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清运的微博
马清运的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317
  • 关注人气:1,4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都市化不是万能药

(2009-12-09 10:22:01)
标签:

艺术财经

免税基金

都市化

农村

美术馆

旧城改造

艺术家

文化

分类: 展览/艺术

都市化不是万能药 都市化不是万能药

都市化不是万能药

——美国南加州大学建筑学院院长马清运访谈

 

被采访人:马清运

采访人:赵力

地点:西安 蓝田 玉川酒庄

 

马清运生于1965年,198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次年赴美国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美术研究生院攻读建筑硕士学位,是继梁思成等建筑学前辈之后,首位获奖学金就读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的中国人,毕业后曾先后在费城Ballinger建筑师事务所以及纽约KPF设计师事务所等地任高级设计师。1995年,他在纽约成立马达思班建筑师事务所,并将总部设在上海。除此之外,他还先后担任了深圳大学建筑系客座教授、美国费城Temple大学建筑工程系设计工作室指导教师、宾夕法尼亚大学设计美术研究生院建筑系全职讲师、南京大学客座教授等。2006年12月,马清运就任美国南加州大学建筑学院院长。近些年,马清运开始将自己的老家西安蓝田作为事业的另一个根据地,除了2001年为父亲建造房子“玉山石柴”之外,还在那里种葡萄、建酒庄,并自创品牌“玉山葡萄酒”。而在此次访谈中,马清运对艺术基金、城市改造、农村延展等问题以及马达思班建筑师事务所都发表了非常独到的见解。

 

当院长主要是找捐资

赵力:你现在南加州是吧?院长当得怎么样?

马清运:南加州,拉钱嘛,在加州最大的艺术投资商都跟我有关系。

赵力:院长就负责弄钱?

马清运:我主要是找捐资。今年我们一查谁挣钱挣得多,我就该敲门了,我说你挣钱这么多,也别交税了,我们免税基金,你一弄来增值避税,我就主要做的是艺术基金、教育基金,然后就用于教育、艺术计划。

美国捐赠是这样,比如你捐赠100块钱给我的免税基金、非盈利基金了,我其实每年在你的100块钱里只能用五块钱,其他的必须一动不能动。对于你捐赠来说,你的钱我不能动,我必须要给你永久性地保有价值。所以我只能用你每年捐赠的5%,就这么点钱。但是,你那95块钱去哪了?95块钱可以变成信用额度,重新贷款再花。信用额度放宽以后再贷款,贷三次,所以,95块钱最后变成9500块钱都有可能。

 

中国的瓶颈在于没有免税基金

赵力:现在上海那个公司怎么样?

马清运:上海公司有其他三个合伙人在做,我现在都不太理上海了,主要以蓝田为主,他们现在都住在蓝田了,要给县政府一个姿态,把总部搬过来,公司注册在蓝田,税交在蓝田。

赵力:你在美国的非营利基金是怎么回事?

马清运:就是非营利基金,基金会叫思班艺术基金会,就是纯非营利的。那些所有挣钱的人都不愿意交税,不愿意交税的钱都给了像我们这种人。交税也是交了,你们这些人看样子像做事的人,我把钱交给你,然后我还能避税。其实非营利基金就是非常体面的洗钱。

我刚才说了,你给我捐100块钱,我只能用你5块钱,其实那95块钱我是一动不动的。但是,我如果不拿你的钱去玩钱,我每年用5块,就越用越少了。所以我把钱交给基金管理公司投资,他如果每年给我大于5%的话,你的100块钱永远动不了。其实我老用你那个更增值的这个钱,你每年就给我5块钱就行了,但是我100块钱给你免税的额度比你5块钱大太多了,这就是美国富人玩的免税基金,所以美术馆为什么有那么多钱。你捐钱其实没把钱给我,你就给我每年5块钱就行了,但是你还得到了相当于100块钱的20%的免税的名额,其实你挣了钱,你挣了15%。这就是美国这个机构,太好了,所以它那个文化体就是靠这个,真的好。

我们中国现在瓶颈就在这,我们没有基金会这种机构,所以大家就不能圆梦。其实很多人挣了钱,中国现在圆梦就是给庙里捐钱。所有挣钱的人,挣大钱都是脏钱,但是美国把那个洗钱弄得很体面,让你投资教育免税,投资艺术免税,投资人文,叫人文关怀,就是QG这种。甭管你怎么挣钱,你只要为教育、文化和人文关怀投资,既往不咎。所以,美国的教育中国是比不了的,钱太多了,所有的人都在教育上投资,就是为了免税。

 

都市化不是万能药

赵力:你觉得中国像北京这些城市该怎么发展?

