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838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现场的叙事:关于想象力和日常生活的纠正(2)

(2006-06-28 10:45:05)
分类: 评论

3

 

在邵勇的世界里,他本身不谈意义,而叙事本文的意义的获得却来自于现场和虚构的某种逻辑,如《被少女梦见的狮子》一类等。在当下,大多数人已经转变为一个形式主义者了----譬如邵勇,现场叙事的想象和生活细节的不完整性被用来取代意义,这就是他的文本世界观(在余怒那里是修辞扩展、在广子那里是反讽、在阿翔那里是幻想的经验)。这不是生活的想象,而是一种句式,一种风格。

 

他给皮鞋擦油的时候,

想到无腿的动物,

整日在不远处游来游去;

   ----节选自《多余的》

 

作为一个短语,“一小时”在雾中

反复闪现,亚伯拉罕、萨基和雅尼娜,

三个逆风跑过来的犹太人灰头土脸,

如果,就这样等下去,

我愿意站着给以色列卜卦、算命。

     ----节选自《大雾,航班延期》

《多余的》最大的意义就是本文的无意义, “想到无腿的动物/整日在不远处游来游去”,就是意义,而“他给皮鞋擦油的时候”则消解了此后的意义。《大雾,航班延期》是一个关于“时间”的戏剧化命题讨论,就历史的某一段时间内因为某种原因如“一小时”的“大雾”可能决定了什么:在哪里、一个人的出生、航班延误甚至一个民族的命运。这些可能都是未知的,我们所有的宿命只能“如果,就这样等下去”。作为意义,就是知道“等下去”,作为无意义,那就是知道“如果,就这样等下去”。以深刻的细节突显场景的戏剧化。

 

 

4

 

什么样的文本才是我们所理解的诗意生活的文本,邵勇在一篇短文《诗意生活的真伪》谈到了“语言的工具价值却被不同的写作者以不同的方式和态度演绎着”,当然,他还举了个无关紧要的例子。这就是说,“不同的方式和态度演绎”决定了一个诗歌本文如何通向诗意,成为诗意的文本。邵勇的诗意生活的获得大体上来自他对于现场叙事、场景叙事、想象叙事、旅游叙事的写作方式。像这首诗:

 

几天以前,

他翻开一本画册,

随手签下忘却的名字,

然后,他在这里长久地发呆。

春天来了,能够描述的风景,

从这一页到下一页,

他把自己全部投入进去。

那油菜花、迎春花、恶之花尚在天地间,

让浪荡者迷失,

爱人,尚在人世,

我们不必斥骂他衰老、邋遢,

像个疯子苦熬这无数的白天和黑夜。

        -----《春光颂》

在这样一个具有旅游叙事特征的本文里,邵勇的诗意的获得却是“焦虑”。“随手签下忘却的名字/然后。他在这里长久地发呆。”而一种暗示首先发生在这首诗的标题里:《春光颂》。然后需要佐证,“他把自己全部投入进去。/那油菜花、迎春花、恶之花尚在天地间,/让浪荡者迷失,”一种回忆左右着诗意的流失,一种辨证打通诗意生活的真伪。但“我们不必斥骂她衰老、邋遢,/像个疯子苦熬这无数的白天和黑夜。”则是一种对隐藏的恶和色情暗示的纠正。从《春光颂》可以依稀辨认不解诗群的一种写作特征,流行一种地缘本文写作却迥异于当下其他形式的流行写作。而这,也是我尊重不解并喜欢邵勇的原因之一。

 

2006/04/2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