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路上的格尔
路上的格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58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微博中的微集合

(2012-02-17 22:03:08)
时下,读有用之书的人不算少,看无用之书的人少之又少。西人教育有传统,读毫不实用的圣贤之书属高贵的闲暇。国人会赚钱的不少,会闲暇且高贵的不多。青年之际是涵养德行最好的时光,一旦错过,老来补过,总会有憾。年轻时光“务必先读、多读古人作品,后读、少读当世作品,理由是:
选择作家非常重要也非常困难,作家越古选错的可能越少。正是:“不述先哲之诰,则无益后生之虑”。何谓经典?“经典者,身之文也;所以陶铸神情,启悟耳目”滋养性情,需读?古诗文-“涵咏经典诗文,观于嘉言懿行,方能培育优良的政治观念和辨美恶目光如镜的审鉴能力”哦,原来作者意在此......
  • 为培养好的邦国者、治帮者。历来真哲人,善隐晦而言,但并非无聊而玄虚,也全非政言所限,自有其难言的苦衷,即所谓的隐微与显白,其中精妙,限于篇幅,另为绍介。 读古典可“生今世而慕古之人,观乎古人则今人可知”,看来读无用之书,并非真的无用,而是要有大用。
“细察性情心术之微,‘洞性灵之奥区,极文章之骨髓’”。说了这许多,从哪里入手是个不错的选择呢,我的建议:这即是我所引用文字的作者刘小枫4年前编选的《古典诗文绎读》(古代和现代篇),作者说:唯有扶持素质教育,方能保育后学天素、发其英华......
“任何一种存在之理解都必须以时间为其视野”作为海德格尔之后的思者,极少有人避得开他的这一思想。所有的道路都是时间的道路,离开时间谈人类之思,几无可能。诗意地思与诗意地说,便是诗意地在林中路行。路的尽头即是人类的尽头,或可说思之断绝处,便是生之枯萎时。或所谓“日月出矣,爝火不息”。
俗世里,更多的人希望这个世界是个好世界。但哲人的圈子里,则共知真实世界只能是个坏世界,听上去很让人绝望,但这却是“人人共谋的事实”。这不是一个新奇的发现,古代中外哲人都早知此事,只是不好说出口而已。盲目的乐观自大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清晰的认识到会让我们知道应该做点什么。
不过要说的是生活在坏世界里,未必就不会有好生活。好生活可以是个体的,但世界却一定是群体的、人类的。韩非子认为“自己提高觉悟是可能的,但要提高众人的觉悟却几乎无望,教化之所以敌不过众人的自私、嫉妒和投机本性,是因为教化不能提供有力的利益诱惑”(赵汀阳)利益面前是生存的逻辑。
没有人嘴头上不要求公正,“人们表面上要求公正,实际上真正想要的是利益重新分配,人们想要的就是个坏世界,想要成为坏世界的记得利益者”这是人性的逻辑,生存的逻辑。这或许就是说坏世界是人类的宿命,坏生活则或与艰难时世有关,或与个人命运有关。有人会有好生活,有人会有坏生活。
2012-02
但所有人都只能有一个坏世界,因“每个人都是坏世界的共谋”。如此说,似乎不能抱怨这世界了,因为其“坏”,我们人人有份。“坏世界就是人人明知故犯所造就的世界”可真实世界却也不完全是“一般的黑”,我们是否有权利或可能在坏世界里建设一些不算最坏的世界,比如作者所说的消极自由下的制度世界。
三国中,无论无何管宁也算不上一个人物。对于大多人,除了“管宁割席”这一典故,其它也就几无可说了。比起三国众多英雄,其不过就一“白帽”。可后有人论三国人物,管宁犹在孔明之上,为何?管宁不问高位,避地辽东,只身而行诗书教化孝悌伦理,是真正的功德无量。王船山有曰:“天下不可一日废道,
君子不可一日废学。管宁在辽东,专讲诗、书,习俎豆,非学者勿见。有明王起而因之,敷其大用。即不然,天下分崩,人心晦否之日,独握天枢,以争剥复,汉末三国之下,非刘、孙、曹氏所能持,亦非荀彧、诸葛孔明之所能持,而宁持之”。或杜甫:白帽还应似管宁。或:潜龙以不见成德。古时不易,今或更难?