马清运:中国城市的症结不在于城市,而在于农村。中国这十年被国际的金融体系、国际的批评家、国际所有的政治家惯坏了,就觉得中国的都市主义能够解决中国所有的问题。这是一个幻觉,这个是不对的。因为中国今后大概有五亿人要进城,五亿人要变成城市人口,中国现在城市的压力已经很大了,基础设施这些东西最后会崩溃的。

为什么要让五亿人进城?中国人还没找到不同于西方社会的体制,因为中国不是西方。现在我们中国都市化人口是35%,很低,后工业社会的西方主要发达社会的城市都在70%,就是70%的人住在城市里。按照现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这种趋势,中国要在二十年赶上世界,就是在今后二十年里,中国有三分之一的人口,也就是5亿多人要加入城市,(那将是)灾难性的状态。为什么?因为你农村没有生产力,农村不能吸引人。农村为什么这么糟糕?男的全去打工,女的和小孩留在后头,他们第一不能决定自己盖房子,第二不能决定房子盖成什么样,只要让家里有饭吃(就行了)。如果男的在城里比较幸运,带钱回来,马上盖房子,盖房子很快,因为他们夏季还要去城里去盖房。给家里盖的房子,不是住的,完全就是一个夙愿——我挣钱就是给家里盖房子,对房子没有任何的居住感,没有任何的归属感,就是盖个房子占块庄稼地而已。

中国要发展高密度农村,不是发展高密度城市,高密度农村真正的重点在于我们农业作物经济圈的增长。只有城镇建设能够把人吸引到位,才不可能把更多的人输送到城市。所以,都市化不是万能药。前几年大家都觉得中国只要城市化发展得快,中国的问题就能解决,这个是有问题的。

赵力:汶川地震以后整个重建,你的评价怎么样?

马清运:比较差,这就是政府太多的钱,要在很短的时间花出去,这事的问题比较大。像中国这种有生命力的城市、农村,都是百年千年形成出来的。

 

老派的美术馆注定要没戏的

赵力:现在公用建筑,比如城市里面像美术馆这类型的建筑,你对这种怎么理解?

马清运:我觉得美术馆首先是一个公共空间,因为以前美术馆作为一个展览美术作品最适当的设置和空间的状态,这是二十世纪的范例。但是二十一世纪的美术馆首先它得是一个公共的综合的中心,其次还能够形成当作美术馆的可能,它应该有很多功能,应该作为城市精神的一个集中点。像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城市里面有大的教堂,有大的市场,这些是一个城市必备的,但是中国现在没有一个能够在精神上归属,然后能够融合集体精神的公共空间。机场肯定不是,火车站也不是,那什么是呢?我觉得艺术中心、美术馆应该赶快站出来领导、占有城市的精神空间的位置。这样的话,我觉得艺术的作用就超脱了以往的艺术,它就很快占有公共的精神空间,然后其次还能当展览空间,这是最主要的。这个是展览空间一个真正的出路。

再加上当代艺术目前本身的那种经济圈依赖,它首先应该属于大众消费系统中的一部分,如果不是这部分,我觉得这个不是当代艺术的特征,当代艺术的特征还是得加入当代消费现象的大循环里面。但是如果这个消费循环当中,没有在一个集合公共精神的向往的公共场所发生,我觉得这对它的经济圈又不能够增加能量。所谓集中公共精神的这种空间,它不是一个美术馆,其实是一个艺术中心,它应该融合图书馆、教育功能,甚至于消费、餐饮,都应该是一个体系化的。所以,中国老派的那种美术馆,注定最后要没戏的。你看西方,全市最好的西餐厅、最好的Fashion Shop、最好的大众讲堂都是在美术馆里面,这才是对城市真正的贡献。展览空间大家很清楚,我觉得应该是“双皮包子”,以前我们是“单皮包子”,一包完以后,包的是艺术品,不行。这个第一层皮先包的是商业空间,还有一层皮再包艺术空间,我叫“双皮包子”,这个是美术馆、展览空间以后真正的方向。

 

成功的旧城改造都跟商业有关

赵力:现在城市里都有很多改造性项目,你对这种改造性项目核心的认识是什么?

