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河间神鼠(传闻逸事)

(2018-04-11 09:56:34)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河间神鼠(传闻逸事)

魏炜

明朝年间,有一个知名的河间驿出了件怪事:很多贡品在经过这个驿站时,莫名其妙地丢失了。为此,朝廷派了刑部的捕头宗玉来查办此案。

宗玉来到河间驿,走进驿站对面的一家酒馆,选了个临窗的位子坐下来,一边喝酒,一边暗暗观察外面的动静。这时,酒馆里进来一位客人,看穿衣打扮,像是个落魄的教书先生。那人只要了一碗酒,就站在柜台边喝起来。

宗玉见状,就把教书先生叫过来一起喝酒。教书先生也不推辞,径直坐到他对面,两个人推杯换盏地喝了起来。

酒过三巡,宗玉这才笑道:“先生倒不认生啊,生人的酒菜都敢吃,就不怕我动手脚吗?”

教书先生微微一笑,说:“任谁动手脚,你这刑部的捕快也不会动手脚啊!”

宗玉不觉一惊,忙问:“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也定知我为何而来。先生能否为我指点迷津?”

教书先生哈哈一笑,说那些盗案都是一只老鼠所为。有人亲眼见过那只鼠,体大如猫,机灵异常,当地的捕快多次追捕,都没追上。

宗玉不觉一愣:“哪里会有跟猫一样大的老鼠?八成是被人们传夸张了,我不信。”

教书先生往窗外看了一眼,忽然惊道:“快看,那只老鼠来了!”宗玉一扭头,只见一个灰色的影子一闪,就从窗外跃了进来,在他腰上一抓,即刻飞掠而过,果真体大如猫。他再一摸腰里,腰牌已不见了。他急忙拔腿去追,但那老鼠早已不见了踪影。

等宗玉再回到小酒馆,却发现连那教书先生也不见了。他隐隐觉得,这只老鼠和教书先生有关。他问了酒馆老板,方知那教书先生名叫蒋成,住在城西。他急忙赶了过去。

宗玉找到了蒋成家,可蒋成却不在家,只有蒋成的老母亲卧病在床,咳得十分厉害。宗玉见她病得很重,急忙出去抓了药回来,熬好给蒋母服下。

这时,蒋成回来了,他看到宗玉,不由得一愣。蒋母说道:“儿啊,我今天碰到了好心人啊。娘的老毛病又犯了。要不是他给我抓药,我怕是见不到你了。你快给恩人磕头。”

蒋成当即就要跪倒。宗玉忙扶住了他,说:“你先别谢我,我还有事要求你。请你帮我找到神鼠,要回腰牌吧。腰牌丢了,那可是要了我的命啊。”

蒋成一听,皱着眉说那神鼠神出鬼没,没人知道它住在哪儿。唯一能肯定的,就是它喜好偷贡品。只要等它偷的时候跟踪它,追到它的老巢,自然就能找回腰牌。听说这两天还有贡品路经此地,正好是个机会。宗玉一想,眼下也没别的办法,只好按他说的办了。

两日之后,贡品进驻驿站。宗玉悄悄埋伏在一棵大树上。此时,月色皎洁,三更鼓刚刚响过,宗玉忽然看到一个灰影一闪而过,直扑向驿站里放贡品的屋子。细细一看,正是那只神鼠,它撕碎了窗纸,跃身钻进了屋子。

很快,神鼠就叼着一件东西钻了出来。宗玉从怀里掏出白猫,朝神鼠掷过去,正好落在神鼠面前。那神鼠一惊,停了下来。只见白猫一个翻滚,站立起来,“喵”地叫了一声,就要向神鼠进攻。不料,神鼠忽然抬起前爪,照着猫脸就是一巴掌。那白猫惨叫一声,落荒而逃。神鼠却朝另一个方向窜去,宗玉跟了没几步,神鼠就没了踪影。

宗玉回到客栈,心情十分沮丧,败在一只老鼠手里,实在心有不甘啊。如今,腰牌被盗,贡品被偷,他这个捕快无能为力,看来只能回京领罪了。

第二天一早,宗玉却发现他的腰牌正挂在窗棂上。他来不及细想,赶紧来到驿站,问他们丢了什么贡品。那送贡品的差役却说,箱子被打开了,贡品也被拿出来了,但并没拿走,真是奇怪啊。宗玉想了想,忽然明白了,这是蒋成给他个面子,也是吓吓他,让他知难而退。