人常渴望解惑,而欲求于所谓有爱智慧之称的哲学。维特根斯坦说过“哲学是摆脱一种特殊困惑的尝试。”但可惜这哲学的困惑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无关,维特认为“哲学的”困惑是理智的困惑,是语言的困惑,而不是本能的困惑。如果哲学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无关,那我们还有必要要它吗?实用理性下这确实是个问题
秋已至,万物丰,日渐清凉,却是身心疲弱,灰冷乏志,俨然不合时令。瞩目远望,只道是岁月苍痍。风骨天自易悲忧,所思所悟所感所得,大多低沉哀落。或可自诩叔本华氏,却无叔氏之大智大悲。虽一身了了,却睹世人如蚊蚁,视天地为囹圄。半癫半狂,注定一世灵魂飘摇、孤处寒峰。
“说是者非,或说非者是,为假;说是者是,非者非,为真”亚里士多德。识真辨假许应该不难,可我们为什么总习惯把事情搞得混乱不堪。知识论似解决不了辨真假、知对错的根本问题。“无智亦无碍”,佛家总是想以
读无用之书,即不功利读书,难。“君子不可以不学,见人不可以不饰,不饰无貌,无貌不敬,不敬无礼,无礼不立,夫远而有光者,饰也,近而逾明者,学也。”(《孔子集语》)可见圣人读书也所求,即便是为了“明”。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若想来去自如,或许便要真的放下所有的不能放下。
近日手钞《金刚经》,只为心的沉静,于宗教之信仰我一向无缘,自叹甚憾。从天上到彼岸,乃至人间净土,佛教欲染政治之雄心未必不存。自西方基督教退出政治舞台的中心,让位给所谓的民主与科学,其不甘之心也未必全然褪尽。政治与性为人类两大永恒主题,宗教横跨其间,怎的真的能够彻底丧失染指之欲。
人之天性,老而弥坚,虽历经世事百变,亦难以褪尽。观失而知得,失亦是得。一身离孤,非指婚姻、家庭、友谊诸种,只是道一种心境吧。有的路热闹,可是我不愿走上去;有的路萧索,可我却偏偏选择了它,或许这就是宿命,或许缘于每个人心中有不同的对美好的判断。我一切都还好,你和笑飞也都好吧。祝快乐
世间再无康长素,冷落康有为,已是许久之事。国人健忘,历来有之。其实百年来,能以一身学问践行政治之中,康子当为第一。康子素来推重董子公羊说,以为“繁露(《春秋繁露》)之微言奥义”,并敬称这位汉代大儒董仲舒为“醇儒”。这部详述“素王改制之义”的书,不啻为一部中国政治哲学中的经典巨作。
神在天上,哲人在地面,大众在洞穴中。如此说,我们持久而呼唤的自由,难道竟会是在洞中?如果说真理是光明,那光明竟只能照耀在那为数了了的几个哲人头上,而哲人竟也不能掌握真理?“起初总有神”,逾越静默,“回溯到源头,谁就能遇到神”。可不仅神话已陨落,哲学亦在西下,唯有“活着”还在活着。
时下,一派歌舞升平的所谓全球化,正让真的哲学退出人类思考的舞台。我想,对哲学,那种真的哲学,必须让其回归到人类精神的中心。“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但人类没有“真”的思考,或许上帝就会流泪。
我痛苦且惊讶地发现,有“上帝的山谷”之城的奥斯陆,再次发生了骇闻世界的屠杀,70年前这里曾是德国法西斯恶魔的杀人场所。一个是个体对其它个体的屠杀,是个体行为;另一是一个民族对另外一个民族的屠杀,是国家、民族行为,但似有着相同的意识根源——民族主义。
虚极而静,指月观谈,万物无一踪迹。骨轻如毛,屈心处世,事事皆非心底。经道离乱,茫无所从,虽千卷过手,依然未能安时处顺。不得不喜,且失且忧,游走半生,却仍未得物理精义。忧理难见,患心常易,一身离孤,且只是叹息了得。或如苇过江,仙人一去成道,那苇却只能顺流而荡,飘飘不可名、不可见了。
近年,举国上下屡出“大师”,乃至于在自己本就很小的圈子中竟也时而或听闻、或目睹“大师”神采,暗下想来不免可笑,私念到:今日见到“大师”之几率,似乎与前些年见到骗子之几率相差无许。真可谓:礼乐崩,“大师出”。“高不可怕,可怕的是斜坡”,唉,尼采这个“疯子”又说对了。
