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2,372
  • 关注人气:3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赵卡旧作(2)

(2008-01-24 17:08:43)
分类: 诗歌
 

西拉沐伦

 

耸起的旗帜,眼睛随着迸裂的方向,在月光的隐匿中清晰。

轰鸣声旋转,和力量一起奔跑的是恐惧。没有血,没有颅骨。

 

驻足于即将死亡的边缘,边缘的呼吸伸展出嫩绿的枝叶

呼吸异常紧迫,追赶着双手,双手摆动,呼吸退却。

呵,呵,西拉沐伦。光荣的羊皮书终于被黑暗的力量驱赶而湮没

而终没有哭泣,没有呐喊,甚至顽强的挣扎。

 

这就是辉煌的那一瞬,奔跑的速度枉然前进,恐怖来临,迫近

迫近的是脊梁。和支撑的意义相近无几,手的解释或血溅的刹那。

火燃烧人们的意念,人们开始向后退却,退却到他们认为,

最安全的地方。手指丑陋以丑陋的方式,追述

过程之后,意义上的传统色彩是一到墙,有厚实的声音探头鸣叫。

打垮它们,西拉沐伦的过程没有终点。

 

这在灯光中存在千年的面孔,以人的姿态兀立而毫无顾忌。

最深的深处,最远的地方,经典和泛黄的霉味扑鼻而来。

我于是总在黑暗到来之前真正感到光明的存在。

缅怀最后的灯光熄灭。为匍匐的姿势动容。人群向一个方向。

长跪不起,条形之日光斜照。痛苦的、啜泣的、呢喃的、俯首的。

无边泛滥的长裙飘扬。沉默的人群向天。

意外的惊奇和躁动的不安,人群的匍匐姿势来自神的震慑。

恐惧的火的意念经久不熄。

西拉沐伦,铺展血淋淋的符号和死一般的寂静。

片刻,手在边缘。

如果苍天有眼

 

目击

一切滑向毫无意义的表情所指。

最后一抹曙光在黎明前逃遁。而面目狰狞。

灿烂于季节之外的选择,蹒跚前进中渐趋草绿色的宁静

灯光在一张张焦渴的面孔中骤亮渐次暗淡。

仰望西拉沐伦

以宿命的方式

一年的丰收和你遗忘在草原燃烧的手指。

季节之外

倾听。倾听一切脚步逃遁的途中及一些惊慌的声音

接近太阳的身影阻挡后来者的祈祷。

而西拉沐伦,终于随无可避免的末日而西沉,而消遁。

积累日子,以最高贵的守望,从容不迫。

等待一次眩目的来临。

 

呵,惊悸黎明的莅临。声音拉成方块。屋顶和宫殿光芒。

光荣的祭祀。行走的理由及风吹的衣衫,趋于一致的颤抖。

各怀不同的虐诚,为了一个愿望迫头颅如风帆般垂下。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灾难即将来临。人群低低祈求。

 

如果苍天有眼。

这样,我常常惊惧和赞叹来自神的变化。

仅此而后快。

在越过黑暗与光明之间的表层,我的体内猛然有金属撞击声音和发光的手指。

远望故道上行进的驼队,在我无法入睡的每一个令人敬畏夜晚。

我端坐如

高贵的王

温润的气候,秋水静止的前行的面纹。差异的面具听从劝解。

却不懂来自西拉沐伦的咒语,忘记一季的冬眠和你搁置的长矛。

一袭红袍覆盖死者,在你返回的路上,遭遇现代的凶器和阴谋。

期待象征出现,奇迹出现。

 

收获时间的意念。无法见到的服饰和古典。供奉源头流走的风。

在阳光的缝隙中寻找深刻。我们必须拣起遗弃的呼吸。

就象劫难后平静的生存。

与一起生长着伴侣以穿越故道的雍容。

那是金属的声音,相当沉重,华贵。

 

如果,苍天有眼。

 

那么,饮血的唯有他们。捉住你喘息的名字。

西拉沐伦尘封已久,蓦然鸟的叫声从苍穹中穿过。这一刻

我始终动容在最后的宁静。

 

***原载于1994年广西《南国诗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