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偶遇喜剧大师严顺开

(2017-10-18 12:56:19)
分类: 散文
偶遇喜剧大师严顺开

偶遇喜剧大师严顺开

 

严顺开于20171016日病逝了,享年80岁。

严先生原是上海滑稽剧团的演员,因主演电影《阿Q正传》而一举成名,也是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小品的开山鼻祖,曾获第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第2届韦维国际喜剧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金手杖奖。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喜剧大师。

得到他逝世的消息以后,我之所以不禁肃然无语,顿生惋惜怀念之情,不只是因为我喜欢他的精湛表演、赞赏他“从不抢戏”的艺术品格,而且因为我和他曾有过一面之识。

19854月底至5月初,由束沛德、艾煊和我三人组成的中国作家代表团应匈牙利作家协会的邀请赴匈牙利访问了半个月,回国途中需经罗马尼亚转机,在首都布加勒斯特停留了三天,住在我国大使馆。碰巧严顺开也住在这里,他也是等待转机回国的。

他当然不会认识我们。而对于他,则用不着谁来为我们介绍,他那张充满幽默和皱纹的面孔,他那双细小而透出善良之光的眼睛,他那不高的瘦而结实的身材,他那口带着浓重的上海味的普通话,我早就有了深刻的印象。这一次,他是到哪个国家做什么去的,我也许没问,也许问过又忘记了。我们相互赠送了名片,就算是相互认识了。

记得59日上午,大使馆文化处林汝为处长曾经请我们三人与严顺开、许雷(北影导演)一同观看了电视录像片美国的《闪电舞蹈》和罗马尼亚芭蕾舞《卡门》。林汝为女士知道我在布加勒斯特的参观中写了几首诗,特意介绍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国际台在罗马尼亚的进修生杨学苢前来与我相见,请她将我的诗译为罗马尼亚文。之后发表在了927日的罗马尼亚《当代》文学周刊上。

      59日下午,我们一起来到布加勒斯特飞机场,在候机室等待登机。我忽然发现严顺开不见了。我四处寻找,看到在一个没有人的偏僻角落的座椅上卷缩着一个人,竟然是他。我说“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他无限苦恼地说:“我不敢在人多的地方待着,他们都围过来用那种眼神儿看着我,像看一只猴子一样……”可不是吗?候机的人很多都是回国的中国人,大家都能认出他来,都像欣赏舞台上喜剧角色一样观赏着舞台下的演员。这固然证明了严顺开演艺的成功,也说明一般观众对于喜剧演员的尊重不够,甚至把他们作为取乐的对象。这时候的严顺开,倒真有几分可怜,令人十分同情。一个有成就的表演艺术家怎么会落到选择躲藏的地步?他就这样一直躲到登机。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就在不久以前,还有大学教授公开把演员叫做“戏子”,不肯改变旧社会有钱人对演员职业的蔑视与侮辱性心态。其文明程度之低下使人惊讶!

      严顺开:表演使人心,生活并非一帆风,对艺术是肃的。

 

2017,10,1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题九人照
后一篇:我坐在窗前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题九人照
    后一篇 >我坐在窗前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