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块美玉(新传说)

(2018-03-08 11:06:16)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三块美玉(新传说)

高冰

周老是个藏玉大师,他常说,自己一生识玉无数,幸得三块至宝美玉,此生无憾。大家口耳相传,周老因此得了个雅号—“三玉叟”。前不久,周老突发急病,住进了医院。儿子小周和未婚妻吴晓在床前伺候,尽心尽力。

这天,突然“砰”的一声,病房的门被撞开,愣头愣脑地闯进一人,奔到床前,拉开小周两口子,叫道:“爸!爸!您这是怎么了!”

来人是周老的大儿子—大周。周老妻子早逝,他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长大,好在家底富裕,生活还算殷实。可大周吊儿郎当,不学无术,还染上毒瘾,借下了巨款高利贷。周老只好到处变卖藏玉还债。几经折腾,家底也被倒腾光了,就剩下一所老宅。俗话说龙生九子,九子不同,小周和哥哥截然不同,读书聪明努力,为人彬彬有礼,对老周也很孝顺,爷俩相依为命,扶持度日。

大周呼唤着父亲,见他无动于衷,像睡去一般,便站起身来,指着小周一通乱骂。小周知道哥哥蛮横无理,不争不辩,劝哥哥多看老父几眼。大周不听,一把拽过小周,二人跪在床前,老爷子这才抬了抬眼皮。大周见状,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伸到老爷子眼前,说:“爸!爸!趁清醒,您看看吧。”原来是张遗嘱认定书,上面写着要把老宅子一分为三,前院和中院给大周,独留个后院给弟弟。

其实,大周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念念不忘老爷子口中的三块美玉,可是他一点线索也没有。他怕父亲把玉留给弟弟,就想来个鸠占鹊巢,先抢了前中院,再慢慢搜宝。他见老爷子犹犹豫豫,脸一掉,威胁说:“爹,您要是不同意,到时可别怪我毒……”

老爷子面带难色,他知道大周心狠手辣,自己一走什么都做得出来,他又抬眼看看小周,“刷刷”几笔签上了名字。

大周心愿已偿,找了个借口溜走了,留下小周和吴晓陪在床边。说来也怪,不出多时,老爷子就安安静静地离世了。

小周两口子处理了老爷子的后事,一身疲惫地回了家,发现大哥大嫂正忙不迭地在屋里乱翻。见弟弟来了,大周递过一个纸箱子,搓着手说:“小子,你可别怪哥哥,这前中院都归了我们家了,你的这些东西,你嫂子都收拾出来了,以后你也别来了……对了,你看这老房子又破又乱,爹藏的三块美玉,你知道在哪吗?”

“哥,这我怎么知道?爹常说自己有三块美玉,可谁也没见过啊。再说了,谁知道还在不在……”

大周一听弟弟在暗示三块玉有可能为了给自己还债卖掉了,就强忍着不便发火,他问道:“你手里拿的什么?”

小周答道:“爹当时送医院穿的衣服,现在爹走了,衣服我就带回来了。”大周一听,一把夺过包,“噌”的一下扯开拉链,“哗哗”几下,衣服被丢到地上。

“好你个小子,想骗你哥。”大周从包里搜出一块玉坠,古色古香的,“我见过,这玉爹常年贴身戴,一定是三块美玉中的一块!”小周不语,大周紧紧握着玉,说:“你坐着,我请隔壁的李叔估个价,到时候咱俩对半分。”他心想:搞清楚玉的价格,到时候编个低价糊弄弟弟,这玉就到自己手里了。

不出一会儿,大周垂头丧气地回来了,“啪”的一声,他把那块玉拍在桌子上,冷嘲热讽地说:“哎呀,没想到老东西干了一辈子,竟然走了眼,老了老了真是越来越没用了。这个啊,是个假东西,让老子空欢喜一场!”

小周说:“不会吧!”

大周抱怨道:“怎么不会?李叔看了一眼就说是假的,不值钱,我怕那老家伙糊弄我,连去了几家玉器店,都说是假货,甚至连假的都算不上,就是块石头!”

