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65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简短书评一则

(2007-02-13 17:53:51)
分类: 评论

 

不仅仅是诗

 

赵卡

 

一个艺术上的杯水主义者,风格上的朝三暮四、喜新厌旧的人这样扪心自问:“我能写出什么样的诗歌?”的确,在一个广义的以商业消费为逻各斯的语境里,谈论诗歌和忠于内心的叙事显然充满了危险,特别是,诗歌作为理想的有限性愈来愈厘清了这样一种悖谬,诗人的命运不会因为诗歌技艺的精进而有所哪怕一丝的改善。

我说的这个诗人就是广子。

任何一种企图卷入某种传统的诗人,首先会怀着功利之心进入某种文学史,而广子却有意避开了,这是一个和传统格格不入的诗歌书写者,正如他在新出诗集《仅仅是诗》中自序所宣扬的那样:“与一些在新著出版前努力收撮自己作品的诗人可能正好相反,我不能够再增加这本集子的厚度。除了现有的作品,我不能够再添加哪怕是一首。我并不是一个吝惜自己名声的人,但也只能这样了。”

只能怎么样呢?无视于质量的优劣热衷于数量的无谓累积,在著作等身的虚幻诱惑下,作品沦为个人进入某种文学史的演出道具,而广子却在这方面凸显出了一个严肃写作者的疯狂偏执。他这样解释了自己的“写的少”,“与那些作品数量动辄成千上万的诗人相比,我感到羞愧,我确实写的太少了。而与那些古今往来偶有诗作流传的诗人相比,我又感到无耻,我也许写的太多了。”逝去的法国解构主义巨擘德里达以“一种疯狂守护着思想”,这种疯狂在广子身上亦如出一辙,作为诗人的广子对诗艺的偏执致使他流散了大量的诗作,这是不是对大师的另一种形式上的致敬呢!

《仅仅是诗》仅仅收取了广子自90年代以来的97首诗,在他的这些阶段性作品里,精良的语言品质、出人意料的修辞、智慧的反讽、经验混成和饶舌的叙事等构成了广子诗艺的主要特征。在早期的以《白色邮车》、《母亲在一个早晨劈柴》、《蝴蝶》、《伊克召》等诗篇为代表的青春期时代,诗歌再现和秉持了抒情的本质,明快、纯粹、意象澄明,单纯、宁静、结构均衡,即有复杂感受又都统辖在自我的抑制之中,我曾撰文称“在这个阶段里青春期的广子可能就是晚年的叶芝,梦想新的《驶向拜占庭》出自自己那只有点忍不住炫技的手。”

而广子诗歌的可靠性确立却是来自反讽技艺的日渐臻熟,在广子的真正文本性写作中,反讽就是修辞的技艺扩展,人作为工业品异化而荒谬存在的《钟表店》、混成各种经验的《赝事》、策略的《春天的垃圾车》、典范口语文本的《野外》、狂欢却不乏节制的《一只受伤的狗或狼狗穿过傍晚的广场》、寓言和隐喻形式的《垃圾场》等诗篇将广子的反讽技艺推向了一个个人诗想的新高度。特别是《在夜行的中巴车上》,诗人集中讨论了时间、永恒、速度、生命、疾病等哲学问题,语言精湛、句法纯熟、结构均衡、节奏抑制,让诗歌成为了一种慢的艺术。

广子最初将诗集命名为《仅仅是诗》,实在令人难以看到诗意,不过如果我们换个角度大概就能理解到另一层含义,与当下那些喧嚣的诗人相比,广子的冷静和低调无疑使我们肃然起敬,我想,在一个真正缺乏诗意温暖我们的时代里,《仅仅是诗》绝不仅仅是诗吧!

 

2007/02/1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