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高平
诗人高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9,829
  • 关注人气:7,8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与甘肃歌剧

(2019-05-19 10:02:07)
分类: 资料

我与甘肃歌剧


1961年,我在甘肃被重新分配工作时,和我谈话的人说省上的各个剧团任我挑,依我的兴趣来说,我应当去京剧团,但是从创作角度考虑并不合适,老戏不好改动,新编历史剧不受青睐,于是我选择了去甘肃省歌剧团任编剧,因为我在部队文工团那些年就写过不止一个歌剧,再说,我是写诗的,歌剧的唱词也与诗相通。

我从196110月进团,到198412月调入甘肃省文联,共在甘肃省歌剧团干了23年,其中“文革”10年停止了创作,在13年里共计独立创作、参与执笔、改编移植了十几个大小剧本,有的上演了,有的搁置了,有的否定了。在这期间,使我最感遗憾的是大部分时间被浪费了,大部分心血都白费了,但那不是我的原因,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遭遇,而是时代的不幸。

最大的困难与苦恼是题材的选择,是对政治内容的把握,在极左思潮的冲击下,既有使人胆战心惊的处境,又有令人啼笑皆非的尴尬。譬如,我写的戏中没有阶级敌人,会批判为“宣扬阶级斗争熄灭论”;我写了阶级敌人的存在,又会批判为“否定无产阶级专政的强大”;我写了不同阶级的人之间没有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还会批判为“搞阶级调和”;我写了“革委会”的头头有毛病,则批判为“丑化红色政权”;甚至在角色的名字上做找谐音,寻影射。为节省篇幅。我就不说那些戏名和主要内容了。总之是要让你写,而又极度地不信任你,动辄得咎,让你寸步难行。

至于导演乱改剧本,作曲随意增删唱词,你字字推敲出来的台词演员则只说个大意,都是经常发生的事,我不得不与之争辩,有时气愤不已。但这些都属于技术性问题,过后一笑了之,无伤大家的友谊。

我是认真把歌剧当一番事业来做的,在创作剧本的同时,也进行了学术研究。我写过并发表了论文《杂谈歌剧的民族化》;我出席过“全国歌剧座谈会”,就什么样的题材适合写歌剧的问题做了发言;我奔波于西安、上海、北京以及布达佩斯等地观摩歌剧演出;我还对歌剧与戏曲的分工、如何摆脱“话剧加唱”等问题发表过自己的意见。

我创作或参与创作的大型歌剧中,在省内外产生过较大影响的有三部,第一部是《向阳川》(初名《今朝风流》),196510月晋京演出时,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都观看了,周总理看了两遍,还学会了其中的唱。它的主题歌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作为“每周一歌”进行了播送。之后曾去各地巡回演出。西安、开封等地的豫剧团做了移植。第2部是《二次婚礼》,在兰州演出多场以后,由甘肃电视台录制成舞台纪录片,中央电视台于198010月及11月先后在一套、二套节目中播出,西藏、四川、宁夏等电视台也曾播映。第三部是《咫尺天涯》,在兰州演出成功后,被选为“中国第二届艺术节”的参演节目,于19899月赴北京演出。文化部艺术局和中国歌剧研究会专门召开了座谈会。

200912月,我应邀出席了“甘肃省歌剧院建院70周年纪念大会”的活动,为了表彰我为甘肃歌剧所付出的努力和辛劳,授予了我“甘肃歌剧终身成就奖”。

2019.04.17

 我与甘肃歌剧


我与甘肃歌剧

 我与甘肃歌剧

我与甘肃歌剧
我与甘肃歌剧
我与甘肃歌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