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65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诗记之余怒《袭来》

(2007-06-24 10:06:39)
分类: 评论
 

 

袭来

 

□余怒

                         
有一天厌恶从某个方向袭来,使他们
                         
在房子里呆不住。离开坐了几十年的
                         
木漆椅子,像受了鞭打的猫
                         
耸起脊背。琥珀里抽去了DNA的毛毛虫。
                         
他们想知道,谁来了?它是
                         
什么风?厌恶一所房子及其
                         
伪装的空间感,知道清凉正在
                         
颓败中支撑着庭院,丝瓜和葫芦的藤蔓
                         
沉浸在纤细的爬动里,仿佛爬动
                         
可以在此刻裹住厌恶,一夜之间织出丝网。

 

余怒的诗歌问题也就是作为一种特殊美学修辞的诗歌的难度问题。

对余怒而言,词在一首诗里是如何置放考量的:不是词本身的含义问题,而是词的用法问题,词往往因用法而改变意义,甚至,随之改变了一首诗的性质。

袭来》本来是一个关于体验的文本,却因一个词“厌恶”的置放考量而改变了整首诗的性质,变成了类似梦魇的文本。其它紧跟着如“木漆椅子,”“像受了鞭打的猫”, “耸起脊背。”“琥珀里抽去了DNA的毛毛虫。”这样的词和句子则在加强这种梦魇效果。

我们在一般情况下面对的是一般诗学,而对诗余怒来说他可能考虑的是特定的诗歌文本。我将《袭来》看作是余怒的一种理想受挫后的处境诗歌,“他们想知道,谁来了?它是/什么风?厌恶一所房子及其/伪装的空间感,知道清凉正在/颓败中支撑着庭院,丝瓜和葫芦的藤蔓/沉浸在纤细的爬动里,仿佛爬动/可以在此刻裹住厌恶,一夜之间织出丝网。”至少包含了可怕的激情、早衰的心理、厌倦和思索、感受以及疼痛的深度经验。

《袭来》的吊诡之处在于对词的过滤-改变词性-将某些词转化为“变词”,诗歌走向了诗意的反面,这也是余怒的特殊美学风格。这种美学风格主要是个人语境在起作用,它直接抵制了基于公共理解的共识语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