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故事会
故事会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77,156
  • 关注人气:15,7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故事号:青春是一颗又酸又甜的杨梅

(2017-09-27 23:40:02)
标签:

杂谈

​文 / 荷晨

嘿,许清风,我毕业了。去年我生日,你站在我宿舍楼下说,毕业了我们就结婚。我毕业了,你在哪呢?

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忘记你,我不想刻意去忘,那是青春留给我的礼物。

毕业酒桌上,同学们在哭。

好像离开了校园,我们就再也吃不到月牙山的五花肉,再也喝不到大板楼的杨梅汁,再也看不到叼着大饼行色匆匆赶去上课的同学,再也听不到老师说:“那位睡得很香的同学来回答下这个问题。”即使后面可以去吃去喝,去看去听,也不是从前那股飘着涩涩清香的青春味道。

她们在哭,我在想你。我们初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来着?

2014年: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悸动,肯定是那个人有一部分触动了她的内心。心,不会骗人。

比如我遇见你那天,风和日丽。我从公共教室里走出来,你从教室外走进来,撞了个满怀。我羞涩地抬头看了一下,你立体的五官和神采奕奕的脸上有些泛红。我慌慌张张地逃开,一句对不起都没说。

一切刚刚好,适合爱情萌芽。

后来,我又遇见了你几次,在操场上,在教学楼里,在图书馆。我们匆匆路过,相视一笑。暗恋的小心思在滋长,一点都藏不住。

我开始打听你。原来你是计算机系的男生,你喜欢大卫·梭罗,也喜欢吃加了肉松的手抓饼,你还是单身。这一切刚刚好。

喜欢一个人总是小心翼翼的,但又特别想让你知道。比如再次相见,说了一句连我自己也听不清的“你好”,比如心惊胆战地远远看着你的时候又渴望你能回过头来看看我。

2015年:学妹,我可不可以喜欢你

爱情终究光顾了我。初春,大学体育部与音乐部联谊,你恰好坐在我的旁边。

我一直低着头,一会儿玩着手里的杯子,一会儿盯着旁边的室友,我连面前碗里有多少根土豆条都数了一遍,就是不敢正眼看你,紧张地说不出一句话。

真心话大冒险。你赢了,可以点名问在座任何人一个问题。

“学妹,我可不可以喜欢你?”旁边的室友碰了我一下,你后来说,我当时的脸刷地红到了耳根,不知所措,更不敢相信你是问的我。我以为是大冒险,你故意的恶作剧。

“学妹,我可不可以喜欢你?”你的眼眶里堆满了笑容,散在春天里,格外温暖宜人。

我极度惶恐,又惊喜万分,大家直直地盯着我们,可我还是紧张地说不出一句话。当我终于想说点什么来结束这尴尬的气氛时,你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以后不想偷偷摸摸地看你了,我能光明正大地看吗?”

“能。”声音很小,但吐词很清楚。

“我可以加你微信吗?”你的声音里有甜甜的味道。

我的脑子好像不能思考了,呆住,但是却准确无误地念出了自己的微信号。

你在众人的起哄中笑得特别开心的样子,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2016年:毕业后我们就结婚吧

恋爱中的人看一切事物,感觉色彩都要鲜艳一些。

你说,你喜欢我接过早饭那幸福的模样,喜欢我穿着素净的裙子倚在图书馆看书的模样。

我说,我喜欢咱俩一起去上自习的日子,喜欢一起依偎在花园凉凳上听歌的时光。

当然,我还喜欢我们在网吧里,当你拖着蛮王的刀从上路传送到下路来救我这个菜鸟寒冰,并霸气震慑全场的时候,我侧过身,伸过头亲了你。

那段日子,你只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仿若石头都能开出花。心中有特别的挂念的时光,总是充实又满足的。偶有争吵,冷战过后,一个浅浅的蜻蜓之吻,烧得这些小小的间隙寸草不生。有你在的日子,我确实没有淋过情绪的瓢泼大雨。偶有小雨,也马上多云转晴。

我生日那天,你站在宿舍楼下,说:“毕业后我们就结婚吧。”

那是我听过最动听的情话。

2017年:我要回北京

今年2月,我开学,你辞去在校辅导员的工作,准备离校。

你家里在北京给你安排了工作,电话那段一直在催你。还听说,你妈妈给你介绍了一个北京女孩。她找过你,你也和她聊了天,她长得很乖巧,我无意间看到了她的照片。

我们站在啤酒屋的门口,我知道你的决定,你也知道我的心思。这时候的我们,就像是两只相互放飞的风筝,希望对方飞得越高越好,但是始终不愿挣脱手里的线。可是,现实这把剪刀终究没有留情。

一只风筝飞回了北京,那里有他的家。

一只风筝飞回了重庆,那里是她的故乡。

“我要回北京了。”你说,低着头。

“你会喜欢上那个女孩吗?”我傻傻地问。

“也许以后会吧。”你回答得很实诚。

我知道现实中的一年比理想中的一年要长得多。即使过了这一年,你也知道我不敢只身北上。我不愿赌,我输不起。你也不愿赌,你怕输。所以我们都放弃了。

“分手吧。”我说,声音很小,但是吐词很清晰。

你点燃一支烟,吸一口,缓缓吐出,四周明明那么嘈杂,可是我连自己的心跳都听得清清楚楚。

沉默很久,你说了一个好字。很轻,很现实。

我背过身,走出你的视线,蹲在那颗鱼尾葵下哭了好久。两年前,你还在这颗树下轻轻地吻了我。

后来我一个人去了次网吧,听网吧大叔说,你走的前天晚上,抱着他哭得像个小孩。

2017年:我毕业了

青春是一颗杨梅,酸酸甜甜。酸的是别离,甜的是相聚。毕业的时候最酸。曾经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相聚四年后,又分散到五湖四海去。

四年时光,五味杂陈的情绪,融成一句:“珍重,再见。”融成一杯接一杯的毕业酒,融成红红的眼眶,终要离别,请务必各自安好。

许清风,那颗鱼尾葵前不久掉了一块树伞,但又长出了新的树伞来。校园外的世界那么大,大得我可以原谅你,大得我也可以原谅自己。你看并不是每份爱情走了,留下的都是千疮百孔的模样。我感谢您给了我这样的青春。

希望我们下次再见,还是青春里的样子。毕竟,那个模样,曾经住在了我的生命里。

别了,我的大学生活。我会偶尔回来,常常青春酿造的杨梅酒,又酸又甜,味道刚刚好。


​作者简介:荷晨,一个喜欢文字,葡萄和风的女孩。明白生活自有重量,总有一段路需要匍匐前行。立志用文字去治伤,去铺洒阳光。


《故事会》​新创“故事号”,更多精彩内容详见“故事会”微信公众号,ID:story6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