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838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人的写作:向诗人广子问的22个问题(上)

(2007-05-24 13:01:33)
分类: 文摘
  1 你是在什么情况下开始写作的?

 答:自发的写作可以追溯到中学时期。在中国,现代诗因为没有传统可供摹写或承袭,而身边又缺乏直接的有效的文学指导和教育,和大多数那个时代的文学爱好者一样,我基本上是从课本里的古体诗开始学习写作的。同时,也由于我所处的地域偏僻,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某一天,我第一次接触到朦胧诗,才知道诗歌原来可以这么写。也因此有了我的青春期写作。

 2 你的诗歌风格来自思想还是技艺?

 答: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写作有何风格可言。如果说在我的诗歌里具备了一些个人的特质,我想那既不是思想的也非技艺的。它更多的可能源于我对语言的感悟能力和对题材的处理方式。这么说,你当然可以认为它更倾向于技艺了。帕慕克曾经借黑的口说“惟有真正高超的技巧,才能让一位艺术家既画出无可匹敌的作品,又不留下任何透露自己身份的痕迹。”同时他又说“人们所追求的风格,只不过是泄露我们自身痕迹的一个瑕疵。”这句话可以佐证我对技艺的一些粗浅理解。

 3 你的写作受过哪些人的影响?是否真的存在如布鲁姆所指出的“影响的焦虑”,你的焦虑是什么?

 答:由于阅读兴趣的广泛,很难说我的写作具体受到过哪些人的影响。我希望这么说不会导致误解。但细心的读者一定会从我的作品里找到蛛丝马迹。譬如艾略特,W·S默温,譬如当代的西川、欧阳江河、柏桦、余怒和后期的于坚,他们都可能在不同的时期对我的写作产生过作用。这个作用并不是直接指向作品的,而是一种方向性的。至于布鲁姆所说的“影响的焦虑”,我想每个写作者会有不同的理解和说辞。但它对我毫无作用。我最大的焦虑是如何才能写出让自己更满意的或者说理想的诗歌。

 4 从你新近出版的诗集中,我看到两种截然不同的诗写:青春期的和现在的。你怎么看待青春期写作和成熟时期的写作?是关于理想和思辩的关系吗?

 答:严格意义上的写作区分是不存在的。那似乎也是评论家的事。这个话题在九十年代已经讨论的太多了。在我看来,它更像是旧约与新约的关系。

 5 一个成熟诗人的标志是什么?你是一个成熟的诗人吗?

 答:一个成熟的诗人应该具有持续的、冷静的、内敛的、节制的,但有时也像初学者的那种写作冲动与激情。至于我,永远都不会也不想成为一个所谓成熟的诗人。因为,一个成熟的诗人同时还可能意味着写作能力的衰竭。以及不逢适宜的表现出审美上的保守和反动。

 6 诗歌是一种表达还是呈现?以你为例。

 答:我迷恋的诗歌一定是呈现的。但就像大多时候我们更需要言说一样,表达也是诗歌的一个合法功能。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你是否是表达的还是呈现的,而是怎么去表达或者呈现。就我来说,我无法准确判断自己在什么情况下是表达的,又是在什么情况下呈现的。

 7 反讽于你的诗歌而言,是一种文学态度还是修辞技艺?

 答:两者皆有吧。

 8 我注意到,在你的诗歌中经常会出现诸如“塑料”“旧的”这样的语汇,它们在你那里有什么特殊的语义指向吗?

 答:哦。正如你所发现的,我确实频繁使用了“塑料”一词。而且,我在使用这些词汇的时候,可能更多的联想到了它们的物理性质和功能。从感性的角度讲,“塑料”天然具有一种伪的,假的,易磨损的表征。在我的语汇里,它还暗含着颓废、嘲讽和感伤的成分。

 9 除了诗歌,你还尝试其它文体写作吗?比如小说或电影。

 答:当然。其实我一直在进行零散的随笔和散文写作,只是还没有写出气候嘛。这几年出于生计的考虑,我还试着写一些电影和电视剧本,也没有弄出个样子来。说来你也许不信,我最初学习写作就是从小说开始的。小小说那种。我对写小说有一种心理上的惧畏,我觉得能写小说尤其能写出好小说的人都很了不起。那不仅需要才华和心智,需要耐得住寂寞,也需要巨大的精神和体力支撑嘛。我不行,除了空有一身体力,我是一个浅尝辄止的人,一个很懒惰的人。再说我也天生不会编故事,不会撒谎的嘛。

 10这几年,你好象一直都在公开的反对“口语诗”,我想知道  为什么?

 答:如果我说,我最初反对的只是“口语诗”里的那些“口水诗”,尽管事实如此。但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我反对的其实就是一切“口语诗”。随着阅读经历的增长,尤其是对诗歌阅读的期待和自我苛求,我越来越对“口语诗”产生了深深的厌恶。口语入诗已经不仅仅是理论层面要探讨的问题,抛开诗歌文本对语言的选择和基本要求,低劣的、粗俗的、泛滥的、苍白的市井口语对诗歌的伤害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关于这些,我在《我为什么反对口语诗》一文和正在完成的另一篇文章里有详尽的论述。有空你可以自己去看。我现在要说的是,如果一开始反对“口语诗”还是文学意义上的,那么,当我不断看到集聚在某诗歌论坛的那些个“口语诗人”的拙劣表现,我的反对已经具备了“政治”色彩。用诗人阿翔的话说就是“最终对了人”。我知道这么做,会得罪很多用口语写作的诗人并遭到他们的不屑,但我不会因此修正自己的观点。我的态度是,对于那些妄图继续糟蹋诗歌的“口语诗人”决不姑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