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65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解构余怒的修辞技术:一个文本造访者的观点(之七)

(2006-06-28 09:55:51)
分类: 评论

表面上看,这是一个典型的行为艺术品,经验被刷新。不过,我宁愿将融入身体意识的本文写作视为一种独特的方案艺术,在余怒那里,这种将身体行为转化为纸上的方案艺术更具表演性和互动性,即罗兰*巴特所论述的作为一种阅读期待的“可写性文本”。就像这首充满了戏剧性的短制:

 

他举着闹钟,在大街上走着

他们望着他

 

“别看我,看这只闹钟”

他用手向上指着

 

他们转而

望着他的手指

    ----节选自《短诗》

看上去,“他举着闹钟,在大街上走着”,这是“”的行为艺术,“闹钟”是一个具有指涉意义的道具;“他们望着他”,这是“他们”的行为艺术;“别看我,看这只闹钟”,戏剧性突然呈现出来了;“他们转而/望着他的手指”,一个“无意义”的戏剧表演完成了它的意义,作为方案艺术的文本也就成立了。

一种本身不具意义的事件在余怒那里所呈现出来的荒谬性突然具备了“意义”----这就是本义生活。荣光启在《解开身体的死结》一文中以卡夫卡的《饥饿艺术家》类比了余怒的《短诗》,“举着闹钟”的“他”就是哪个“饥饿艺术家”,他们都在给人们即我们表演,而人们即我们却充满了满腹疑虑,观看、猜测、互相坚持,但观者与被观者往往在动机上、目的上南辕北辙,这是“饥饿艺术家”饥饿表演的悲哀。贝克特的《等待戈多》也是如此,戈多来吗?等待是一种艺术,戈多的来还是不来----以隐匿的存在----本身就构成悬念的行为艺术,戈多的隐匿存在就是《短诗》中“他”的那根“手指”,在“他”的那根“手指”没有被发现时,这个戏剧表演却在声东击西,人们即我们需要表演者难堪地提醒,说明了我们的猜测总是与表演者的初衷背道而驰。余怒将身体的行为艺术挪到纸上,关于身体的方案艺术就这样完成了,行为的意义却被方案消解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