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杜庭婷
杜庭婷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2,526
  • 关注人气:1,0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心情很不爽

(2008-01-16 18:35:08)
分类: 婷观天下
   早上起得很早,因为Amazing Journey with Entreprenuers的事情。八点多钟换上正装就跑去湾仔的告士打道,采访汇创控股(Inno-Tech HK.8202)的Deputy Chairman黄佑荣(Mr. Robert Wong)先生。
 
心情很不爽
 
   这个活动的举办者是香港生产力发展局(Hong Kong Productivity Council)和英国保诚(香港)公司(HK Prudential)。本来活动的初衷是说,培养大家的交往和沟通的技巧,与企业家们聊天“倾o葛”,分享他们的人生和成功经验。是九月份的时候,看到系里面的一封邮件,因为参加了城大的“企业家协会”(Entrepreneurs Society),要组织New Business Adventure 2008(第二届城大生创业比赛)这一校内的商业比赛,没有精力自己再去参与太多的商业比赛,像是汇丰的HSBC Young Entrepreneurs之类的。看到这个Amazing Jouney花的时间可能相对没那么多,而且还有几次相当不错的关于沟通技巧、神经语言程式学(NLP)的工作坊,虽然说没什么奖,也还是报了,觉得多学点东西也不错。而且对于今后课外的发展也有帮助。再一个是因为要参加的话得有面试,就觉得先报在那里也没啥。
  
   当时真就是这么想的。其实还是挺开心。因为认识了Prudential的经理Tracky Kung,很好人,后来,当得知我要去新加坡,还要和同学在南洋理工做关于内地市场营销的演讲的时候,还专门发封邮件过来说,“do your utmost in the Singapore Trip. You are a clever girl. I will pray for you.”真的很感动。而且又还有机会接触到Mr. Robert Wong,而且之后的一两个月,还会有更多的培训和采访的机会。上市的控股公司,之前在我眼里非常非常陌生的一种公司类型,通过这两天查询公司的资料,黄生的资料,也有了很多的了解。
 
   早上去的时候,先是自我介绍。然后我就问问题,说,Inno-tech最先的业务仅仅是软件开发,而近年来在广告设备、经济酒店(Budget Hotel)还有高端医疗咨询方面都有了很大的进展,特别的是,主要的业务面向是在内地。在最近两三个月,Inno-tech通过与中铁路签约的方式,买下了内地数间二、三线城市酒店的经营权,请问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并且为什么不选择一线城市?
 
   黄生的回答很好,和我事先预料到的答案都差不多。考虑成本(特别是一线城市房价飞速上涨)、发展潜力、竞争地位、与政府的关系等。其实之所以问这个,也就是想要看看自己看待问题、分析问题的思路究竟对不对。而且很高兴的是,所收集到的有关Budget Hotel的相关资料,全国三个阶梯的竞争布局,全国性的如家、锦江之星;区域性的上海墨泰168,广州的7日酒店连锁和南京的金一村;国际性的酒店集团,法国Ibis和美国Super8等等,黄生也有谈及一些竞争策略。
 
   然后Ho Ching问到了内地的法制问题,在其主要经营的软件行业,怎么样来规避被同行抄袭、仿冒之类的侵权问题。黄生的回答是,要特别地注重风险管理,也就是risk management,要熟悉内地的政策和国情。
 
   然后是港大的Kero姐姐问了有关Partnership的问题,说在挑拣合作伙伴的时候,最主要看中什么东西。这个问题是我提出来的,是因为注意到为公司提供会计师服务的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四大”(普华永道,安永,毕马威,德勤)。在前天傍晚的开会中,Mr. Tracky Kung说因为我问的问题本来比较具体了已经,这个问题就拿给Kero问,也就同意。黄先生哈哈大笑,说,其实最看重的是缘分。可以看出他的爽朗。说因为不同的人的看法,“做0野”(做事情)的方式不同,不同人有不同的Style,所以要在挑好合作伙伴的基础上,高效地分工合作。然后就是用自己的经历,提了对于青年人创业的三点忠告,很受用。
 
