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07 09 2007

(2007-07-09 23:59:59)
标签:

民谣

岁月

分类: 有时自己玩儿

这一天开始的时候在胡说八道,在一个演唱会之后——民谣演唱会,上半场内地,下半场台湾。中间居然有个“休息十分钟”,原来是一道岁月的鸿沟。

 

刚刚还是90年代纯净的象牙塔风光,跨过沟来,不由质问:岁月你这把无情的刀都对那些台湾民谣歌手做了什么啊,当年潇洒英俊意气风发现在都……腰也弯了肚也肥了皱纹爬啊爬说话油腔滑调好似唱堂会。放眼看去,纵使我内地歌手有的对眼有的端肩有的尖嘴猴腮,还是要说:内地男生好啊!郑洋语重心长:那是因为他们年轻!恩,所以虽然内地篇时打时砸不时摇滚了起来,但年轻=理想=较劲=紧实=有力=我喜欢。

 

岁月是一把大锤子,一下一下,把一切紧实致密的打松散。打在脚尖,打乱了脚步,打错了方向,打停了前进;打在腰间,打弯了坚强,打飞了骨气,打软了挺拔;打在眉间,打散了眉头,打出无所谓的表情;打在心间,打灰了心——

 

写出《外婆的澎湖湾》《乡间小路》《思念总在分手后》居然还有《我们只有一个名字叫中国》的叶佳修啊,现在好似水电工伯伯;写出《雨中即景》《阿美阿美》《电动玩具》的王梦麟貌似导演,总觉得他那长长的银项链是脖子上挂了个工作证;南方二重唱声音还是那么美,外表……她们倒是当年也没走过美女路线……算了不说了。阿潘越云阿齐豫都不说了。就算只是那个走穴的路子让人不舒服吧,几乎每个人上来都话多,拉关系抓巧儿卖好儿,是敬业,是酸楚,是岁月金钱在作怪。

 

温习一下这歌词:

 

想要潇洒地挥一挥衣袖
却拂不去长夜怔忡的影子
遂于风中划满了你的名字
思念总在分手后开始

 

想要将你的身影缠绵入诗
诗句却成酸苦的酒汁
还由不得你想浅尝即止
因为思念总在分手后开始

 

五岁时刘文正的磁带一遍遍地放,熟得简直能倒唱,那些“怔忡”“遂于”“浅尝即止”却怎能明白。好听是知道的,真好听啊,楼道里拉着毛毛,俩小孩大声唱着不懂的歌词。

 

那磁带里也有《雨中即景》《阿美阿美》《电动玩具》……


这台演出的上半场下半场,简直是“珍惜青春,远离‘岁月’”的活教科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