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浮慕士
浮慕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93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行记第七章(甘肃3——张掖祁连山上的牧民)

(2005-11-07 23:41:51)
西行记第七章(甘肃3——张掖祁连山上的牧民)
(张掖鼓搂)
在一个错误的季节里,从张掖坐班车到了县城,然后花了5元钱搭了一辆农车混进了马蹄寺,自以为省了35元的门票,却不知11月的景区早已关门不营业了。藏传佛寺我在西藏已经看的泛滥了,自然没什么兴趣——呵斥呵斥的沿着盘山小路走了20公里,羊群点点星星的绣在枯萎的牧草帷幕上,nothing to see,一个牧人老头对我招手,因为马蹄寺座落的祁连山处于青藏高原与河西走廊的边界,他的脸色依然是紫褐色的,和电影《好大一对羊》里的牧民一样,穿着厚重、破旧沾满西北尘土味道的衣服,卷着土烟,然后恶狠狠将烟雾吐向太阳——什么时候才转运啊?
我走上前去,问道:
“你养了多少头羊?”
“100头。”
“一年能赚多少钱?”
“八九千吧。”
“卖羊毛、羊肉吗?”
“是的,一头羊有6斤毛,一斤7块多;再卖几个羊羔,杀几头老羊,就差不多了。”
“前面那个人他养了400头,那他可以赚三四万吧。你也可以多养羊啊。”
“没草啊。村里给我家分的地少;羊多不起来。”
“你家几口人?”
“六口。老伴、儿子在家务农,媳妇去新疆帮人收棉花了,两个孙子上学了。”
“收棉花能赚多少钱?”
“一公斤4毛钱,每天有二十几块吧。”
“一个月差不多六七百吧。干几个月,赚一两千比这好啊。”
“没有啊,只有20几天的活。就几百块吧,老板包回的车票,不包去的票。”
(插叙:从张掖到新疆轮台,最便宜的应该是火车硬座,但也要100多;这样一下来,也就四五百块钱。我在塔河看到过戈壁边的棉花,品质可谓是最高的,但毒辣的太阳可以轻易让人趴下......)
“孙子学费贵吗?”
“咋不贵?一学期800块。”
“哎呀,那两个孙子一年要花3200啊。零零杂杂的,你一年最多剩下两三千了。”
“没有哦。平时的零花钱,种地要买化肥,还有生病要买药,一年下来都光了。”
......
西行记第七章(甘肃3——张掖祁连山上的牧民)
是啊,农民这个最基层却占人口比例最大的阶层,依旧贫困着;国家虽然已经免去了农业税(以往一般是每家500元左右),但他们依旧在温饱线上徘徊。这里的牧区没有电,靠太阳能;没有水,只能去一口只有茶杯口般大的地下泉(龙井泉)装水,倘若冬天,泉口结冰,那只有靠雪水了。
我离开了牧民,在龙井泉洗了把脸,冰冷刺骨,这个和我在网上看到一哥们的帖子截然不同,他于夏天到了丰美的牧区,看到清澈的泉水就想洗澡。泉眼口上方吊着近一米的冰柱,旁边的小溪也冻住了一大片;这时山坡上下来了一辆农用三轮车,车上有3个大油桐,一对夫妻正是来装水的。知道羊对他们的重要之后,我直入主题。
“你家几口人,多少羊?”
“200头羊,三口,还有个娃娃。”
“娃娃多大了。”
“13岁。”
“学习好吗?”
“好着那!”
“不想再生了?”
“不要了,负担重。”
他们脸上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生活不算富裕却幸福。是啊,他们只有把希望寄托在他们的下一代身上。我想起了大学时同屋的几个哥们都是来自农村,熬出来之后现在家里经济比以前宽裕多了。可是农村里能出一个大学生是多么的不容易啊!6月在云南雨崩神瀑徒步时,碰到一伙刚刚高考完的娃娃转神瀑——冰冷的雪水淋湿了衣裳,神奇的瀑布会保佑他们考上西藏大学!之后我去到附近的小村子看望那个扎着马尾辫的青年志愿者,却得知乡亲们更喜欢原来的那个老师,据说现在这位兄台老师原来在昆明搞证券砸了,只要现在股市出现牛市时常常就找不到人了?!......
记得我在喀什卡湖(卡拉库里湖)时候,也去看望过村上的柯尔克孜族小学。当时是一节音乐课,但学校买不起乐器,老师只好让学生们自己看书。那些好奇的大眼睛都回头对我闪耀着——我也就当了一节课的汉语老师。孩子们都很聪明,但据老师介绍他们毕业后却依旧不能说汉语——因为村子里就没有汉人,怎么交流?(**见注解)如果到喀什或乌鲁木齐,根本就不会说汉语,怎么生存?
.......
.......
是啊,怎么生存?卡湖村里的电主要靠风力发电和太阳能,这些巨大的风车和电池板都是那些稍微富裕一些的牧民捐助的,一旦没有太阳没风的时候,连基本的供暖都成问题——老师告诉我现在教师里还有煤烧就不错了,他们的工资有几个月没发了,教学用的手风琴简直就是幻想。
我住在湖边柯尔克孜族牧民的帐篷里,晚上睡觉时得盖上4床大被子。帐篷旁边就是中巴公路,每天都有上千辆的小车、大车在这经过,牧民的大儿子有着狼一样敏锐的耳朵,可以清楚的分辩出里面的客车,然后飞快的跨上摩托车赶到卡湖景区中间的大碑坊下游说那些零散游客(为了对付老外,我也跟着去了)——可是我和那少年还是晚了一步——两老外被其他先来的摩托车带走了。大碑坊是景区唯一一家宾馆的门楼,每天都至少有一辆来自喀什的旅游大巴来这,照相族们欢呼着下了车,骑着骆驼拍着湛蓝的湖水,酒足饭饱后又匆匆离开。碑坊边立着“进景区要交50元的门票”的广告:一个骑自行车的德国人问我如此开放的景区,为什么还要交50元,我想当然的告诉他这是支持村里的公共建设。可我根本没想到这个帕米尔高原上神奇海子的50元门票只是装进了宾馆老板的腰包。与少年交谈中得知那个宾馆老板以后还要在湖边搞房产开发,可他却未曾为村子里捐助过一个铜板。卡湖是属于柯尔克孜村民的,他有什么权利在这赚私房钱?他见过那些发不出工资的教师吗?他见过那些没有乐器无法接受教育的孩子吗?他想到过天气不好时,那些身着单薄在寒冷里哆嗦的牧民吗?......我问少年为什么不在自己的帐篷写上招牌,这样散客就会自己找来了,他说不会写字;于是我为他家取了一个特别响的名字“KALAKULI LAKE YURT”(卡湖蒙古包帐篷),还帮他们写了一大串的中英双语的服务内容,也不知道现在的卡湖能不能看到他家蒙古包上的招牌。那个聪颖的少年告诉我第二年打算到喀什去学旅游,还有学写字......

