几无领军人物,而这样的境况最直接的结果是一个地区诗意慢慢开始“退化”,而真正的偶像诗人却还没有出现,这是一个地区诗坛上莫大的悲哀。
    更为严峻的现实还在于“读诗的没有写诗的人多”。听起来,这句话很可笑。但作为一个诗人、一个诗歌爱好者来说,那就是悲哀。有评论者这样认为。

 

                                                    文章源自《内蒙古晨报》2008年11月7日人文版面

 

广子补充说明:


    针对有些网友的留言,对于在本人博客转载内蒙古晨报记者李爱平先生的报道文章,特做如下说明:
    一、本次采访是经本人同意的,文中凡加引号之句确为本人所说,记者并无杜撰。
    二、必须负责任的说,记者的报道是善意的,也无刻意歪曲采访对象。
    三、之所以在博文前添加了“一篇令人苦笑不得的采访报道”的标题,是基于以下几点:
        1、报道所涉内容与采访约定主题多有背离之处。
        2、由于缺乏起码的诗歌常识,导致报道对诗坛的分析存在严重谬误,报道观点混乱,主题模糊, 表述不准确,行文逻辑不分明。
        3、除了加引号的部分、报道整体失真、失效。
        4、整篇报道唯一的亮点在于:充分的佐证了被采访人所说的“记者对诗歌的无知”。
        5、涉及到本人的话语转述完全有悖于被采访人本意。如:“诗人广子在接受采访时向记者抱怨当地媒体对诗歌的不重视”等。需要说明的是,本人从未对媒体抱怨过,而是批评,甚至斥责。
    四、尽管如此,本人仍然要感谢记者对诗歌的关注。哪怕其关注的仅仅是诗坛。
    五、至于网友留言所涉其他人物及诸多不满,本人了无兴趣,不做任何解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大召(2)
后一篇:大召(3)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大召(2)
    后一篇 >大召(3)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