“洗心退藏于密”,为内业之修。内业,是儒家养心之学。今人提及“业”字,多想到的是财富与功名,颇为外显。汉杨子太玄却云“秉道德仁义而施之之谓业也。”可见此“业”非彼“业”。其实古时的道德仁义与今也不同,政治哲学的味道要大于伦理的意味,或如施密特所说,政治与性为人类两大永恒主题。
谁若孜孜于寻找,就容易迷失于自己。一切孤独皆是罪过:群盲如是说。而你久已归于群盲了。敷赞圣旨,莫若注《经》,而马郑诸儒,弘之已精,就有深解,未足立家、唯文章只用,实经典枝条,五礼资之以成,六典因之致用,君臣所以炳换,军国所以昭明,详其本源,莫非经典。尼采与刘勰在此相遇了,嘿。
“我们不能成为哲人,但我们可以爱哲学;我们可以试图进行哲学探究。这种哲学探究在任何层面上都首先在于倾听伟大心智之间的交谈,或者更普遍、更小心地说,在与倾听最大心智之间的交谈,因为也在于研习那些伟大著作。”心偶惑,录施特劳斯若干句。
效阳明先生,怀良知立于世,不啻如瘦骨迎风、逆流而行。身似枯叶,灯残只影;随目所见,唯有怅然惘之。喁喁为默,沉沉若息,天涯断处,却不见紫薇初绽。银汉做欲河,北斗化财星,满天飘青气,遍地是魍魉。于我,格尔:
先锋书店被评为最美的书店,不出我的意外。虽只去过1次,但仍被深深吸引。当时,虽并不了解这店经营背景,但仍隐隐觉到可能会有一段坎坷背景。觉得它仿如一刃刀锋,在这浮躁甚嚣的社会里深深的插入。即使是在南京这样有着深厚人文底蕴的古都,它也依然显得孤拔、苦硬,即便它有着很雅美的视觉感
这诗在德国人面前构成一种考验。于我,则更是煎熬。对于这种或那种,对于或此或彼的抉择及其决断,不是谁都能找到一块可靠的指示牌。等啊,等啊,没人知道,那孤独的树为什么会长的那么高,兴许他真的是在等待第一道闪电。不落苦乐二边,不一不异,不常不断,不有不无。有谁知我说,有谁知我所不说。
疲惫正在成为生活的一种常态,试图在阅读中寻找一种生机,但这更像是一种妄想。在人生中途,一切似乎都在悬空。不似初离玄牝之门,放佛可天地绵绵不尽,用之不勤。又不如朽老之际,可一切淡然放过。无根无源者,必遭漂泊之累。想起荷尔德林诗云:依于本源而居者/终难离弃原位。或更如海德格尔大哲说
维根特斯坦所说的那条说与不可说的界线,到底在哪里呢?里尔克《杜伊诺哀》中所提及的那位天使,何时会出列呢?海德格尔那林中路的出口又在何处呢?老子的函谷关已去,我们的函谷关呢?王阳明的龙溪道场现在还在吗?陈抟睡了千年,还会醒吗?
我喜欢老子,因他会说:绝学无忧。不学习,傻了吧唧的就不会苦恼、忧虑。他还会说:我愚人之心也,蠢蠢兮。俗人昭昭,我独若昏兮。俗人察察,我独闷闷兮。我只有一颗愚人的心,比谁都笨的了得。俗人都是明白人,就我是个大傻瓜。不过似乎老子不大够厚道,总是在鼓动脱离群众,这个他行、俺不行。
猜出斯芬克斯之谜的俄狄浦斯,以绝顶智慧救了人类,于是这位哲人做了王。有哲人王之称的他发现自己弑父、乱伦真相时,则只能刺瞎双眼退隐山林。或许此时他才成了真正的哲人;或许哲人真的不能称王。“在黑暗无光中,你们再也不能看见他不可看的东西,不认识他渴望认识的东西。”这是最震撼我的一句诗。
忽发觉微博与尼采所善用的格言体略有形式相像之处,不过其思之分量则判若云泥。上古之文崇简,有其书写材料不胜繁缛之故,且善思谨言,所以字字千金。今人则是心脑、手脚懒惰,所行之文,多为无聊做作。近日,身心欠佳,偶读有得。“介于石,不终日,贞吉”;“知微知彰,知柔知刚”,不能为,仰之。
心境有异,便会买书,为此而浪掷不菲。对爱书高尚论,一直不置可否,自忖喜好看书不过就是一种平常的生活方式而已,与所谓高尚、高雅有何关联。 买书时是一种冲动,买完后,又会为金钱的支出而有所懊恼,哈,凡有欲,即必有喜怒哀乐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碎语03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碎语03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