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学讲客家话

(2007-08-15 09:46:24)
标签:

知青往事

分类: 知青往事
  学讲客家话
 

 

    当年,望白云等人从汕头市到相隔300公里的惠阳地区白云村插队落户当知青,从讲潮汕话的地方来到讲客家话的山村。进村第一天,多数汕头知青不约而同的说,这回“惨”了,语言不通,难以沟通,话不投机半句多,今后的日子多了一层障碍,更显得困难重重。

    在广东,广州话(也称粤语或白话)、客家话和潮汕话是省内的三大语言(据说全国汉语七大方言中,广东占了三个)。粤语是以广州话为标准的语言,客家话以梅县话为正宗的语言,潮汕话却以潮州话为代表的语言。广东的三大语言如按使用人口计算,粤语最多最广,其次是客家话,潮汕话排行老三。说客家话的,不但广东有,临近的广西、江西,甚至不相邻的四川等省都有小部分人说客家话。

    我们这些在汕头土生土长的知青,说的是潮汕话,从读书识字开始学讲普通话,其他话不会说,广州话和客家话很少接触。现在到了客家人聚居的世界,虽说惠阳地区的客家话没有梅县客家话那么正宗,但毕竟属客家话语系。你在这里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就必须融入这个社会,不学会他们的语言就无法与他们交流,就难以在此地立足。没了立足之地,怎么能仰望前方?又怎么能看到前途与未来?

    学讲客家话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虽不像学外语那么难,要先学字母、背单词、还要学句型和语法,甚至学国际音标。但客家话毕竟是刚接触的有别于我们会讲的潮汕话和普通话之外的另一种汉语方言,这就要花很大的心思和精力去适应和学习它。

    当知青之初,我们与村民的交流,往往要通过其家中读书的略懂普通话的小孩当翻译,外加手脚并用的肢体语言来实现双方沟通,很不方便。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在生产、生活中的倾听、分析、摸索和积累,逐渐弄通客家话不仅仅语音方面与我们不同,在词汇来源、词汇意义、构词等方面都存在差异。例如:我们说鸡蛋,客家话“该春”;我们说睡觉,客家话“睡目”;我们说哭,客家话“叫”;我们说每一间房子,客家话“间间屋”;我们说笔直站立着,客家话“单单企”、、、、、、。太多不同了,无法一一举例,可见差异不小。

    为了尽快闯过语言关,我们摸索出一套学习方法:一是“四多”,即多学、多记、多想(分析差异)、多讲。二是要胆大心细脸皮厚。胆大就是不分场合敢于说;心细就是人家纠正要牢记;脸皮厚就是说错了不怕羞不怕人取笑。

    由于学习方法得当,加上当时年轻记忆力强,舌头转得快,用不了两个月我们就能说上个七七八八,不到一年基本上学会了,只是语气音调上还有差别。到了1973年,也就是招工后第二年,望白云被抽调参加路线教育工作队,驻到一个完全讲客家话的乡村,由于一口流利的客家话,驻村9个多月,没人知道他是潮汕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