背坐在三轮摩托车的拖车上,前面夫妻辆谈论着买什么给儿子......蜿蜒的山路渐渐的消失在远处雄伟的祁连雪山下,寒风吹落了挂在枯黄的牧草上的残雪,我把冲锋衣的后帽扣在头上,立了立衣领,哼起了十年前那首朴素的歌谣......

(试听请链接http://willjzp.blogchina.com/2364413.html


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上苍保佑有了精力的人民
请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上苍保佑粮食顺利通过人民
不请求上苍公正仁慈
只求保佑活着的人别的就不用再问
不保佑太阳按时升起
地上有没有什么战争
保佑工人还有农民小资产阶级
姑娘和明警升官的升官离婚的离婚
还有象我这样无所事事的人
请上苍来保佑这些随时可以出卖自己
随时准备感动绝不想死也不知所终
开始感觉到撑的人民吧......



**注解:学习语言,最重要的就是环境,有环境就能说得好。好友“有道氏”曾经在大学里参加过一次英语演讲比赛,飞快、标准、流利的美式英语获得了外教们的好评,但本土评委们却根本跟不上他的节奏。最后他未获名次。中国人的英语教学历来是通过考试从来不注重应用。说句难听的话,有几个被评为教授的英语老师能听得出带意大利口音或带德国口音的英语?
浮慕士 发表于 2005-11-07 11:30 评论(15)
评论人:larkinyao 评论日期:2005-11-7 23:26
Hi, It has been half year since we said bye-bye in Lijiang,I'm glad to recieve your message and pressed to your travel notes and I'm waiting for you back to Shenzhen to have a chat. Will buy you big dinner.
评论人:有道氏 评论日期:2005-11-8 9:10
浮慕士先生在用自己的经费和苦劳撰写国家地理呢!敬佩敬佩!

