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故事会
故事会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83,704
  • 关注人气:15,7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藏钥匙(新传说)

(2017-10-11 10:25:08)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藏钥匙(新传说)

翟怀舒

有个乡下农妇,名叫田一心,她这人呀,手大、脚大,脸大,被人起了个绰号叫“田大大”。

别看田大大粗手笨脚、大大咧咧的,可做事粗中有细,细中有心,心中有灵。有桩事,最能反映她的个性:她出门从不带钥匙,总是把钥匙藏在门口。她家门两边是窗台,窗台下是一米高、两米宽的土墙,土墙上摆着一排砖。地方不大,可奇怪的是,别人却很难找到她藏的钥匙。

这天,田大大下地了,村里有一高一矮俩老头,在她家门前闲聊。这俩老头,自从田大大的儿子服役后,经常到她家串门子。田大大是个热心肠,只要他们来,都拿香烟相敬。此刻,这俩老头烟瘾上来了,身上又没烟,这里离杂货店又远,于是矮老头打起了歪主意,想找田大大藏在家门口的钥匙,开门进屋找支烟抽。

高老头觉得不妥,认为闭门上锁,锁的是小人,不锁君子。现在门锁着,怎能随便找人家的钥匙、进人家的门?这不成“贼”了吗?矮老头觉得这不为过,“君子酒,小人烟”,有几个烟鬼没为吸烟丢人现眼过?

高老头没犟过矮老头,只好睁只眼,闭只眼,有意无意地“掩护”矮老头寻找钥匙、入室拿烟。

就这样,矮老头开始行动了。他蹑手蹑脚地走到窗台前,窗台上挂着一串红辣椒,矮老头踮起脚尖,他想看看田大大有没有把钥匙塞在破了口的辣椒里。一看没有,矮老头的目光又落到窗台上晒的一双鞋上,想看看鞋垫底下有没有钥匙,挪开一看,啥都没有。矮老头寻思着,估计钥匙十有八九被压在哪一块砖下,于是,他一块一块地把砖挪开,没想到钥匙的影子都没见。矮老头纳闷了,正在这时,田大大回来了。

高老头大声咳嗽了一下,给矮老头报了个信。矮老头连忙缩手,拍拍心口,心里嘀咕着:“好险!”尔后,他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和田大大打了招呼。因为神情不怎么自然,被田大大识破了,大概是做贼心虚吧,没几句,矮老头就不打自招了。

田大大憨厚地一笑,说:“看你俩鬼鬼祟祟的样子,知道没干好事。不过,烟酒不分家,找支烟抽不算啥。可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一人藏东西,十人也难找,何况我不按套路藏。”说完,她转身来到门口,从门上挂着的大铁锁背面,取出了钥匙。

原来,田大大在这把铁质钥匙上,拴了一片一毛硬币那么大的磁铁,锁门后,将钥匙“吸”在大铁锁的背面,藏得这么绝,谁找得到?

高老头叹服得五体投地,自己活到六十多,从没听人说过把钥匙藏在锁背后!

矮老头则不以为然,他不紧不慢地开了口:“田大大,凡事要听人劝,你成年累月将钥匙藏在门口,就算我今天没找到,难保明天别人也找不到。再说啦,人上了年纪,记性差,弄得不好,连自己都想不起钥匙藏哪了,你说对不对?我劝你改掉这个不带钥匙的毛病吧!”

田大大摇头,说:“钥匙带在身上,叮叮当当的,多累赘,弄得不好还会丢,我觉得还是藏在门口好;再说,我只要把钥匙藏好了,神仙也找不到!”

矮老头一听,认为田大大吹牛,于是信誓旦旦地要和田大大打赌。田大大说打赌就打赌,于是约好第三天晚饭后再来一见高低。为什么约在这个时间?农村里的人晚饭后大都没啥娱乐,有空闲,图个热闹,也好让田大大在众人面前出个丑,矮老头就是这么个心思!

果然,到了那一天,田大大家门前人山人海,大伙全想看看这一回到底谁赢谁输。

田大大早就藏好了钥匙,端了个小凳子,像姜太公钓鱼一般,笃悠悠地坐着。高老头当裁判,说好半个小时内,找不到就算输,矮老头点头答应。紧接着,矮老头就开始找了,一会儿找这儿,一会儿找那儿;一会儿摸这个,一会儿摸那个,没放过任何可疑之处,可是都没找到。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矮老头急得鼻尖上直冒冷汗……

突然,矮老头发现窗台下的土墙被蜜蜂钻了好几个洞,极有可能钥匙藏在哪个洞里。于是,矮老头让人找来一块大磁铁,来来回回在墙上吸,结果吸到一根铁钉,没见钥匙的影子。矮老头很失望,把那根铁钉随手一扔,对田大大说:“我服了,但你能不能当着我的面,把钥匙拿出来?”