   之后Beatrice,港大的Ricky还有公开大学的Major,问到了一些关于义工服务的事情。就我知道,这在香港很普遍。比如赛马会,旗帜鲜明地称自己是“把慈善当作事业来做”,负责人士都是些社会名流,而且是义务的。已逝的富婆龚如心也是,生前在哈佛大学设立了“龚如心学者奖”,每年资助25位大陆官员到哈佛学习,还和农业部合作设立了“如心农业奖励金”,每周颁发一万元奖励一位农民,一年就是52万块。还明确强调,“民以食为天,必须奖励农民”。其实也有点积累政治资本的意思。并且你走进香港的哪间大学,看到大楼啊,演讲厅什么的,不是以捐助者的名字命名。就说内地,逸夫楼、逸夫馆之类,也很多吧。而在西方世界,那更是相当普遍。
 
   Robert Wong提到了义工对于其个人交际和事业上的帮助。之后跟大家分享了曾经的失败和成功的经验,还有站在雇主的角度,对于我们的忠告。最后的几个问题是,对于成功的定义,还有对于自己的成功的定义。特别感动的是,对于自己,他提到了一点,就是说如果能够把女儿顺利地送进大学,那么就是非常大的一点成功。不知怎么就想起了自己的父母,非常感动。
 
  但是,让我们感到不舒服的是,港大的Ricky,在最后的时候,一直不停地说内地人如何如何功利,如何如何计较,做事情靠关系,还有什么合作不愉快,宿舍同住不愉快。问黄生有没有碰到过类似的问题,还有就是说,怎么样来看待这个问题,“对于在学校和内地同学合作有什么建议”,“对于在宿舍和内地学生相处有什么意见”。并且还追问多次。十分地不爽。并且,用的词语还不是“内地”,而是“中国人”,“在中国”。
 
  其实早在十月份的第一次工作坊之后,就曾经听到他说,和香港本地的同学相处不是很愉快,反而是跟“国内”的一些同学在一起,相处得更好,结果现在又突然钻出这样的言论。其实,和谁相处得好,和谁相处得不好,还不完全都是个人自己的问题。
 
   黄生的回答要我很佩服。而Ricky的继续追问,都已经要我们其他的几个同学,特别是在场的三位内地同学,面露不悦。我是真的很想说,翻开你的特区护照,打头的几个字不也照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你何苦用“中国”“香港”这样子的字眼谈论内地人!并且,做为一个BBA的学生,不是以客观的角度来分析问题,而是如此偏激,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待周围的人和事;你学商,将来99.999...%的可能性还要从商,看不到市场发展变化的机会,不愿意做慈善,去帮助其他人,而只是想着自己好了就好了,这也就算了,还居然向别人询问起,怎么样来和人沟通,怎么样来和人打交道,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一桩!!港大的BBA难道没有教过你这些东西?!
 
   采访完之后回到学校上课,副修的专业课程,Hong Kong Legal System,发了四五百页的阅读材料,然后去买教材,以及全国人大常委对于特区基本法的“释法”问答。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邮箱里面已经又多了两封来自Ricky的邮件,一封的标题叫作,post-interview discussion;一封的标题叫作,post-interview discussion(revised)。具体的内容我到现在还不太想看。至于过激的,已经跟我说,看都不看就直接给删了。问题关键的关键在于,在回程的地铁上面看到,他喋喋不休的是,除开我们小组成员外,过来旁听的那两位同学,问的问题不太礼貌。还有特别强调大家在采访过程中所写下来的笔记,不用那么着急地输到电脑里面,放到两三个星期后就可以。还有就是……
 
   不想说什么了我。本来,各人走各人的路,也没必要生气发火什么的。最后的最后,还是要特别感谢龚先生,让我参加到这个Program;还有特别感谢黄先生早上的接待,因为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汇创控股的将来,一定会越来越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