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树上的舞者
树上的舞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8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一个梦的后半部分

(2007-11-01 07:32:51)

昨晚前半夜,迷迷糊糊一个梦,内容不记得,醒来发现自己梦遗了。梦见了那位漂亮女人,女友打趣地问。我随口应了声没有,就再度沉沉睡去,又开始进入另一个梦。梦的前半段不记得内容,只有后半段感觉清晰而真实,记之以作备忘。

    梦中出现了很多人物,××1、××2(我大学专业的启 蒙老师)还有我。我们不知道要从一个地方出来,大家匆匆忙忙,可就是找不到出口。在那个地方转了很多圈后,终于发现一个及其隐蔽的破败小巷,大家箭一般冲了出去,心里喜悦异常。拐出巷子后,××1将我拉到一边,满脸微笑对我说:“过几天局里要来个新的副局长,他跟我关系很好,估计你可以排个好队站好岗。”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顺手拉过旁边一辆自行车扭身上车就走了。我呆在那里想了半天,开始感觉到前途有点希望,一扫连日来郁闷的坏情绪。还是想着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要紧,其他人都走了。我加紧步子向前走,越走路越窄,窄到只能放下一只脚,而且坡度越来越陡,后来差不多贴在路面上了。这时,路边有个小男孩,约莫三四岁的样子,浑身脏兮兮,正在吃饭,吃得很认真。我看了他一段时间,他也不抬头看我,只顾着吃碗里的米饭。一边看小男孩一边小心翼翼地移动脚,突然发现自己不能动了。我环顾一下四周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我被卡在半空中。卡住我的是一个奇奇怪怪的装置,这个装置很奇特,我们可以这样来在脑袋中制造出来。先将两根三四米长的钢筋作一个十字,然后在所在片面内向任意方向旋转45度,形成后再将这一平面垂直旋转90度,这个装置就形成了。我就被困在这个装置的正中心,装置悬置在一栋破旧的房子三层阳台处,伸入房内部分占三分之一。我向房内求救,房内一个男人、一个小女孩,那男的注意到我,同我说话,我就到了他身边。小女孩穿得很整齐,但是衣服非常旧,脸色蜡黄,比吃饭的小男孩大一些。小女孩很听话走了出去,应该是和小男孩去玩耍。男人皮肤黝黑,一张瘦削的脸,病焉焉的样子。“小孩上学没有?”我莫名其妙地问男人,出口后感觉自己像中央领导视察。“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努力让孩子们上完学。”男人表情坚定而又悲戚,随即低下头默默抽自己的烟头,而我又回到装置的中心。

这时,楼下面的走廊传来嘈杂的人声,我隐约见到警察的影子,应该是解救我的警察到了。一个警察满头大汗爬到我所在的位置,看到我他如释重负。可警察看了一眼我的身后,表情马上变得很难看,甚至扭曲,扭过头呕吐不止。我转身望了一眼身后,小男孩和小女孩两个背对我依偎在一起,让我迫为感动。也许是受了警察的启示,我顺利找到了下去地面的路径。快到达地面时,我发现很多警察在下面,和救我的警察一样,表情痛苦,呕吐不止。我向身后望去,胃里顿时翻江倒海。地上一大滩血迹,夹杂一瓶打翻的酱油像小溪一般在流,从困着我的三层阳台那里,还有血在不断下滴。那血来自那对小姐弟!他们自杀了!我在心里呢喃。我觉得四肢沉重,挪不开步子。警察们纷纷开始狂奔,我不由自主跟在后面。一个领导模样的警察在我身边奔跑,跑着跑着,他突然扭头朝我大喊:“是你杀了他们!你是凶手!”

“我没有!”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

我醒了,女友正在拍打我的手。

     原来我又做梦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年前年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年前年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