小周摸着那块假玉,若有所思。

大周把玉用力一掷,说:“拿走拿走,看着就烦。”说完,骂骂咧咧地走了。

小周捡回玉,带吴晓穿过两道院门,来到了后院。这里就是他们分到的家产,叫做“一方国”的小园林。说是园林,不过是个杂草丛生的小院。由于疏于打理,小河道里的水早就干了,旁边有个塌了半边的亭子,亭前还突兀地立着一块一人高的假山石。二人坐在假山石边,小周掏出那块玉,握在手里。

吴晓说:“你说,这玉怎么会是假的呢?老人戴了一辈子,竟然没看出来。”

小周答道:“我想这就是父亲最中意的三块美玉之一,虽然它是假的,但我知道,父亲和大哥也知道,不过大哥忘记了罢了。”

吴晓听得莫名其妙。

原来,哥俩小时候,大周经常偷家里的玉出去卖,父亲很是火大。为了哄父亲开心,小周就用自己攒了好久的零花钱,偷偷在地摊上买了块假玉送给父亲,故意说是哥哥买的,为了赔罪。小周本以为父亲会一眼认出这块假玉,没想到父亲握着它,仔细端详了良久,激动地抱住大周,大叫道:“好玉啊,真是块好玉啊!”

小周一直忘不了父亲当年欣慰而兴奋的表情,从那以后,父亲就一直贴身佩戴这块玉,直到临终。因为玉是小周买的,怕是哥哥早忘了这事。

听到这,吴晓一阵唏嘘,说:“没想到,这三块美玉的第一块,竟然是块石头。唉,老爷子还是喜欢大儿子啊,不然,也不会签下那份遗嘱,把那么大块地都给了你哥。”

小周说:“父亲常和我说,他对不起哥哥,没能好好教育他。他临走时还对我说,他要是走了,哥哥必然回来夺家产。希望我珍惜这点弟兄情分,让着点哥哥……不过父亲也对我不薄,这第二块美玉,他就留给了我。”

吴晓惊讶道:“啊?什么时候的事啊,在哪呢?给我看看。”

“就在那份遗嘱上。”小周说,“父亲嘴上没说,是怕透露了第二块玉的消息,否则哥哥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你看,这个小园林,父亲取名叫做‘一方国’,这‘国’字,边框里面一个玉字,说明玉就在这里。”

吴晓嘴巴张得大大的,不敢相信。小周站起身来拍拍身边的假山石,说:“其实这一方国意思就是一方玉,但是这玉却被包裹了起来,就暗通石字。”吴晓听得云里雾里,看着身边一人高的假山石:“你的意思是,这个?”

小周猜得没错,这块石头不是什么太湖石,而是一块珍贵的玉石原石,是周老年轻时从新疆赌石买回来的。虽然还没有开皮,但个头大,风化皮层又很薄,里面的玉质也是极品,抵得上周老所有的玉藏。他特意造了这个花园来摆放它,设了“一方国”的谜。

从小和父亲学习玉石知识的小周,很久以前就破解了这个谜题。这方巨石,就是第二块美玉!吴晓看着这块不起眼的石头,突然领悟到周老的良苦用心,老人知道,如果说明事实,这第二块美玉定会落入大周手里,便将计就计,签下那份不平等的遗嘱来保护质朴的小周。想到这,吴晓又歪头问:“既然前两块玉都找到了,那你知道第三块美玉在哪吗?”

小周迎着晚风,凝视远方,他含着泪低声说道:“我好想父亲,他总会带我到这吹吹风,和我聊聊他年轻时候的事,我和哥哥小时候的事……如果我没猜错,这第三块玉……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吗?”

吴晓被问得莫名其妙:“当然,你叫周玉灵,我怎么会忘记呢?”

突然,她如遭电击般怔住了。因为她想到,周老在世时常说:“玉如君子,养玉如育人。”老人一辈子的精力全花在养玉育人上,没想到大儿子却如此无耻恶劣。但眼前的这个青年,却如此真诚善良,不正是第三块至宝美玉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几则诙段子
后一篇:雨夜敲门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几则诙段子
    后一篇 >雨夜敲门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