sigh, 河西走廊的吾国吾民.
评论人:BenCai 评论日期:2005-11-8 11:35
梅海,好久不见,我是蔡虔,从陈乐乐那里知道了你的博客,马上就进来了,起先浏览的速度很快,习惯性的一目十行,后来不得不一句一句的读了,有的句字还反复读了几遍,你听了爽吧,两个字:“很好”找不出更舒服的词来表达心中的感受了。
好了,评论不是直接的对话。
此博客的文章,看完后我第一个动作是,大大的喘了一口气,本书的作者终于在从我认识开始到今天,把自己的聪明才智用一种比较浪漫而且比较让人放心的方式发挥了出来,虽然还有点野,还有些浮躁,但我看到了他对文化的虔诚,有如孙悟空的皈依,把一切化作脚下的路。所见所闻所想,他十分急切的用文字描述出来,尽快发到网上。可能是对自己驾御文字的能力还不是很自信,或者害怕别人不能真实的看到文中的场景,作者希望有能记录影象的机器,其实不然,因为看完全文我丝毫没有关注那几张照片,我只是随着一个一个的文字的指引走到文章所要表达的精神地带,看几张照片反而失去想象。
说真的,上你博客之前,满以为要看到满腹的牢骚,或者对条件艰苦的描述,最多也就是个旅游记录罢了,“啊吐鲁番,葡萄多好吃!榨成汁也好吃”,之类,你没有这样写,你把葡萄摘下来,小心翼翼的酿成了酒,跟大家分享。
所以,梅海,你别急,慢慢酿,还有,你也不需要数码相机。
希望看到你更好的帖子。

评论人:浮慕士 评论日期:2005-11-15 0:14
蔡虔,有10年没见了吧?大家都好像从火星爆炸幸存的人那样高兴;现在在哪啊?我可是在流浪啊。慢慢酿,你开酒厂了是吧,我去当门卫可以吗?:)
评论人:妖精宝贝 评论日期:2005-11-15 9:33
大家都好像从火星爆炸幸存的人那样高兴?这个比喻实在是。。。。。。
评论人:凌晨四点的天的蓝 评论日期:2005-11-15 13:03
汗```本名大曝光`````
评论人:浮慕士 评论日期:2005-11-15 23:27
凌晨四点的天的蓝,其实蔡不说,圈里人都知道...
不过你的名子怎么读都不顺啊......也许玄乎也是一种风格!
实在是。。。。。。是什么啊?我看不懂。一方面喜欢大大咧咧,一方面又捉谜藏。女人啊,就是那么奇怪!
评论人:浮慕士 评论日期:2005-11-15 23:33
蔡,我一直在等你啊。
你不会掉进女厕所了吧?
凌晨四点的天的蓝,知道蔡的联系方式吗?谢谢!
评论人:凌晨四点的天的蓝 评论日期:2005-11-16 7:12
呵呵```知道呢````

发小纸条告诉你````:)
评论人:BenCai 评论日期:2005-11-16 12:53
建议梅海看看余秋雨的《文化苦旅》,走的也比较原始和狰狞,大师级的人物敢于这样的挑战确实难能可贵,那时候余大师可是用笔纸写作再用卫星发送出来的,正是这样的还原才显得文章不铅华而有深度。梅海,不要光做一个勇士,还要做一个智者啊,呵呵,我的意思是,先把自己打理好,建立起必要的物质基础,才走的远,才走的纯粹。回赣州咱们好好喝几杯。
评论人:浮慕士 评论日期:2005-11-16 17:45
呵呵,那老家伙的书早在五年前就翻过。名人效应就是大,选美都还要找他去当评委。
你的建议很对,我也喜欢苦行,象那些虔诚的印度教徒般放弃所有回归自我。这却是大无畏,但同时也是一种俗人不能理解的幸福!
不知成都是否能揽个活,菩萨保佑。
评论人:FSK2005 评论日期:2005-11-16 20:11
终于可以说话了!我跟斑竹认识很久了.年轻时候一起听摇滚,但我始终是言论的巨人,而斑竹却付诸于实践.佩服佩服!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渴望释放自己,但能做到寥寥无几.我们总有很多原因.其实"没有理由,只有借口".首先要放弃自己,才能释放自己.有点不破不立的意思.斑竹放弃了世俗眼中的一切,就获得了心灵的自由.我羡慕他也祝福他!
评论人:FSK2005 评论日期:2005-11-16 21:19
山真高啊 浪真险
我害怕 不能永远
我踏步 原地向前
评论人:BenCai 评论日期:2005-11-16 21:21
成都人很懒散悠闲哦,斑竹要学习学习,呵呵。
评论人:浮慕士 评论日期:2005-11-16 21:36
不过还有一句话,我是经常跟那些想去成都老外说的。
“If u have been to Chengdu,U will always feel sad,cause u marry so early.”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