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65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诗记之李玉宁《纯棉的人》

(2007-07-14 13:37:06)
分类: 评论
 

纯棉的人

 

李玉宁

 

意外降临。巨兽下是托盘,比例失调

然后是象形文字,小小的砝码造成了

路标上一只蚂蚁迷途,口哨也吹的不着调

这七月的太阳的确毒,流言覆盖西北的高楼

他骑着巨兽东南飞

依然凄美,痴情。

 

阳光烘烤着旧梦和泛青的棉桃

最后一只猴子在练习通灵术;而他

并不知道,万历十五年

有人一直在惹皇帝生气。

 

《纯棉的人》是诗人牧子(李玉宁)转变(而非转型)之作,一起转变的还有牧子恢复了本名。

就标题而言,“纯棉的人”似乎和这首诗没多大关系,因为“纯棉”的柔软和诗中散发的坚硬气息呈不可调和的对立。我想诗人可能是以“纯棉的人”作观察视角,对一首转变风格的诗进行了忐忑的尝试。

如果不是练习上的生硬,那么,我就只能这样认为了:这是一首充斥了呓语的诗作,作为转变的诗人胜利了;可作为诗歌,因词的牵强和僵硬、句子的艰涩和隐晦而不知所云,诗意不可避免地流散了。

全诗由两个单元构成,第一个单元可以说是失效的写作,有信手的嫌疑;而第二单元则突然出彩,诗意顿生:“阳光烘烤着旧梦和泛青的棉桃/最后一只猴子在练习通灵术;而他/并不知道,万历十五年/有人一直在惹皇帝生气。”

尽管第二单元的诗句难免给阅读者带来考据的癖好,但牧子(李玉宁)的叙事终使一首诗从容不迫起来。我想,这首诗最大的用意可能是作为诗人的牧子(李玉宁)有意对阅读的抵制,否则,他就不会使用他从来没有使用过的词和句子;当然,这一切看起来对诗人而言是多么的牵强和有难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