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P送财神

(2017-09-08 10:31:29)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阿P送财神

(曾叶文)

温馨提示

阿P是个闲人,整天无所事事,可是到了大年初一,他却会忙得腰酸背痛腿抽筋。每到这天,天刚刚亮,阿P就爬起来,穿红着绿,拿着事先打印好的财神菩萨画像,挨家挨户地送。阿P到了每家每户,都点头哈腰,念念有词:“财神菩萨到你家,又发财来又发家……”

这活儿,说白了,就是讨钱。因为大年初一,家家户户都想讨个吉利,所以出手大方。阿P干这活儿已经五年了,每年这天都有几千元进账,去年还突破了五千元大关,原因是他找到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去政府大院里送财神。有些当官的,钱来得轻松,也更迷信,他们少则给几十元,多则上百元。

眼睛一眨,又到了大年初一,一大早,阿P就先到了政府大院,才跑了几家,就有几张老人头进了兜里,阿P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这会儿,阿P来到一栋楼房前,见这户人家房门紧闭,就“咚咚咚”擂起门来。擂了好一阵,门还是没开,阿P很失落,因为这家去年给了他两张老人头。

阿P正想离开,一抬头,看见门上贴着一张“温馨提示”:“如找我有事,请打手机……”上面还把手机号标示得特别醒目。阿P实在不愿放过这条肥鱼,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手机,想碰碰运气。

电话通了,阿P还没开口,对方就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我是赵县长,你是来给我拜年的吧?实在对不起,我和家人都到海南旅游了,要不你稍等一下,我叫我表弟来一趟……”

阿P听了,顿时一怔,惊愕得张大了嘴巴好久没合上,我的天呀,这是赵县长的家?阿P连忙谎称是煤气公司的,“哼哼哈哈”敷衍了几句,随即便放下了电话。

喘了一口气后,阿P便骂起娘来,他知道这个赵县长,平时神气活现的,也没见他为老百姓做了什么好事,捞钱的事倒是听了不少。这不,眼下一家人在海南花天酒地,千里迢迢的,还没忘记让表弟来代他收礼呢!阿P为人嫉恶如仇,这么一想,气不打一处来,他灵机一动,从衣兜里摸出笔,“唰唰唰”,把“温馨提示”上的手机号改成了自己的……

财源滚滚

阿P刚改好,就看见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提着礼品袋走了过来,阿P赶忙跑到旁边的花坛边躲了起来。

一会儿,阿P的手机“嘀嘀嘀”响了,一接听,对方说:“赵县长,我是紫金乡的罗乡长,您在哪里?我现在就在您家门口,想给您拜个年。”

阿P赶紧捏着鼻子,拿腔捏调地说:“罗乡长,你太客气了,不好意思,我和夫人到海南旅游了,要不你稍等一下,我叫我表弟过来。”

“好,好,我就在门口等着。”

阿P在花坛里蹲了十几分钟,然后,他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以赵县长“表弟”的身份和对方扯了起来:“你是罗乡长吧?”

“眼镜男”点头哈腰地连声说“是”,接着,他便把一个礼品袋递给了阿P。阿P用眼睛瞄了一下,见袋里是些高档补品、水果,还有一个大红包呢。初战告捷,阿P再也没有心思走家串户送财神了,守着“赵县长”这个大财神,还愁不能招财进宝?他屁颠屁颠地跑回家,还没跨进家门,就模仿起电视里的广告词:“今年过年不收礼,不收礼啊不收礼,收礼只收大礼包……”

小兰瞟了阿P一眼,没好气地说:“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一个闲散局的,谁撑饱了会给你送礼?”阿P高高地举起手里的礼品袋,得意洋洋地说:“老婆,人不可貌相,你瞧,有人给你老公送礼了!”

当着小兰的面,阿P拆开了红包,里面竟然是一沓崭新的百元大钞,小兰惊得目瞪口呆:“这钱是谁给你的?”

阿P神秘兮兮地凑过嘴去,附在小兰的耳朵上“咬”了一阵,然后说:“像他这样当官的,多收一份礼,就多增加一份罪,以后就多判一份刑,我这也是为他好,呵呵……”小兰顿时眉开眼笑,用手指轻轻在阿P脸上戳了一下:“老公,你太有才了!”

转眼到了初六,阿P战果丰硕,除了补品水果,还有五万元现金……

麻烦来了

初六下午,阿P又接到一个给赵县长拜年的电话,他乐得屁颠屁颠就出门了。

阿P来到赵县长的楼房前,未见人影,就回拨了刚才的电话,这时,一个年轻人笑眯眯地走了过来,阿P问:“你是来给赵县长拜年的吧,我是他表……”阿P的话还没说完,说时迟,那时快,那年轻人迎面一拳,然后一个扫堂腿,阿P被撂倒在地,紧接着,从旁边又走出一个中年人,他在阿P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凶神恶煞地吼道:“你吃了豹子胆呀,难怪这几天没人给我打电话,原来是你挡了老子的财路!”骂完后,中年人对年轻人说:“这小子活得不耐烦了,关他几天收收骨头。”

阿P听了,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中年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你死到临头了,还笑得出来?”

