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65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存1996年旧作-本土寓言:变化中的后现代主义(3)

(2007-12-02 14:38:12)
分类: 评论
 

|虚构的褐色鸟群|

 

除了扎西达娃自己私人经验里的西藏场景,马原、格非、孙甘露、残雪、余华等先锋作家则是另一种后现代主义文本的写作者。当然,更为准确地说是在一个非后现代的国家有一小批作家写了一小批具有后现代主义色彩的小说。这种写作充满了写作者的智性和犹疑,文本事实在自觉与不自觉之间游移不定。

做一个尝试性的抽样分析:马原、格非、孙甘露和余华。这种抽样或许是轻率的,粗糙且毫无道理,但尝试别无选择。

马原。尽管马原在今天已经令人大失所望,其依据便是马原以前的小说写得太好了而后来的小说不能再满足读者的阅读期待。吴亮在1987年就称“他实在是一个玩弄叙述圈套的老手,一个小说中偏执的方法论者”,肆无忌惮地虚构自己和自己的经历。马原就是马原的叙述对象,比如《虚构》、《拉萨生活的三种时间》和《西海的无帆船》等,马原和马原小说文本中的马原,在我们的阅读中已经消除了真实和非真实的界限。这确是一个拒绝考证与推断的叙事行为。

拼贴/拼接也是马原的一种手段,吴亮说:“马原的经验方式是片断性的,拼合的与互不相关的。他的许多小说都缺乏经验在时间上的连贯性和空间上的完整性。马原的经验非常忠实于它的日常原状,马原看起来并不刻意追究经验背后的因果,而执意显示并组装这些经验。”这就意味着马原的拼贴/拼接技术非平面化,讲究精神和技艺:《叠纸鹞的三种方法》对彼此无因果关系的偶然性经历的拼贴/拼接;《大师》对艺术、走私、遗产、命运、性的拼贴/拼接等。

格非。有格非的《褐色鸟群》和《唿哨》,就有足够的理由指认他的写作具有后现代性了。因为从《褐色鸟群》中我看到了迷失,在《唿哨》中又看到了意义的消失,当然,这只是我的阅读经验使然。事实上《褐色鸟群》确实有点难于理解,可以这么说,无论《褐色鸟群》还是《唿哨》,它们的写作经验均来自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博尔赫斯,而智慧则是格非自身的。同博尔赫斯一样,格非也热衷于“迷宫”、“镜子”之类的象征物的使用:《褐色鸟群》干脆给一个人物取名为“棋”,这是对博尔赫斯的自然的挪用,“棋”还经常拿着画夹和一面“镜子”,画/镜子,一样的非真实,而“镜子”则更具虚幻性。棋象征了一种有规则的游戏,镜子却预示了一种并不存在的结局。《褐色鸟群》是一个不断见证有不断否定的文本(存在或不存在的本文),如伊哈布*哈桑所描述的不断的“被书写、修正、回答、演出”,从根本却是“不确定性的”。陈晓明所言“这篇小说不妨简要看成是在讲述怀疑存在的确实性的经验”,是似而非或似非而是

孙甘露。孙甘露是中国众多小说写作者中最具先锋色彩的词语放任者,指出孙甘露的本文的后现代性要以《请女人猜谜》、《访问梦境》、《信使之函》和《我是少年酒坛子》等为佐证。有论者说孙甘露的写作是一种“反小说”的修辞游戏,我观察这种“反小说”修辞游戏可能更多参考于贝克特的《逐客自叙》和《归宿》等。孙甘露的小说本文既没有故事起源,也缺乏情节发展,当然更谈不上结尾了,所谓的叙事只不过是孙甘露本人的一次词语的狂欢与放纵的游戏,比贝克特有过之而无不及。《请女人猜谜》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双重本文”并置推进的小说,结果《眺望时间消逝》成了《请女人猜谜》的本文,成了一个纯粹的能指本文,它们之间的关系是写作与写作的关系而非其它;《信使之函》是小说?简直就是一堆非抒情诗和抒情诗的句子陈述构成本文的叙述,放任语言,把控语感,50多个“信是……”无限制的运用,意在这个文本将没有任何确定范围与预先的规范,这就是“非确定性内在性”,语言的“狂欢”;《请女人猜谜》中的那个“士”,他是瞎子/守床者/解剖师/谕世者/男仆/谋士……,士”总是在不断变换角色,这种变换来自于词语的不确定性;一如《我是少年酒坛子》中诗人的立场的变化,和所有的作家不一样,孙甘露是一个对写作而写作的人,他说,“现代小说一个最显著的变化就是行为本身和对行为的追述混合了起来”,“古往今来,小说领域中一意孤行的名单上列不出几位,这份花名册也可以叫做病历卡或者离境通知书。他们是不受欢迎的人。”

余华。余华说过“真实永远都是有位处女,所有的理论到头来都只是自鸣得意的手淫。”余华永远纠缠真实和非真实、纠缠于预言和消解预言之间,比如他笔下的“老中医”、比如“算命先生”等一系列介于真实和非真实、预言和消解预言之间的符号,暴力、阴谋、死亡,这似乎是余华的永恒主题,即使到了《许三观卖血记》,也是一种温柔的隐性的暴力与劫难,难免给人以他这种写作是对文明秩序的信心的丧失之口实,余华说:“事实上,一直到我写《现实一种》,我对真实的思考只是对常识的一种怀疑主义。这就是说,当我不再信任关于真实生活的常识时,这种不信任导致我强调另一种真实,因而直接激发我的关于混乱与暴力的过激的写法。”《难逃劫数》就是余华这种方法论的产物,一个寓言性的文本,时间、地点、人物和人物的身份均含糊其辞,他的这种小说技艺和格非、孙甘露在某种程度上确有相似之处。

笼而统之,马原、格非、孙甘露、余华等人的中国式后现代主义小说均来自于受卡夫卡、贝克特、纳波科夫和博尔赫斯等西方大师的影响,其不可避免的“影响的焦虑”也许只有他们自身才会深有感触,这使他们的写作充满了别人无法理解的另一种自信和魅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