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838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解构余怒的修辞技术:一个文本造访者的观点(之八)

(2006-06-28 09:57:01)
分类: 评论

 6

 

 

句群修辞。用词语写作和用句群写作是余怒截然不同的两种技术。词语写作比如《举例》:“雕像/第三者/天鹅绒一样的女大使/金斯基的嘴唇/一幅地图/弹壳改造的钢笔/人工细菌/圣经/口香/和一只感冒的鼻子/这些构成世界。”也就是说在这个语境里词语构成了世界。余怒在《诗观十六条》中至少四条解释了作为一种修辞技术的句群:1、不言说。因为一来,语言的自足性常常使作者的言说失效,语言排斥它的使用者;二来,对客观世界的言说遮蔽了世界。因此我只呈现我之所见。让“人化”的世界恢复无言状态。6、拒绝完整。对于一个人来说,整个人体是一个整体,但对于一只手来说,一只手也是一个整体,对于手指,手指是整体。再者,我们每日所见、所想大多具有片段性、破碎性。破碎符合存在的真实。10、提供尽可能多的歧义。实用语言总是力图取消歧义,或减少歧义发生的概率,从而使意思变得明确、固定。而歧义正是人对世界的不同理解。12、混沌,但不混乱。混沌是世界(存在)的本来面目。诗人的任务就在于使这种混沌呈现出来。而不是枉用模糊混乱的笔法去书写诗歌,诗歌的混沌与笔法的混乱根本上是两回事。同样是拼贴,艺术家和非艺术家的态度是迥异的,前者运用匠心,后者胡乱叠置,因此效果各不相同。词不是意义,话语不是意义,操作也不是意义,不完整不是意义,拼贴不是意义,混沌也不是意义,当然余怒也反对这种努力,但它们的终极指向却呈现意义,并推向文本的极至。仅以《猛兽》为例:

 

“这酒的度数正合我青春期脾胃  

   木塞”胃属土   胃液   用胃毒

哀伤   用哀伤毒香气   用香气毒聋子

药她的小乳房:嘘(轻轻)   聋子的

本能:嘘(轻轻)   嘘嘘嘘嘘嘘  

枝:腋窝   太阳:凹   主人:爪  

父:胎衣   九:婴儿   君道乾:神运

  [ 它们彼此反义   所以共存亡 ]

          ------节选自《猛兽》[表象*壁虎]部分

是不是有点“歇斯底里”,“语言”和“言语”的相互猜疑、互为间离,对“欲望的欲望”----这不是“晦涩的阴喻”,这是余怒式的能指----语言异化了本文的另一种形式,生成了能指链。一如雅克*拉康对能指的重新定义,“能指是为了另一个能指代表主体的东西。”

 

第三个夜  邮差在梦中被人浇了一头

冷水“你贪婪之量满了”* “我必

使敌人充满你”* 睡前他服用了兴奋

   [咱们的运动咱们的升高咱们的

娱乐]* 他讨厌亮光讨厌挨家挨户去

报丧   鹦鹉和软骨   蚯蚓在体内奇妙

地膨胀   《替罪羊的痛苦》  “她提

走了我的面孔   于是谁也不与我合群”

金姑娘的凶兆   白种女人的鸡皮疙瘩

悲剧多面体   烙印与商标   荒唐的

体重“现在轮到我了   我要一不做二

不休   在他的尸体上抹上香油”这

一个夜   甘露的外遇遇上了大雨哗

哗哗哗   他带着一封盲信湿漉漉乱转

           ------节选自《猛兽》[表象*白化乌鸦]部分

 

他是由一个超现实的孩子也就是没有年龄没有

姓名没有肉体的孩子看守的   那孩子本身是一

座疯人院   这下可好由一座疯人院看守一座花

   从中可以看出他是双重的我是双重的  

别不断更换   男鸵鸟女鹰女龟男鱼男樟树女荆

棘女内衣男金镯   因此我父亲是杂种我母亲是

一只鹌鹑   多肉者都是我的旁系亲属   因此我

用假嗓说话用假肢走路握手用假名片欺骗自己

我在写字楼里端坐鸟瞰桌上的田野模型  

关上门恶狠狠叫哮我要把田野里的蒲公英全吃

   今夜是人肉的苗圃   我吃青春的球茎那球

茎又大又圆润弥补了我的遗憾   我是身首异处

之人我双头双身一阴一阳雄雌共体因此我从不

求偶   它们时常在我的肉体上嬉戏交媾吵架它

们同母异父妒忌者把这种共同体现象称为“内部

的自我手淫”   真可恶   这是谁的玩笑  一个

          ----节选自《猛兽》[表象*人蛹]部分

你能把那些词和句子单拿出来使用吗?整体中的片段和破碎才能符合一种真实的存在。如果能借用A.G.威尔登的话说明《猛兽》则再恰当不过了,这就是“省略与烦冗,倒置或兼用,复归、重复、并置----这些是句法上的取代;隐喻、词的误用、代称、讽喻、转喻,以及提喻----这些是语义的凝聚,弗洛伊德教我们阅读这种凝聚里的意图----夸张或指示,掩饰或劝导,报复或引诱----而由于意图主体调整他的梦的话语。”余怒说的好,“拒绝完整”。否则就犯了“合成谬误”。借用一个经济学术语,萨缪尔森《微观经济学》大致是这样阐释其“合成谬误”原理的:整体并不等于局部之和。如果你认为对局部来说成立的东西,对整体也必然成立,那你就错了,因为你犯了“合成谬误”。就像《猛兽》这样的文本。如果余怒不服,我先举了例子:赵卡应约与广子、阿翔、余怒各持一瓶酒提议兑起痛饮。赵卡想:如果自己提的是白水,掺入众人提的酒中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哪料到,其他三人的思路惊人地如出一辙。结果,赵卡、广子、阿翔、余怒四个人饮着兑在一起的白水,同时心照不宣地说:好酒,好酒!再举一个例子:余怒为了珍藏衣服,在墙上钉牢了一颗钉子,把衣服小心翼翼挂在上面,每天都要检查一下钉子是否牢固、衣服是否挂得稳当,却浑然不觉墙的根基已经动摇。某个清晨醒来,余怒听到墙轰然倒塌!《猛兽》的全部技术含量---在整体性完整中拒绝完整----就在于此。

 

                                         2006/04/25/--2006/05/05

 

 

特别说明:本文在行将贴出时经反复考虑临时删掉5000余字,恐有些论断由于理解问题不适于余怒本人和他的作品,故在阅读时如有不快请谅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