田大大说了声“好嘞”,可出人意料的是,她没从别的地方找出钥匙,却从地上捡起刚才被矮老头扔掉的铁钉,走到大门前,用铁钉对着大铁锁的锁眼,顶着一扭,“哗啦”,锁开了……

“哗—”人群一片哗然,这简直是绝了,大家做梦都没想到,田大大的钥匙竟然就是眼前这么一根不起眼的钉子。田大大笑了,说:“昨天,这把锁坏了,修锁的人将弹子倒了,于是,我就干脆用这根钉子捣鼓,锁就能开了。”

这一回呀,矮老头算是彻底栽了,可他输得心服口服。

田大大打赌赢了矮老头,自然高兴,可没过多久,她藏钥匙却藏出了大麻烦!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田大大的儿子小刚军校毕业后,被分配到部队的一个重要保密单位。时间不长,部队准备提拔小刚当保密员。做部队的保密工作,在选人用人上,要求可高着呢!别的不说,还要调查小刚的保密观念强不强,夜里说不说梦话,家里人的品行怎么样等等,总之是慎之又慎。于是,部队给镇上寄来一份调查函。镇上为慎重起见,派民政助理到田大大村里走访,开了个座谈会。

乡下人见到干部,不论职位高低,一律称“领导”。座谈时,高老头、矮老头都参加了,他们出于公心,很负责地说了田大大一百句好话,无意中,矮老头说田大大有时大大咧咧的。领导让他举个例子,于是,矮老头把田大大出门不带钥匙的习惯,来了个竹筒里倒豆子—稀里哗啦,倒了个干净。

领导觉得矮老头反映的情况有鼻子有眼,于是随口说道:“可作参考。”

不料隔墙有耳,这会儿,田大大正在隔壁“回避”呢,矮老头说的话,被她听到了。她找到领导,猴急地说:“我出门不带钥匙,这是真的,但如果认为我是个马大哈,影响我儿子前途的话,那就烦请领导在我家门前找找我藏的钥匙,能找到,说明我马大哈;找不到,千万不能因为我,影响我儿子的前途!”

领导笑笑,说:“你尽管放心,不会因为你不带钥匙,就来个推理,说你儿子不带钥匙。不过,为了给反映问题的人一个交代,给你一个安慰,我愿意在你家门口找找你藏的钥匙,长长见识,好不好?”话是这么说,可他心里却在嘀咕着:门前就这么大个地方,全拆了,用筛子筛,能找不到?

既然领导这么说了,为了儿子,田大大一口答应。于是,找钥匙的“游戏”又开始了。高老头、矮老头都在场,先是回避,让田大大关门、藏钥匙,然后,一群人走了出来,领导开始找钥匙。

怪事来了,田家门口就屁股大小这么一块地方,找来找去,就是不见钥匙。最后,就像上回那样,领导的目光还是落在窗台下的土墙上,这里最为可疑,尤其是那些被蜜蜂钻的洞。领导摸了好几个洞,果然,在一个洞里找出了一根铁钉。矮老头“扑哧”笑了,这回该田大大栽了,上次这样,这一回还是这样,这也太没含金量了!矮老头走到领导身边,在他耳旁小声嘀咕了几句,领导一笑,拿着这根铁钉,走到门前,拿起大铁锁,用铁钉顶着锁眼子,一扭,奇怪,锁没开;再使劲一扭,还是没开……

就在这时,田大大笑吟吟地走上前来,对领导说:“把铁钉给我。”她接过铁钉,扔得远远的,然后拿起大铁锁,一手抓住锁柄,用力一拽,锁就开了,嗨,压根儿就没锁呀!

田大大说,前一阵子,这锁就彻底坏了,于是,她就干脆不锁了,只是做做样子。不设防,易被盗,可田大大家里从未被人偷过一根草。她说她不把自家锁起来,不担心大家知道她把钥匙藏在门口,乡里乡亲的,她把大家当家里人,家里人多,眼睛就多,比锁还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