马清运:中国现在旧城改造的项目成功的不是很多,即便新天地也是有非常大的问题,包括城市原生态的状态被取缔掉了,然后使用的草根状态也没有了。因为都市主义非常重要的就是草根状态,法国有位专家说过,每日的生活实践,就是一日三餐吃喝拉撒尿的真正的根本才是都市每日生活的实践,就是怎么样把你每天司空见惯的生活变成一个有尊严的城市人口的一种生活状态。我觉得中国现这方面几乎所有的城市改造项目都没有达到每日生活的尊严状态。这个也没有办法,中国这种情况因为所有的产权、土地的属性都是集体所有,所以在任何一个旧城改造过程中,肯定都是很简单的功能取代,很简单地把那个解决了。

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一谈就谈到政治体系了。因为城市空间跟政治体系有关,一个民主的体制它是有很多层面的,就是说个人、家庭、国家这三个之间还有很多社会层面。中国除了家庭到国家就没有中间了,以前的工会、行会、教堂其实是处于国家跟家庭之间的、比家庭大比国家小的这种社会构成,但这个在中国已经没有了,很少有。所以,这个直接导致了中国现在旧城改造当中其实已经不太可能有更丰富的内容,因为它的社会层面已经很简单,就是个人、家庭、国家三大层面,中间所有的都没有任何的方式来去表征。所以中国现在旧城改造的情况很复杂也很糟糕,真正成功的都是跟商业有关。

 

农村的延展问题更大

赵力:蓝田这个计划,就是说抛弃葡萄酒这些东西,实际上核心的东西还是你考虑的那块。

马清运:对,首先是自给自足,也是一个持续性经济、持续性想法、持续性的工作状态。如果能达到持续性的这种状态,或者说如果在一定条件下,经济上的这种投资和农民的收益以及我们直接参与的工作人员的收益,这个经济达到平衡了,这是它的第一征兆,就是说这事可以做成。

所以我最近想了一个词Agri-Urbanism,叫做农市主义,不叫都市主义,英语的农业不是叫Agricultural嘛,然后Urbanism,都市主义。我刚才说了,中国的出路不在城市,在于农村,但农村要都市化,所以就变成了Agri-Urbanism。Agri很有意思,就是同意的意思,大家都同意,Agree Urbanism,就是我们都认为这是对我们有好处的一个Urbanism,又很小农经济,大家都有好处,我觉得这个能产生密度。刚才我说了,中国人口的密度不能够再往城市加密度,应该在农村加密。生产力的提高、每亩产量的提高会养活更多的人,而农村密度跟生产力有关,生产力提高,自然就密度加高。

要说都市延展(Urban Sprawl)这个问题很大,其实农村的延展问题更大。Sprawl就是摊大饼,都市摊大饼才招来了现在都市主义最大的问题。我觉得中国都市摊大饼现象反而不明显,美国都市摊大饼是很大的,都是别墅,哗哗一弄就是洛杉矶、达拉斯什么的。所以我觉得中国都市的摊大饼问题还不比农村摊大饼的问题更严重,为什么?你看,以前我们用土坯盖房子,每一代人都要在隔一代人的房基地上面盖新房,那个房子已经塌了,是土坯。我们现在都是砖和混凝土盖的,房子倒不了。下一代还要盖新房,再批一块桩基地。至少现在城市是按照容积率3%在扩张,农村的扩张都是两层房子离那么远,容积率是零点多。所以,农村的摊大饼比城市摊大饼还厉害,那是很薄的饼在摊,摊得很大,城市至少还是“锅盔”这么厚的饼在摊。

为什么能够这么做?就是原来占用耕地是很大的一种耻辱,农村经验是非常精确的,人口跟耕地的面积是有比例的,基本上是定值的。现在这些人,男的跑城市打工去了,所以地有剩余,就变成桩基地了。农村现在耕地的面积跟它的可生存度没有直接对应关系,没有地也能生存,农村现在的问题都在这,就是这个土地的不精确。

 

中国艺术家的素质太高了

赵力:你在国外待那么长时间,来回跑,在上海、西安现在已经介入了当代艺术这块,对中国当代艺术怎么看?

