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回望纠结的2013年

2013-12-30 15:29:37评论 2013年 纠结 去产能 三中 杂谈

每一年快成为作业了,来写这个年终总结,2013这一年大家过得如何?本人给出的总结是纠结二字,在一年前对于2013的展望当中,本人把2013定义为煎熬的一年,这一年时间各行各业是受到很大压力的一年,到了年终总结,我把这一年叫做纠结的一年。

首先的纠结就是美联储,美联储对于QE的态度本身就是很纠结的,围绕QE是否退出是否削减,各种专家的态度是非常纠结的,也有各种的分析,对于美国而言,有复苏的迹象同时也有通胀的压力,到底退不退本身是不好回答的事情,因此美联储实际上已经在回避QE的说法,现在多的提法是维持低利率政策的长期化,已经在淡化QE的概念了,而对于美国政府的赤字问题,过多的负债必然要求利率不能过高,因此在利率上涨的时候,必然还要有类似QE这样的工具来压低利率的,但QE长期化让资产价格长期维持在高位,对于美国经济的复苏也是非常不利的。美联储在最终年底对于QE减少100亿的规模,相对850亿的规模只不过是少了不到八分之一,这离退出还相差很远,最多算做是调整,而且当初的QE4是替代扭曲操作的,在扭曲操作的影响随时间削弱后QE规模本身就有要调整的需要。

在政治军事层面美国对于叙利亚和伊朗怎样下手也是一个纠结的事情,由于对这两个国家直接动武可能会触及俄罗斯的底线,引发不可控制的国际对抗,美国怎样行动也是比以往纠结很多的。打不打怎么打就是纠结。同时朝鲜也不安生,朝鲜的动作不断,怎样对待朝鲜也是各国的一个烫山芋。在中国国内对外层面,纠结的另外的一个方向就是在钓鱼岛问题上,这钓鱼岛已经是一个各国都不能退也难以前进的泥潭,怎样在一个合适的限度之内博弈是最纠结的地方。

我们改革叫得响,改革这个词汇已经神圣化,但怎么改却是非常纠结的事情,我们能够相信西方竞争者给你的药方吗?而各个相关的部门则以改革为旗号,所有的方案当中都保护自己的利益,要通过改革让自己的灰色利益合法化,这样的改革怎么样继续?前面的口号喊的容易,后面怎么改不容易了,现在到了提出怎么改的方案的时候了就开始纠结了,围绕这个纠结的争论肯定要继续甚至越来越激烈,争论没有定论,对于决策者的纠结压力就会增大了。这一年还有对于贪官们的纠结,贪官们虽然可能已经是裸官,但要他们真的放弃在国内作威作福的外逃成为流亡人员也是不愿意不得已事情,但我们打老虎同时打苍蝇的动作越来越深入,给贪官的压力在加大,他们也是这一年纠结的人群,不过这个纠结是让很多中国人看到希望的。

对于中国的国内经济,纠结的地方就更多,首先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从不提底线要有底线,各种博弈很激烈,到底增长速度维持在多少,怎样进行调结构,是新一代领导人的难题。不过降低产能过剩的挤水分是每次新领导来都应当干的事情,现在是暴露问题进行改革的时期。而具体的改革方向,也基本纠结了一年,等到三中全会的决议公布,算是有了大方向,但具体细节依然是纠结的。

这一年还有一个难题就是我们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走向,央行本来是很坚决的不放松流动性的,但六月的钱荒也让央行背上人为制造危机的诟病,而财政一直是想要宽松的,但政府负债问题和高额的负债成本也是让政府继续举债宽松成为不切实际。中国的货币流动性为什么不能宽松,背后就是美国QE我们挖了池子,在美国要从这个池子里面走的时候,不能宽松让这些货币流动性在中国既赚取了汇率又从资产价格上涨当中得利,这样的双响炮我们是损失不起和外汇储备顶不住的。