阿P说:“你呀,只知道挖空心思修理别人,自己大祸临头了还不知道。哼,只要你敢把我关起来,出来后,我立马就去纪委告你!实话告诉你,罗乡长给了我一万块,张局长一万,肖主任八千……到头来你不但要丢乌纱帽,还会连累你的下属和家人。留得青山在,何愁没柴烧?赵县长,你是一个聪明人,好好想想吧!”

中年人一听,捧着肚子大笑起来,那笑声比阿P更欢,这让阿P一头雾水了。笑够后,中年人说:“原来你把我当赵县长了,我也实话跟你说,我和你是一条道上的朋友,那‘温馨提示’是我挖空心思想出来的杰作,我本来想借赵县长的名头弄点碎银子花花,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被你小子暗渡陈仓了!”

“我的娘呀!”阿P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啊,眼前这两人不是“官道”是“黑道”?他知道这些人什么都做得出来,自己落在他们手里,看来是凶多吉少了。中年人看了看阿P,说:“咱是求财的,大过年的我也不想为难你,你把这几天收到的钱一分不少地吐出来,这件事就一笔勾销,否则,后果你应该清楚!”中年人说着,用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好汉不吃眼前亏,阿P同意带他们回家拿钱。

金蝉脱壳

阿P带着两人往前走,脑袋却像一台开足马力的机器,高速运转着,心里一个劲地想着怎样甩掉这两个瘟神。走出小区不远,阿P的手机响了,阿P被两个恶棍盯着接完电话后,笑着对中年人说:“是一个姓吴的局长给赵县长拜年的,要不我去一下,把礼品拿回来给你?”

中年人瞪了阿P一眼,说:“你小子甭耍花招,这事不用劳驾你,反正礼品是送给我的,我自己去拿。”说完,中年人交待了年轻人几句,吹着口哨走了。

一会儿,阿P的手机又响了,接完电话,阿P无奈地对年轻人说:“又是给赵县长拜年的,还是一个嗲声嗲气的女人,就在大院门口,你要对我不放心,你自己去拿吧!”

年轻人看了看阿P,嘀咕着:“你肚子里的花花肠子真多,我去了,傻瓜也知道你要开溜,要去我俩一起去。”

不得已,阿P只得陪年轻人到了大院门口,果然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提着一个礼品袋,站在门口东张西望。阿P正要上前,年轻人把阿P推到一边,抢先迎了上去,和中年妇女说了几句,就提着礼品袋兴高采烈地回来了,不料年轻人回来一看,不见了阿P,找了好一阵,都没见影儿。

其实,这个中年妇女正是阿P的老婆小兰。原来,阿P前脚刚走,小兰就跟了出来。因为她左想右想,觉得阿P这么冒名顶替去骗人家的礼品总不是回事,她决定劝阿P回来。没想到,一跟跟到赵县长家门口,当看到阿P被年轻人撂倒在地时,小兰吓呆了,她本想不顾一切冲过去拼命,但看看自己单薄的身子,知道冲过去也是白搭。

这两人带着阿P一走,小兰怕惹下更大的麻烦,便手忙脚乱地撕掉了赵县长大门上的“温馨提示”,然后灵机一动,给阿P打起了电话,说是给赵县长拜年的。阿P心领神会,和小兰演起了双簧戏,就这样打发走了中年人。

可阿P身边还有一个凶神恶煞的年轻人,小兰马上到小区的垃圾箱里捡了两个空酒瓶,到水龙头上灌满自来水,然后又给阿P打起了电话,目的就是调虎离山,让年轻人到大院门口来取“礼品”,掩护阿P脱身……

回到家里,阿P拉着小兰的手,一半真心、一半矫情地说:“老婆,你太聪明了,今天多亏了你,要不,煮熟的鸭子全飞了。”

小兰惊魂未定,说:“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你被他们打的时候,我心痛得要命。以后就是饿死,也不许你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啦,免得我提心吊胆。还有,这些‘煮熟的鸭子’—我是说这些钱,来历不明,心里不踏实,你想想,该怎么着……”

这一天晚上,阿P在床上翻了七七四十九个身,把一张床“咯吱咯吱”晃得直响,突然,他像下定了决心似的摇醒小兰,说道:“老婆,你说得对,那五万块钱咱们不该拿,不踏实啊!我决定了,还是得依法上交!”小兰睡眼惺忪地点点头,又问:“那些补品、水果,怎么办?”阿P神秘地一笑,说:“放心,我自有主意。”

第二天天还没亮,阿P又穿红着绿地出发了,这次他可不是捧着一叠财神画像去“化缘”,而是带着几大袋补品、水果来到了乡下老家的一家养老院。

养老院的院长见阿P风尘仆仆地来送礼,感动得热泪盈眶:“阿P啊,你富了不忘家乡,真是我们村里的活财神,我代表养老院二十七个孤寡老人谢谢你!”

阿P像三伏天吃了冰淇淋,心里凉丝丝、甜津津的,想着自己每年给别人“送财神”的窝囊样,立马觉得还是人家把自己当财神的感觉好啊!那一刻,他真像是一个有钱人,把胸脯拍得震山响:“院长,以后别说是些水果、补品了,老人们要是还缺什么,你尽管给我打电话,我阿P什么都缺,就是不差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