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人在旅途
人在旅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9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感谢妈妈

(2012-06-01 13:00:38)
标签:

情感

 上着班,妈妈从遥远的广州打来了电话。问家里好不好,问身体好不好,问工作忙不忙,问儿子乖不乖,问打牌手气好不好,问到最后,没什么问了,问家里天气怎么样,我说突然变冷了,妈妈着急的询问身上穿够了衣服没,别感冒了。。。。。。

 三十好几的女儿了,妈妈,仿佛总有担不完的心。

 我说,老妈,一切挺好的,你放心吧。手机那头的她,隐隐能听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嘴里还直念叨:好就好,好就好!那我挂了哈。

 

手机那头戛然而止。我的耳朵依恋的贴着手机,迟迟不愿离去。

我的妈妈哟,这样的唠叨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妈妈不是本地人。那个疯狂地年代,像一场滔天大浪,卷乱了多少人的命运。妈妈就是不能幸免的其中一个。20出头的妈妈从遥远的他乡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乡村,遍地怒放的桃花,吱吱呀呀的水车,青的山,绿的水,让她一下子就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地方。那时候的妈妈,穿着时髦的列宁装,戴着上海产的手表,高挑个儿,粉面桃腮,十分讨人喜爱,这里的外公外婆更是喜上眉梢,膝下仅有两个儿子,非常想收养漂亮的妈妈做女儿。妈妈说,仿佛是命运的指引,这个地方最后成了她的人生归宿。后来,这里的外公外婆怕妈妈呆不长久,就四处张罗着给妈妈物色对象,有一次,妈妈在一大群人的陪同下到了爸爸家,说着一口外地话的妈妈以为是做做客,如天使一般善良的奶奶热情的招待了妈妈,狡猾的爸爸极其严肃认真的说了一句话:进了我家门,就是我家人。你若反悔,就会坏了我好男儿的名声。傻瓜一样的妈妈就这样被爸爸忽悠了。

 

后来,就有了我。

据妈妈说,我是个命里八字比较毒的人。出生时,是在爸爸工厂里面的职工医院,妈妈痛的死去活来,靠着喂点人参水勉强支撑,可是三天三夜过去了,也不见我生下来。大伯父和大伯母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最后还是求医院里最好的大夫动用产钳,才把我给拽出来。来到世界上的那一刻,我压根就没动劲,医生阿姨失望的对着妈妈说:小李,你养的妹子坏了,别难过,想开点。妈妈说,当时听医生这么一说,她一点反应都没有。生孩子都痛麻木了,活不活着当时没当回事。天意不该绝我,就在医生阿姨准备用纸盒子将我盖上,扔到太平间去的时候,我居然动了一下。妈妈说,这辈子,她永远都忘不了这个菩萨心肠的好医生。当时,那位医生阿姨立即发现了问题,就嘴对嘴把我口腔里的胎粪给吸出来。不一会儿,我得救了,那位医生阿姨却呕吐得昏天暗地。当天晚上,我睡在摇床里,妈妈侧着身子把我瞅了又瞅,妈妈说当时的我活脱脱一个妖怪,脑袋被产钳夹得奇形怪状,她和爸爸一夜都不敢抱我。第二天,护士来查房,发现摇床里奄奄一息的我,赶紧问妈妈有没有喂奶,妈妈摇摇头。护士小姐心急如焚,毫不犹豫的抱起我,给我喂了她的奶。妈妈说,她至今还清楚的记得,我吃奶时那个拼命砸吧砸吧的声音。我也很无辜,为什么我出生时只有三斤六两,却要让妈妈遭那么大的罪呢?

