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838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诗记之寿州樊子

(2007-06-22 10:25:32)
分类: 评论
 

赤臂走下去会遇到嗜血的水妖

寿州樊子

我指着逝水说:那些溺水而亡的姊妹
她们已长大成人

一个水妖
二个水妖
三个水妖

我赤臂
是看着葡萄的藤像厌倦之蛇
视石榴树若团寡欲的火

我不会接着指出将逝的诸多事物
在夏夜,它们有着繁杂的内心
连淤泥里的一只蚌也腹裹无用的珍珠!

 

樊子的诗有时令人不解,就像这首《赤臂走下去会遇到嗜血的水妖》这样有着梦魇般标题的诗,让我很容易联想到另一个诗歌怪客林忠成。

樊子的诗更多时候像刀片而非刀一样犀利无比,但刀锋起处,鲜血淋漓的居然是想象出来的切肤之痛。这种感觉之所以长久存在,是因为樊子的诗有点像设计出来的样子,是一种“小说企图”参与设计了诗歌的策略。“我指着逝水说:那些溺水而亡的姊妹/她们已长大成人//一个水妖/二个水妖/三个水妖”,这种设计句式的做法的确为一般人少用,特别像樊子写过的《樊子兰》一诗那样。

“我赤臂/是看着连淤泥里的一只蚌也腹裹无用的珍珠!/视石榴树若团寡欲的火//我不会接着指出将逝的诸多事物/在夏夜,它们有着繁杂的内心/连淤泥里的一只蚌也腹裹无用的珍珠”,在词与物的修辞关系上,樊子有他独特的处理方式,甚至,连修辞都带有工笔的痕迹。

书写上一般诗人会有意隐藏诗歌中的技术,而樊子则反其道而行,这样使他的诗更具可辨识的风格。

总的来说,这是一首探访亡灵的诗。“连淤泥里的一只蚌也腹裹无用的珍珠!”硬朗、锐利、疼痛,工笔修辞,这是樊子的诗歌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