宗玉立刻赶到蒋成家,找到蒋成,谢谢他送回了腰牌。可蒋成却说,此事与他无关,他跟神鼠没有半点关系。

宗玉见蒋成还是不肯透露半点消息,不禁生气地说:“我既食君之禄,就该行忠君之事。这个案子,我定要查个分明。我知道这件事和你有关,你就老老实实地把神鼠交出来吧,让我也好有个交代。”

蒋成却坚决地说:“我跟神鼠确实毫无关系。你硬要抓我,将我屈打成招,那也是千古冤案。”宗玉听他话里软中带硬,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他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总不能就这么把蒋成抓进大牢。

走出蒋家,宗玉回想起昨晚的情景,不禁更觉得纳闷:那只神鼠哪来那么大的勇气,居然敢扇猫的嘴巴?

隔了两天,宗玉寻访到城东时,看到一个杂耍班子正在开场子,他就围过去看热闹。

看着看着,宗玉闻到一股奇怪而又熟悉的气味。突然,他一个激灵,那只神鼠身上就有这种气味。他循着气味找到后场,却发现那气味是从一只老虎身上发出来的。他沉思良久,突然想到了什么,找到班主问:“如果天天用老虎尿涂抹老鼠,那老鼠是不是就不怕猫了?”

班主一听,就笑了起来。他说,两年前就有人跟他说过这个想法,当时还带来了一只硕大的松鼠,剃下了尾巴上的长毛,每天用老虎尿往松鼠身上涂抹,还驯着松鼠打猫。半年之后,那松鼠就被他驯得机灵异常,见到猫也毫不客气,抬起爪子就打,打得猫四处逃窜,那人这才满意地走了。

听班主这么一说,宗玉算是明白了,看来那人就是蒋成。要知道,当地百姓很少见过松鼠,蒋成把松鼠剃成老鼠的样子,让百姓们以为它就是老鼠,再把它传得神乎其神,就成了神鼠。他忽然想起,豹猫乃是松鼠的天敌,如果也用老虎尿涂抹,让它不再惧怕松鼠,自然可以取胜。

于是,宗玉买来一只剽悍的豹猫,开始驯化。不出半个月,豹猫被他驯服了,他就带着豹猫回到了驿站,悄悄埋伏在驿站外面的大树上。

三更时分,宗玉看到那只松鼠又来行窃了,等松鼠偷窃完了钻出来,他立刻放出了豹猫。豹猫一下子扑住了松鼠,咬了下去,松鼠惨叫一声,就不再动弹了。

这时,只听到周围一阵锣声,接着,许多人举着火把把驿站包围了。驿丞在下面大喊:“上面的人,你跑不掉了,快下来投降吧。”豹猫吓了一跳,转身就逃得没了踪影。宗玉跳到豹猫吃松鼠的地方,却不见任何贡品,他心里一惊,中计了!

任谁都会想到,是宗玉私吞了贡品。眼下之计,唯有先脱身再说。他扔出两块石头,连中两人,趁下面的人一团乱,他顺势跳了下去,逃走了。

宗玉赶到城西,找到了蒋成,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暗算我?”

不料,蒋成坦然道:“老百姓太苦,我又没别的本事,只想尽一己之力,帮帮他们。你本事太大,妨碍我做事,我只好对不住你了。”

宗玉愕然问道:“那些贡品,你给了百姓?”蒋成点了点头。

宗玉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你的计谋在我之上,我败得心服口服。从今往后,我也只有飘零江湖了。可惜你的神鼠,已被我的豹猫吃掉了。”

蒋成笑了笑,说:“神鼠早已与我心意相通,我可舍不得让你的豹猫吃掉啊。那只被吃掉的,只不过是我临时驯服的一只小松鼠。而真正的神鼠,正准备执行新任务呢……”

宗玉不禁对蒋成更加钦佩了,他给蒋成行了个礼,然后转身走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