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坚守——写在国庆看戏之后

(2007-10-07 23:53:13)
标签:

艺术赏析

分类: 皮黄春秋
2007年国庆,重庆京剧团在沙坪剧场连续演出五天,这次是我第三次在沙坪剧场看重庆京剧团的演出,离开了狭窄的排练厅,我珍惜在剧场看戏的机会。

前三天是沙家浜,我没有看,老古董嘛,什么时候都是老古董,第四天是折子戏,第五天是白帝城,看看戏报,决定看第四天的,我一直不怎么喜欢白帝城,等到买票的时候,听说白帝城带连营寨,精神为之一振,连营寨不可不看,于是决定看第四天的折子戏和第五天的白帝城。

前三天的上座率我不清楚,据说人不少,但到底多到什么程度,没有亲见,也不敢妄言,第四天的上座率是不如人意的,差20分钟开演,我走进剧场,稀稀拉拉坐了不过20来人,诺大的剧场如此空旷,令人悲从中来;既然观者寥寥,也不必按票坐位,挑了个挺好的位置坐下,旁边一位老者看看我,说:“今天怎么人这么少?”我无言,老者接着说,“难道传统戏就没人看了?京戏的市场就这么萎缩下去了?”我依旧无言。

开演时,上座率不过4成。

第一出盗库银,演员很卖力,观众却显得无精打采,大概是受了上座率的影响,都不怎么兴奋;接着是周利的卖水,前一天11台的红鬃烈马,周利的别窑,我没有看,我一直觉得周利适合演花旦,青衣戏也就一般,周利演花旦十分顺手,可圈可点,观众的情绪也慢慢被调动起来;第三是崔英、常春生的断密涧,崔英现在越发老练了,亮相就象极了小谭,嗓子也不错,只是后来对啃的时候嘎调没出来,估计也是受了点影响,因为李密下场的时候盔头掉了,崔英显得有点慌,所以最后那句讨好的“王伯当错保了无义王”唱得有点慌,看来还需要好好磨练,第四是程联群的状元媒,程联群的表演更加细腻了,唱与做的融合不错,加上两位老前辈的帮衬,倒也不错;最后是康云翔的挑华车,说真的,吸引我买票的是这出,以前看过一次,感觉不错,只是排练厅狭小的空间限制了演员的发挥,而今天的大舞台则给了康云翔很好的施展空间,一亮相便气度不凡,真是大武生的材料,整出戏干净利落,满台生辉,脸上甚至没有一滴汗,实在难得,想起《武生泰斗》里面一句词儿“这样的戏,换过去,就得往台上扔金元宝”,唉,京剧可能再也不会有往台上扔金元宝的时代了,但是这样的戏,这样的演员,是值得尊敬的;看完挑华车,走出剧场,心中期待第二天的连营寨,康云翔的赵云。

第二天再次来到剧场,上座率依然不佳,不过比前一天好点,大概有五成吧,张军强的刘备,唱得很不错,行腔细腻,声音很有层次感,倒是令我十分振奋,很久没有听到如此讲究的演唱了,火烧连营的僵尸也摔的不错;康云翔的赵云出场,满台生辉,感觉一半舞台都被他占去了,接着一连串身段边式好看,及至开打,东吴的四员大将几乎看不到了,实在令人激动,到重庆两年多了,康云翔越来越成熟,实在令人欣慰。

谢幕,台上并排站着康云翔,张军强,崔英,在那一刻,我突然有了种很奇怪的感觉,想起了厉彦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演出前看到了厉慧森先生,才有此联想,不过后来我觉得,这种感觉并不那么奇怪。

抗日战争爆发,中国人丢了自己的国都,只能把这闷热的山城当作陪都,固执的坚守着,用自己坚强的意志和血肉之躯与侵略者进行殊死的搏斗,等待曙光重现,厉彦芝先生也带着他的厉家班,辗转来到重庆,把京剧带给了重庆,把厉家班扎根在了重庆,重庆用自己宽阔的胸怀接纳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子,聚集了抗日的希望,厉彦芝先生是固执的,他离开了上海,历尽磨难把科班带到了重庆,带到了这片对京剧十分陌生的土地,京剧也在这片土地上得以重生。

而今京剧势微,然而京剧也有固执的坚守者,张军强,康云翔,崔英,也步当年厉彦芝先生的后尘,远离自己的家乡,远离繁华的京津沪,来到了重庆,来到了这片京剧市场萎缩的土地,一如抗日战争般的艰难,继续当年的坚守,不知道他们的坚守是否会迎来曙光,但这样的坚守肯定是艰难而漫长的。

台上的人在坚守,台下的人也在坚守,在剧场看到小姜,年轻的戏迷,他比我还固执,他坚守的是他的信念——“传统戏才是京剧”,台上的坚守是困难的,台下的坚守是孤独的,然而,坚守必须继续,只有坚守才有希望。

我不知道重庆京剧团是否还能恢复当年厉家班的辉煌,但是现在这批演员至少是有实力的,重庆人从来不排外,不会因为自己的不济而拒绝外来的能人,淳朴的民风当年保证了厉家班的立足,今天也吸引来了张军强们,我只能祝福他们,在重庆走向自己的辉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失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失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