 

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我看我弟弟才是。两年后,弟弟出生了,妈妈很顺利就把弟弟生下来了。

奇怪,比起我,弟弟更心疼妈妈一些。

 

小时候,爸爸要到几十里外的工厂上班。妈妈在家,在原来的外婆家妈妈是一大小姐,农活一窍不通,赚不了什么工分,奶奶让她去学了缝纫。天微微亮,妈妈就得一个人翻山越岭去师傅家学徒,不知道妈妈当时怕不怕,师傅是个古板的人,妈妈生性活泼散漫,没少看师傅的脸色。不过,也好,小时候,我们姐弟俩没少穿时髦衣服。妈妈总是自己设计款式,给我做过双排扣的衣服,美其名曰列宁装,(至今妈妈的箱子里还保存着我小时候的衣服)给弟弟做过背带裤配衬衫,小西装,可把周围邻居家的孩子给比下去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水,把老家给冲毁了。

爸爸妈妈下定决心,在外村买了一块地,把房子盖到了高处。

最初我们家住在两间杂屋里。

因为要建房,经济突然紧张起来。

那会儿建房要自己用黄泥巴制砖,自己烧窑。爸爸去上班,家里没有劳动力。妈妈只能请人帮忙。要是碰上下雨,爸爸不在家,妈妈常常一个人披着斗篷,手忙脚乱的把砖头盖好,遮掩实。可有时,雨水冲刷而下,泥砖一大片一大片的倒下,白辛苦了,还糟蹋不少工钱。妈妈难过的很。

 

那些年头,原来的外婆家的舅舅们都是个体老板,当地响当当的万元户,总是想接济接济一下拮据的姐姐一家。小舅舅给我们家送来了一台制作蛋糕的机器,毫无商业头脑的爸爸妈妈创办了当地最早的一家蛋糕店。白天爸爸在工厂上班,晚上就赶回家,到蛋糕店做小蛋糕。由于人手不够,再加上把我们姐弟晚上丢在家里不放心,爸爸妈妈总带上我们一起去蛋糕店干活。我们姐弟特别愿意去,有时还学着爸爸妈妈的样子洗刷蛋糕模具,时不时吃几个小蛋糕,美味极了。(估计我的肥胖基因就是在那时埋下了伏笔)那一年,好像也赚了点小钱。但问题也来了,春夏季还好,天气暖和,到了冬天,晚上天气凉,做完蛋糕关门赶回家,往往已经夜深了。大概是休息也不够好,我们姐弟的成绩在那一年直线下降。妈妈责怪起自己来:赚什么,赚什么,把两个孩子的学习耽误了,开什么店呢?没多久,爸爸妈妈就商量把自己的企业关门大吉了。要是保留至今,我想我们家的店应该是镇上最老字号的蛋糕店了。

 

从我记事起,妈妈的身体就一直不好。经常头疼脑热,有时还无缘无故的腹痛,但妈妈总是硬挺着,除非是实在坚持不下了,就去医生那里拿点药。记得我大概读五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晚上11点多了,妈妈肚子又开始痛了,妈妈在床上滚来滚去,豆大的汗珠顺颊而下,爸爸在工厂上夜班,无法联系。妈妈越疼越厉害,叫声一声比一声大,我和弟弟吓坏了。妈妈情况越来越危急,当时的我不知哪来的勇气,我带着弟弟,打开门,打着手电筒,赶到2里远外的医生家喊门。外头漆黑一片,我和弟弟战战兢兢的站在医生家的窗户下,高一声低一声的叫唤着医生的名字。半晌,医生从睡梦中嗯了一声,询问我们姐弟俩有啥事。我们说明来意,医生说太晚不能去,只给了我们一些药丸。我们苦苦哀求医生给妈妈去看看病,但医生从窗户里递出来药丸,就没吱声了。回到家里,妈妈喝了我们姐弟俩拿来的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后来去医院检查,知道妈妈患的是胆道蛔虫病,如果穿孔,后果不堪设想。又有一段时间,妈妈总是不明不白的眩晕,刚刚还好好的,突然就晕厥在地,倒在厕所里,倒在屋子里,屡次发作。妈妈以为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悄悄地给爸爸和我们姐弟俩编织毛衣,准备过冬的衣物。这个毛病一直折腾了妈妈好几年,也不见妈妈怎么系统治疗。

 

 

