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838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现场的叙事:关于想象力和日常生活的纠正

(2006-06-28 10:42:00)
分类: 评论

本文的地缘模仿,这是由于余怒-----安庆-不解诗群写作的最大贡献者,同时也导致了对一种可辨认模式的意想不到的最大伤害。我想这一点可能和那位饱受诟病的开一代诗风的T.S.艾略特的确有所不同,他的影响至少是和他那个时代无关。我说这话其实并不是要在此讨论余怒的复杂诗艺,在我的《解构余怒的修辞技术:一个文本造访者的观点》一文里,已经就余怒的写作试图做了一个初步的说明,我只想在这里提到“不解”的另一个具有卓越才华的诗人,一个专著于现场和日常生活的邵勇,问题是,和其他安庆-不解地缘性诗人一样,可能他也身受过余怒的本文技术的影响,不过,庆幸的是我至少在目前还没有看到邵勇写作的诡异和癫狂。

 

1

 

一段时间以来,汉语诗歌的文本叙事成为一种写作时尚。邵勇的叙事是现场的叙事,此在的叙事。在多数的诗歌写作者那里,叙事本文一般由书写主体的既往经验获得,而非当下,邵勇的方式则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现场的历史距离消失,一种鲜活扑面而来-----

 

黎明的洒水车,我们一起生活

无言的植物坠入陡峭的秋天

鸟兽散尽,云层里有尖叫,也有

黑色的生殖

你行使在街市犹如梦境

我盲目追踪

惊怯的落叶

   ——《一滴露水》

如此质朴的叙事本文,在当下应该算是上乘之作了。“无言的植物坠入陡峭的秋天/鸟兽散尽,云层里有尖叫,也有”这简直就有点像海德格尔论述过的经典的荷尔德林风格,“我盲目追踪/惊怯的落叶”,这样的鲜活本文真是别有一番此在的意味。而《练习跑步》尽管是一个短制,但语言稍显拖沓,这的确有点出乎我的意料。这首诗首先提供了一种关于“练习”的经验,然后才是对一种事实的反驳,“头发向江苏那边飞了起来”和“气喘吁吁”这两句动感十足却充满了暗示。

 

2

 

一种偏见-----以宏大叙事获得某种整体性的诉求,在整体性当中生发诗意,这是以往诗人普遍的共识;那么另一个共识就是日常生活一般只会获得诗意的消解。邵勇在一篇短文《被想象破坏的怀疑》中说,“日常事物的诗意大多源于诗歌让我们产生了对日常事物的怀疑:他们还是我们曾经遇到的、阅历的[它们]吗?”关于语言和日常事物的关系,邵勇认为“语言的本质来自现实,可是真正长久的诗意又和显示若即若离,诗歌语言的结构、语义和日常事物之间不存在简单的对应关系,诗人在想象中尽力感受并还原那些对应的信息,写作的过程就是一个怀疑主义者-----破坏这些对应关系的过程。破坏,从而赢得纯粹。”事实上,被怀疑的是日常生活的诗情消解,日常生活的诗意的获得正是来自于一种纠正的力量----想象力。

 

夜晚来了

松弛下来的乳房多么清凉

仿佛进入陌生的国度

我洗净金黄的鬃毛,甩干水迹

在合欢树下的落叶中摊开四肢

我睡着了,胃里的母鹿还在挣扎

     ------《被少女梦见的狮子》

这是一个关于想象本文的日常事物----梦,“松弛下来的乳房多么清凉/仿佛进入陌生的国度”,这只是个过度,而纠正的却是日常生活的日常事物,梦的本文:“我洗净金黄的鬃毛,甩干水迹/在合欢树下的落叶中摊开四肢/我睡着了,胃里的母鹿还在挣扎”。不过,这首诗就是在语言上确实有点平庸,结构上应该说不着痕迹,体现了邵勇把握诗歌本文的一贯的功力。像《雾非雾》则将日常生活转化为文本诗性,“睡觉徒增梦想/却无助于平息悲伤”,本文本身呈现为不可言说的意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