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竹影青瞳
竹影青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5,456
  • 关注人气:2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比灵魂古老,比身体年轻

(2009-11-20 22:59:45)
标签:

身体

灵性

灵魂

杂谈

分类: 空灵

132天:比灵魂古老,比身体年轻

朋友说,想过那样一种生活,即使年华老去,也不会昏头腐朽,仍然保持青春和活力,像那些艺术家,很老了,还能够恋爱,那么浪漫。

今天另一位朋友对我说,他这些年退化了很多,看当年和我的精彩对话,不敢相信那些那么有水准的话是他说出来的。我问他哪里退化了,他说脑子迟钝很多,性生活也少了。

对大多数人来说,衰老并不只是身体在衰老,他们的精神和生命活力也跟随他们的身体一起老了,但这并非必须、必然。

有一位智者经常说大街上那些步履蹒跚、形神老态的人们其实并没有那么老。你相信吗,你的精神和灵魂其实并不需要跟你的身体一样老,即使它们已经非常古老。

人习惯于认同身体所感受的一切,认同于这个世界,由此,当一个人的身体老了,当他周围的人老了,他也顺其自然地老了,但一个人其实完全可以保持青春活力,不随世界的流转而流转。

身体就像灵魂的衣服,一个人穿越此世的一叶扁舟,你相信吗,你的灵魂已经非常古老了,但它每一次轮回降生,它都像新生儿一样新鲜、充满活力,你更应该相信你的灵魂,而不是你的肉体。


133天:像鱼一样滑溜

晚上和朋友说话,我问她心情如何,她说相对平静,又问我如何,是否还情思波动,我说,没什么好波动的,一阵风一样,过去就没了,然后我说,感觉自己就像鱼一样滑溜,没有什么能阻碍我了。朋友说,我是什么都能阻碍我。

像鱼一样滑溜,这个世界就像水一样。

早上我从梦中醒来,那些梦就消失不见了,就像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切,消失不见了。消失不见是好的。

有时我会突然醒悟地问自己:咦,我怎么会在这里,在南京?我这么回答自己:对,我正在这里,在南京,在此时,这很好。

这就像在梦中的顿然醒悟一样,咦,原来我是在梦里,我正在做梦。我知道自己正在做梦,知道梦境很快就会变化,所以我警觉地观察梦里的一切事物,努力把它们记住,当我在梦里的时候,我全身心都在梦里,谁会这么无聊,又这么有能耐,在瞬息万变的梦境思考别处―――清醒时候的事情呢?

梦中的作为教会我如何生活。清醒的世界和梦一样,也是瞬息万变,我甚至都没有足够的速度抓住转瞬即逝的一切,为什么还要那么无聊,去思考别时别处呢?

134天:梦里忘记佛号

昨晚又梦见难缠的小鬼,我背对窗户侧身躺着,旁边还睡着一个人,是个男的,床离窗户很近,不时有人从窗户外伸手进来拨拉我,向我推销东西,我什么也不买,很烦这种推销,但睡我身旁的男的被说动了,要买一副眼镜,200块,我心想,还不贵,我刚买的眼镜也差不多这个价。

推销的小鬼一直不走,不断拉扯我,我被烦得彻底火了,起身抓住他们,要把他们撕得粉碎,扔向窗户,但他们像撕不烂的塑胶一样,只是被我扯得变形而已,我完全奈何不了他们,争斗了一会儿,我的梦意识突然觉醒了,明白只有一个办法能让他们消失,那就是念佛号,但是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忘记佛号怎么念了,情急之中我想到了菩萨两个字,于是我不断喊“菩萨保佑,菩萨保佑”,但是不管用,他们照样纠缠我,我努力回忆佛号,同时听到有一个声音提醒我佛号有六个字,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就是想不起来,眼看穷途末路,我往另一扇窗户撤退,打算从窗户逃走,我知道只要我出了这个屋子,我就安全了。

让我印象深刻的最后一幕是:一个干瘪的老头讨好地对我笑着,像跟我商量似的,不想让我走,然后我想起了观世音菩萨,我一边双手合十喊“观世音菩萨保佑我”,一边往窗户冲,就在这时,我彻底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那一瞬间,我背对窗户侧身躺着,双手合十的意象还逗留在胸前,同时一个内在的声音“南无阿弥陀佛”正缓缓升起,这内在的声音不像出自我的梦意识,因为梦意识在喊观世音菩萨,但我也不知道它出自哪里。

身体的感觉还没有恢复,另一个奇异的感觉是,左后腰像被踢了一下,又像那里开了个口子,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那口子出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身体才重新变得凝固,感觉身上有点异样,一摸,竟出了一身汗,尤其是大腿,布满大滴的汗珠,可见有多么着急。


135天:为鬼魂念佛

回想梦中纠缠的小鬼,和别人的恶梦不一样,我在梦里并不觉得恐惧,更像是一种烦躁不安,因为他们拉扯我的身体,而我明显感觉他们和我不是同类,他们的纠缠让我不舒服。

而且这些纠缠的小鬼一点不狰狞,他们都是笑嘻嘻的,像在跟我开玩笑。

有人说这些小鬼是来索功德的,只要把佛号念给他们听,他们得到安宁,就不会来打扰做梦的人。

真是没想到竟然要给鬼魂念佛,而且还要会在梦里念。


136天:慈悲而不是恐惧

在梦里,我也琢磨怎么对待那些令人不安的异象,我尝试过与之抗争,尝试过无动于衷地冷漠对待,尝试过念佛,当然,事实证明,念佛是唯一有效的方法。

但现在细想来,我仍然把自己安置在这些异象的对立面,我仍然是对待敌人一样对待这些异象,但这些异象真是我的敌人吗?

恐惧的幻象由恐惧制造,有恐惧才有狰狞相,有恶梦。梦里的异象令我不安,是不是也是因为我有不安,所以梦里的异象才会让我不安?就像戴着墨镜看世界,世界看起来也是墨色的?

梦里的异象也许在对我说什么,但我感觉到的却只有自己的不安,以及迫切地想逃离这种不安。

看来课题仍然是,如何放下自我,停顿自我的投射,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有所作为。

 

 

 
 

比灵魂古老,比身体年轻
 




I love my people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