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838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收藏好文一篇

(2006-12-21 10:01:49)
分类: 评论

我为什么反对口语诗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新约·马太福音》

 

我要说,在所有的诗写活动里,所谓的“口语诗”写作正是那条引向灭亡的死路。

引到“口语诗”,那门是宽的。宽到没有门槛,没有门板。有文化的、没文化的,识字的、不识字的,各色人等都在往里挤。门里门外,一派小丑狰狞景象。而那路也是大的,大到既无路基也无路标。大路朝天,大路之上,那操持口语的上窜下跳,不可终日。

我的一贯做法是,在任何公开或私下的场合,从不隐讳我对“口语诗”的偏见。请注意我使用了“偏见”这个字眼,它反映了我批评“口语诗”的底线,并引出我的另外一句话是,我从未说过“口语诗”没有好诗。但我既然如此一意孤行的反对“口语诗”,就必须得说出反对它的理由。

一、             先说“口语诗”的写作难度问题

我首先要指出的是,“口语诗”写作是迄今为止各类诗歌体式中最不具备技术含金量

的写作。它导致的直接后果是,谁都可以写诗(这本身或许没什么错)。但问题是,由于缺乏基本的“写作难度”和“准入门槛”,致使大量毫无诗艺修炼与写作能力的混入诗歌队伍,造成“口语诗”大面积的泛滥和平庸。此种情形,不足例举。仅需看看所谓“80后”们的入门习作就知。

    起始即拿“难度”说事,想必也在那些“口语诗人”的意料之中尔。

二、“口语诗”写作惯用的套路和伎俩

粗制滥造、词语贫血、诗意苍白乃“口语诗”最大的诟病。纵观各类官方的或民间的报刊,尤其论坛上“大行其道”的那些低劣的“口语诗”,白痴都会发现他们的一个通病及致命内伤——即“口语诗人”们所惯用的写作套路:在一堆废话堆积之后,猛然在结尾处来一句“升华”或“拔高”。从这一点上,倒也可见“口语诗人”们还是有一点小聪明的。他们至少还知道中国古典诗歌有个鉴赏术语叫“诗眼”呵。

借用小混混韩寒的话说,现代诗歌只需要使用回车键就够了。不信,就去看看“口语诗人”们的电脑回车键吧,快被磨损光的正是那个可怜的回车键。

三、“口语诗”的脏与伪先锋性

脏字和脏词无节制的使用,几乎使我对“口语诗”仅有的一点好感也消失怠尽。我从不反对身体(肉体)和与性有关的语汇入诗,即使仅仅是写性原本也是无妨的呵。但我从未见过像“口语诗”这般肮脏的诗写。那些充斥着男女生殖器、粗暴的低俗的涉性词语、精液、粪便等分泌物的“口语”之作,不仅严重的伤害了诗歌,也是对为人类行使美好性行为的性器的极大玷污。

更为可笑的是,不惜打肿脸皮和下体而使用这类脏词,就以为自己很先锋的那些“口语诗人”,也恰恰表现出他们对“口语诗”本身的无知。

四、虚妄、浅薄的作者/读者寡众论

我曾不止一次的听到某些“口语诗人”用如出一辙的口吻表达过类似的意思。他们以“知识分子写作”和学院派为例,大谈“口语诗”作者及读者如何众多,市场如何之大。就好象是他们在拯救诗歌和诗歌的未来。殊不知,正是此种虚妄、浅薄的心态泄露了他们的底气不足。遥想当年,在我国各大、中学校园疯狂传抄地下黄色读物《曼娜回忆录》《少女之心》的情景,其时读《论语》《史记》者几何?以时下为例,我敢说每一个成年中国人都有躲在家里看A片的历史。这些人中,看过《不道德的审判》《辛德勒名单》的有多少?

看来,所谓作者与读者也是存在“质地”优劣之分的。

五、对当代汉语诗歌的普及及审美损害

按照“口语诗人”们普遍的说法,他们有着更广泛的作者或读者队伍,这似乎对当代汉语诗歌的普及是个好事儿。而某“废话诗人”拿自己的被炒作说事儿时更直言“对中国现代诗歌从小圈子写作走向大众视野可能算是个契机”。还有比这更恬不知耻的话吗?谁告诉过你们,现代诗歌需要走向大众啊?照此逻辑,你们拙劣的玩意儿只能使缺乏诗歌基本阅读知识的普通“读者”误认为诗歌就是你们那样的。问题是诗歌是你们那样的吗?这和当年千夫所指的汪某想象给诗歌带来的祸害有何区别?

再说一句,如果你们只能写“口语诗”,我希望你们能够潜心钻研诗歌,提高写作技艺和水平。千万别再拿那些简陋的“口语诗”来糊弄自己和读者,更别伤害现代汉语诗歌的美学追求。

六、以诗人为例

1、于坚。我不知道于坚是什么时候、被什么人归入“口语诗”写作的。我也不能妄加揣测某些人就是别有用心。但只需看看他大气、丰厚、开阔的诗风,看看他丰富的、大量的文本实践和内部充满无穷变化的作品,于坚怎么就成了“口语”的。在北岛之后,在中国当代诗坛,至少我个人认为,于坚和西川是仅有的两位已具备大师征候的诗人。

2、韩东。如果真的存在一个“口语诗”派,韩东无疑是那个最优秀的。且就“口语诗”来说,韩的诗是最干净的,谁见过韩东的诗里有一个脏字。但就诗歌写作而言,他早已难以为继转而写小说去了。

3、伊沙。我从不否认伊沙写出过好诗,我也尊敬他的勤奋。但以他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作品,怎么给“口语诗人”担当领袖角色啊。正如其当年说出“海子二世三世”一样,如今有多少伊沙二世三世……乃至若干世。

4、沈浩波。以拉帮结伙、摆弄“下半身”鼓捣出点名声的小沈同学,从文坛登龙术的角度讲,也可堪称为才子了,但迄今为止我从未看到他写出过一首好诗。自视甚高且颇有自知之明的浩波兄后来也不是又要弄什么“新现实主义”吗?不管怎么说,这也算一种进步了。(顺便说一句,在“下半身”中,朵渔乃是最出色的,也是近年来本人最看重的诗人之一)。

5、饿发、早年的夜林、部分的魔头贝贝、陈傻子、阿斐……这些写出过好的“口语诗”的诗人们,在我看来,他们的口语诗也是经过过滤的口语……

最后,在我所反对的“口语诗”范畴里,还包括所谓的“垃圾派”“废话诗”“梨花体”等等,诸如此类的就更不值得一提了。

此外,拒我所知,如我这般坚定不移的反对“口语诗”者,还有我的朋友、诗人赵卡。不信,你们问他。

(附带广告一则:也是我的一个诗写的不咋地的朋友,常年批发“口语诗”。其声称一毛钱一首,数量不限,质量不保)

 

2006.12.2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