马清运:中国当代艺术非常好,我说说中国当代艺术的两个大的危机吧:第一个危机,基本上有点量身定制的这种西方的投资倾向很严重,因为西方对中国的期待是有固定模式的,恰恰聪明的艺术家现在对西方对中国期待的模式很清楚,所以我觉得整个是间接的这种量身订作的状态了,我觉得这个生命力是不强的。这是一大危机,也就是说西方投资市场和西方对中国人的偏见直接反映在西方对中国艺术的固执己见,但我们可以通过这个很快达到一种高度,这个无可厚非,但下一阶段中国当代艺术还是应该避免西方对中国固定的一种期待感。

第二个,还是中国对艺术的推动的基础设施还不够。因为基础设施够了以后,它是一个自然的循序向上的发展过程,现在偶然性还比较强,就是因为基础设施没有建立。比如融资体系跟艺术家的关系,赞助商跟艺术家的关系,投资商跟艺术家的关系——跟艺术家太短路了,艺术家还没有形成保护自己的氛围。社会的资金和艺术家之间的距离太近,还没有形成更多的保护状态,就是说又能保护艺术家,又能让艺术家受益的社会的基础设施还没建立。

不过,我觉得中国的艺术家的素质很高,太棒了,无可比拟。今后五十年中国艺术家还是最牛的。

 

SPAM是后现代的极致

赵力:你这个“马达思班”(Madaspam)是什么意思?

马清运:字面上是马达了还得考虑大家,马达思班,班是一群人。

赵力:英文的说法呢?

马清运:英文的Mada就是我们永远都有合作者,SPAM就是策略是S,Strategy;规划是P,Planning;建筑是A,Architecture;媒体是M,Media,就是我们策略、规划、建筑、媒体都做,一揽子做。这个说起来很有意思,就是中国那个食物链很脆弱,每个环节太独立,你干得再好,也被比你大一号的动物给吃掉,所有人都不安全。

我们做建筑,只做A,太脆弱了,甲方动不动不给你钱,施工队动不动说你图纸不对。我说这个不行,我们要做规划,我自己给我自己定原则,谁也别批评我。我当规划师,自己给我自己做建筑。规划还得有策略,没策略不行,我直接参与策略。建筑完了以后,谁说好?然后我自己搞媒体了,我就说我好,你也得说我好,因为我先说了,你不说我好,你不懂。所以SPAM,就是一条河流的一段,不是这一点,说你做A,你不能光把那个堤坝砌在A上,你要把堤坝砌在S和M上,就是说你做A的时候语境比较统一,前后关系比较统一。

    SPAM还有一个意思,垃圾邮件也叫SPAM。垃圾邮件比较深,你看那个做坏事的人效率是最高的,他说你一句坏话你就坏得不得了,说你好的人,成本很高,就是唱主调的人成本很高。说个好话可不容易,花钱很多,说你坏话,一句话就让你坏了。所以说这个坏事、SPAM垃圾邮件效率很高、成本特低,一个人创造一个垃圾邮件,要导致主流社会花上千倍的钱阻止。我想这是传媒非常重要的,就要做坏事,经常做点坏事,要做坏事才能够最有成本达到目的。(笑)

赵力:创意就是坏事,要破坏嘛。

马清运:要有颠覆的那种,要搞一下,所以这个SPAM还有这个意思。

SPAM还有一个意思就是午餐肉,午餐肉是什么?在肉联厂里面,杀鸡、杀牛、杀羊,最后剩下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搅在一块,一打碎,搁点面粉,就是SPAM,所以不考虑事物起源的物理和形象特征,只考虑它的营养特征。所有的事情混合在一块,这是后现代最极致的,不看你原形,就看你真正的实用的用途,搅在一起,就变成了午餐肉了。所以说起SPAM就话长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