财政和货币背后,还有纠结的就是债务问题,中国的债务是抵押债务不是信用债务,抵押物本身的现金流可以还债,这保障了中国不是债务危机,但中国的流动性紧张利率高企对于负债者来说压力还是很大的,而发展的压力更大,是否加大负债继续发展才是真正纠结的地方,就如我们要大力发展高铁,但铁路部门的负债率是最高的地方之一,你不纠结吗?中国的债务问题还有的黑洞就是镇乡村的负债,这些负债没有统计没有财政收入利率极高基层政府责任很大。中国的债务问题会有一个挤水份的过程。中国的金融风险控制到什么程度是纠结的因素,我们说要利率市场化要允许银行破产,但到底怎么样破产呢?政策怎样定路径图如何?都是纠结的地方,所以我们看到的就是相关政策扭捏了一年也没有结果,不过这个风险必须释放,必须要有一个风险的提示,以风险问题解决银行利润与产业利润比例失调的问题。

我们的股市在这一年的走势也是纠结的很,处于一个不温不火的状态,有蓝筹的低迷也有创业板的爆炒,各方最纠结于IPO何时的启动,行情也一直围绕这个启动进行猜测。本人预估2013股市最高2500点最低要突破1949,最终的结果还是很准确的,对于IPO给市场的压力本人认为要有5年熊市,股市走好是很难的。对于股市的压力,还有钱荒的阴霾挥之不去,股市在三中全会的春风下,政策行情也是扭扭捏捏的纠结着,而2013年最后的时刻国家出台国九条保护投资者振兴股市而不是证监会的文件了,对于股市行情的关注的层面再度提高。

这一年黄金是最纠结的因素之一,黄金的大跌曾经让大妈们狂喜的抢购,但现在的下跌的不断持续,也给大妈们巨大的压力,对于黄金是抛不抛或者买不买,真的很纠结,2011、2012年世界黄金产量大约2800吨,2012年首饰需求1908.1技术需求428.2吨,金条金币需求1255.6吨,EFT需求279吨,央行购买534.6吨,总计4405.5吨,黄金需求显著大于供给,而2013年大妈抢购以后需求更大如此巨大需求之下黄金还能暴跌,背后的原因就是对冲货币和大宗商品等风险造成黄金价格透支的表现。黄金年底又见到抢购黄金饰品了,黄金需求非常旺盛,中国已经近千吨,印度也是差不多,这已经接近世界黄金的产量,还有世界其他地方的需求和金条需求,而产量由于金价跌破成本减产很大,矿山以购入的黄金交货产量水分很多,西方银行再如此黄金租赁打压金价,它们的黄金储备很快就只能是纸黄金了。在黄金实物金如此高需求的情况下,想要依靠在金融市场打压黄金是难以持久的,这也是为什么世界金融大鳄们对于中国大妈那么的关注,在如此需求旺盛,需求超过当年产量供给很多的情况下,黄金租赁的风险越来越大,如果租出大量黄金的西方央行不实行黄金储备纸黄金的政策必然是黄金报复性反弹。

对于房地产,一样是纠结的一年,我们年初搞了调控,年终是继续调控,中国的鬼城不断的出现,而中国70大中城市的房价却69个上涨,北上广的涨幅均超过20%,这样的幅度又引发一大堆的口水,对于房价的走势一样的很纠结,对于房产税是否征收、怎么征收、房产信息是否联网等都是纠结的不确定因素。房价的未来走势一样是分化的,房价告别普涨阶段进入了分化阶段,对于未来的房价怎样走是崩溃论和暴涨论的激烈争论,到底下一步怎样的调控也是纠结的地方,三中的决议对于调控等的提法意外的不多了。对于房价问题笔者的认识是中国的住房奢侈品在形成,北上广的房价主要是住房奢侈化面对全国乃至全球富人造成的,对于奢侈品谈性价比和收入比都是很苍白的,要调控也应当区别对待。

