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卡
赵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65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解构余怒的修辞技术:一个文本造访者的观点(之六)

(2006-06-28 09:54:03)
分类: 评论

5

 

身体修辞。谈论身体,必须要有个前提,譬如余怒。身体的命定颠覆:烈日下暴晒四小时-----在余怒的文本系统里,身体修辞完全微妙地转换为一种作为私人癫狂的纸上精神病史。除了众多的短诗,长诗《猛兽》当之无愧的成为身体修辞的代表文本。《猛兽》的第三章《回声》是一出诗剧,开篇即交代了出场者的身体状况:

 

[子夜时分,晴转阴,气温0,风力七级]

四个残疾人围着嘴唇的化石枯坐

屏风将他们的下身隔开

这四个残疾人分别是

1、  软骨人(短颈,肥胖,浑圆,形同无壳的牡蛎)

2、  没有五官的孩子(整个头部光滑如镜,左手上托着一张脸的雕像)

3、  半身少女(刚做完吸宫、截肢和乳房切除手术)

4、  植物人(睁着一双沙眼)

阅读者会有什么感觉,恐惧、惊悚、不安、噩梦?那里面的角色有我吗?身体的缺陷----身体的不完整性正如语言的不完整性,身体和语言一样都患有疾病,在本文里身体向语言反动,身体出场将语言逼向一侧。

 

生下来,眼睛里全是土,脸像鸟

哭声像圆规,影子像耳朵

月亮照着二十三岁护士的舌头,她在舔

这个小裸体。腹腔打开了,她挪出

一束甘草和一条腿的空间,让医生先走

六月里,红色的冰块消失了,我回到

没有长出的感官中,转眼一岁

寸光只能看见蚂蚁,穿着透明的

衣服,吃树叶、牙膏、棉絮、铅、菊花

两岁半,吃蝴蝶和灰烬

四岁吃下第一只猫,晚上出门倒骨头时

听见猫叫,五岁学识字,听见

            -----节选自《履历》

《履历》更像一个关于成长的身体自恋的文本。詹姆逊说,“一旦当一个孩子得以审视自己身体的形象,他怎能不形成一个自我?”某种程度上说,《履历》讨论了一个人的成长和身体、时间的紧密关系。这种成长的自恋有点变异,余怒的密集意象把这种自恋一一呈现。

在更多的时候,余怒的身体和疾病容易被人无意之间误认为是一种身体艺术----基于疾病的行为艺术,然后顺势推理到余怒的文本之中,如:

 

他让她打开玻璃罩

他说:来了来了

他的身子越来越暗

蝙蝠的耳语长出苔藓

  ----节选自《盲影》

句子的跳跃和间隙越来越大,意义的距离越来越远,基于疾病---“他的身子越来越暗/蝙蝠的耳语长出苔藓”。

 

半个身子寄出了,

半个身子吃药睡觉。

    ----节选自《盲信》

一种想象和梦魇的治疗方案,身体已经病到了极致,“半个身子”分而治之。

 

我同你抓阄,赌一只苍蝇

赌去年未谁完的一觉

 

“冬天没有苍蝇,大地真干净

诗人呵,我们赌什么

 

“大地变白,我不负责,我们来赌

蝇蛹

赌尚未出生的女婴“

 

一只蝇蛹,一个女婴,呵,大地真干净

         ----节选自《秃鹫》

“我同你抓阄,赌一只苍蝇/赌去年未睡完的一觉”,荒诞的行为事件,这倒让我想起了祁国在一首短诗里表述过的理想:在一座空旷的大楼里放置一粒芝麻。他们共同指向了一种纸上的行为----将文本做成方案。

 

在一个人的炎症消失的地方

长出两棵桃树

一棵,一分钟结一个桃子

另一棵,需要一年

但两种抚摸

同样都被称为桃花

   ----《无稽的经验之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