我小时候是一个很愚钝的人。记得那时 ,弟弟学数学脑瓜子特灵,还没上学,就能心算100以内的加减法,而我,10以内的加减法,常常扳着手指头一个一个的数着。20以内的加减法的时候,手不够用了,我发明创造了动脚趾头。妈妈说,每次教我数学的时候,总能气个半死,常常是拿着学裁缝时用过的木尺在旁伺候着。 妈妈说,那会儿为我的学习的确很焦虑,学理科不行,试试文科吧。于是乎,在一个星光朗朗的夏夜,我和弟弟躺在凉床上嬉闹着,妈妈教我念“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第二日早晨,妈妈试探着问我还记得昨晚背的诗文吗,我居然一口气把《木兰辞》一字不落的背下来了。妈妈窃喜,愚子可教也!大概打那开始,我走上了一条阳光大道。在那个洛阳纸贵的80年代,妈妈四处借书给我看,四大名著、《上古演义》、《封神榜》、《聊斋志异》、《今古传奇》、童话故事。。。。。。有趣的是,每次我们去亲戚家做客,妈妈总会带着我们四处“窃书”,弄得二姑姑家的弟弟,每次见妈妈一来,就严防死守着自己家的书柜。呵呵,妈妈却总能得手。妈妈“窃书”有一秘诀:偷偷的将书藏在衣袖里。将书偷来,晚上,妈妈躺在床头捧着一本书,我躺在床尾捧着一本书,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娘俩如饥似渴的读着,一不小心,散落的头发就烧的“噼噼啪啪”的响,好一阵慌乱之后,又津津有味的读起来。因此,村子里的人,都把妈妈当做有学问的人看待。

就这样,我爱上了学习。每日四门不出,苦读圣贤书。妈妈急了,这孩子可别成了书呆子。一日,天刚蒙蒙亮,妈妈把我和弟弟从被窝里拽出来——晨跑。妈妈跑在前头,我和弟弟恍恍惚惚的跟在身后跑,跑啊跑啊,跑完了一个小学,个子窜得老高。

 

转眼间,到了初中。那时流行考中专,跳出农门早工作,妈妈常常跟我念叨一句话:知识改变命运。一个女孩子,只要有了经济权,才有真正的地位。我拼命的读啊,目标总盯住年级第一名。理科不太理想,妈妈的一句话让我“中毒”很深——“笨鸟先飞”,我大量的做题,大量的机械记忆。皇天不负有心人,1992年终于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师范学校。

 

 

在外求学的日子,我最欣喜的事是接到家书,特别喜欢爸爸妈妈那句:琴吾儿:

在师范读书期间,我做的最得意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奖学金攒下来,给患有老寒腿的妈妈买了一副505神功护膝。

 

毕业后,妈妈和爸爸居然什么都不管,18岁多一点的人,自己去教育部门报到,自己找昔日老师联系安排学校。。。。。。

 

几年后,迷迷瞪瞪的结婚了。记得第一次带老公去见爸爸妈妈,妈妈把我拉到一旁,询问老公家里的基本情况,我居然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爸爸有些反对,说这么糊涂的一个女儿怎么可以随便决定终生大事呢。妈妈说了一句我终生难忘的话:妹子,你愿意过什么样的人生,你就选择什么样的人。不要太清醒。

 

就这样,我跟着感觉,走入了婚姻的殿堂,过着我希望的幸福的生活。

 

把女儿嫁出去以后,妈妈就有点后悔了。女儿竟是一个生活自理能力极差的孩子。买菜不识称,炒菜不会炒,收拾屋子也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每逢换季什么的,妈妈总会适时的赶来,帮着我洗刷床上用品,收了春被换上夏被,洗了夏被换上秋被,洗了秋被换上冬被。邻居们都啧啧称赞,你妈妈可真闲不住呀。老公和妈妈关系极其好,每次妈妈一来,就叽里呱啦的把我打牌那点事参奏一本,妈妈故作生气状,说非教训这闺女不可,老公以为当真,又帮着打圆场,没什么,没什么,她就是贪玩,她其实挺好的。妈妈指着老公,笑得合不拢嘴。

 