对于过剩产能是2013年的主要话题,中国现在是一个经济调整去产能的阶段,要去产能到底去谁的怎么去是一个难题,是中央很坚决地方很纠结的,如果抗拒则后果很严重的风险巨大,如果减掉就是实实在在的损失,到时候经济好了以后,谁没有淘汰谁有产能就是谁大赚的时候,被淘汰的就只有干瞪眼的份了,而且这样的减产背后还有严重的就业问题,就如钢铁压产能,河北高达6000万吨分配任务巨大,而这个任务里面唐山又是大部分,这相关的十万以上的人的就业怎么办?这是一系列的问题。

对于汽车行业一直是压力很大的,天津的限购是最纠结的地方,中国的汽车行业的拐点应当到了,限购对于汽车销售的增长是天花板,以后越来越多的城市会进入的到汽车的限购层面,汽车需要的是出口和服务,但一到这个层面由于汽车的品牌被外资掌握,要大量出口是困难的,中国的国产汽车的规模和技术还有差距,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中心以后对于汽车这个制造业的龙头却影响力被牢牢的限于国内,如何可以突破瓶颈?自主品牌是民营为主的,你是否能够给民营足够多的机会?汽车还是那么严格的生产牌照管理吗?对于汽车的新能源使用,同样是风险与机会并存,中国没有核心技术同时中国生产电池的原料也是有欠缺的,钴酸锂的钴中国是不多的,而电动车的配套和养育市场巨大的资金也是资金紧缺的中国难以维系的。

对于媒体更是一个让右派纠结的一年,媒体自打嘴巴的事情吸引了眼球,年初南方周末的新年贺词事件到年尾又发酵了,对于支持南周的群众他们媒体的骨头变成了软体动物,公开出证词证明当初支持他们的人是扰乱公共秩序,这样的嘴脸让你恶心吗?你还能够相信他们以前揭露的问题背后没有他们的利益取向吗?而陈永洲事件就更看到了媒体的骨头,媒体大呼“请放人”之后又灰溜溜的登道歉,他们所说的还有两根骨头到那里去了,给社会和股民造成的损失怎么办?

对于城镇化在这一年成为热点,但是怎样城镇化却很纠结,不同人有不同的解读,就是对于中国的城镇化率有多少也是争议好大,有的说中国城镇化已经75%到达顶点了,因为农村的新生劳动力基本已经到城市里面务工了,我们四十岁以下的农民基本没有了。另外一种说法则城市化不到35%,原因就是大量在城市的人没有户口,以户籍来计算是35%的城镇化率。比较主流的说法是城镇化大约50%,是一半一半,下面是老幼病残进城,农村留守老人孩子的问题很严重,我们看到这里的关键是户籍问题,但户籍却是最纠结的问题,对于大城市谁都想要去,城市却已经饱和,小城市则不够吸引人,就业的机会也有问题,对于大城市的生人社会和小城镇的熟人社会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存方式,要适应另外的生存方式是让人纠结的事情。

对于环保给你的纠结莫过于雾霾,而对于雾霾所能够期望的大多数是风吹,环保的压力对于经济的持续发展是巨大的压力,但经济减速则就业等问题都要爆发,中国有太多的问题需要依靠发展来解决,但环境的压力成为了经济继续发展的限制,为了环保的减产也是纠结的,环保还有一个特点是非合作博弈,你破坏环境是好处你独享污染大家分担的,这是一个典型的非合作博弈模型,纳什均衡在这里是主导纠结的博弈结果,怎样达成合作性的共赢是不容易的。

2013年虽然很纠结,但也给了大家很好的希望,中国梦是提法最多的,很多问题涌现总比问题隐藏在深处要好,新一代领导人的力量和国家治理能力已经显示了新的活力,笔者用纠结这个词说明问题还是在可以控制的时期,纠结不等于危机,但做选择却是一个痛苦的时期,现在是给未来做选择,现在的选择正确对于未来的影响超过以后的努力,希望三中的决定给中国崛起的未来掌舵方向正确,方向正确是最关键的。又过一年,希望大家都好!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