女儿特别不愿意做家务,妈妈常常自责:这闺女怎么不随我?我很勤快呀。每次女儿回娘家,妈妈嘱咐帮着做个什么事情,女儿居然理直气壮的说:“妈,让我歇歇吧,我不想做!我上班挺累的。”每每这时,妈妈心疼的摇摇头,笑得很灿烂:这孩子,都多大了,居然还说的出口。然后妈妈没声没响自己埋头做了。后来,发展到,只要一回娘家,妈妈要洗个衣服炒个菜什么的,就把我叫到旁边,什么都不要做,只要我陪着聊天就ok了。可我也有英雄时刻,只要爸爸妈妈谁生病了,我就会不管多远多累,都会悉心照顾,精心伺候。2007年冬天爸爸妈妈都连着住院动手术了,我白天上班,做饭送饭,晚上还要去医院陪护,骨头都累散架了。妈妈逢人便夸:我养了一对好儿女,我还带了一个好女婿和好媳妇,我值了!弄得妈妈事后还说,我这个闺女平时看着不会做这做那,到了关键时刻就挺能干的。

 

儿子生下来以后,妈妈把爱全倾注在他身上了,跟着我帮我带了两年多的孩子。儿子出生的第二天,就因硬皮肿住进了医院,看着儿子哇哇啼哭,我焦虑万分,一天我都忘记了是什么事情招惹了我,我当着我婆婆的面,对着妈妈狠狠地吼了几句,妈妈顿时瞠目结舌,躲进卧室一直不出来,看着妈妈委屈的样子,我心里也挺难受挺后悔,但我却硬撑着不给妈妈道歉。过了一个下午,妈妈来到我面前,抱起儿子,平静地说:妈妈知道你着急,你尽管冲我发火吧,千万别对你婆婆也这样。小时候儿子体质就不太好,感冒发烧,荨麻疹什么的,总是啰嗦不断,妈妈心急如焚,到处拜佛求神,祈求老天爷保佑儿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儿子最粘妈妈了,只要听说儿子去外婆家,妈妈总会提前几天把儿子睡的床和被子放在太阳底下晾晒,说是要让儿子闻到他喜欢的阳光味道,然后挑选好儿子喜欢吃的零食摆放在醒目的位置,冬天在家必备一双按儿子脚的尺码做的棉鞋,夏天也必须买一双卡通的蓝色的拖鞋给儿子穿,不管孩子来的次数多还是少,在外婆家里,儿子的所有生活用品时刻都准备了一套。儿子来了,妈妈就成了全陪了,只要儿子喜欢的游戏,妈妈一定也饶有兴趣,特别是夏天,妈妈午睡的习惯也因儿子的到来统统取消,妈妈哈欠连天的陪着儿子玩所有幼稚的游戏。奇怪的是,妈妈如果有点小感冒什么的,睡在床上懒洋洋,只要儿子一去,妈妈过不了一个小时就好像浑身都有劲了。所以,每次从外婆家回来祖孙俩常常是十八相送,弄得眼泪汪汪。

 

自从有了儿子,妈妈养了很多鸡,说是要给孙子吃放心鸡蛋;妈妈也种了一大园子的菜,说是要给孙子吃放心菜:妈妈还养了一个鱼塘,说是要给孙子来外婆家钓鱼用的。。。。。。

 

妈妈对儿子的爱,正如儿子改编的一句歌词唱的那样:奶奶泡的茶,有一种味道叫做家。(儿子特别嘱咐,不能把“奶奶”俩字换成“外婆”,那样会伤奶奶的自尊)

 

如今,妈妈老了,61岁了。白了头,驼了背,皱了皮,做家务活需要一件一件的数着做。

弟弟今年生了一个女儿,妈妈和爸爸锁了乡下的家,第一次坐上了高铁,赶往遥远的陌生的广州开始了担当照看孙女的重任。

 

隔三差五的,妈妈总是主动打电话给我。说广州如何繁华,说消费如何吓人,说孙女如何聪明,说爸爸如何操心,说有时有点想家。。。。。。

 

对妈妈,仿佛有很多话喷涌而出。

最想说的是:

妈妈,我爱您!

谢谢您成为我的妈妈!

来生,还让我做你的女儿,好吗?

 

双手合十

祝福亲爱的妈妈健康长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