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仙花诗刊
水仙花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55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精致水仙|丁建华|高家湾,在一群羊的叫喊里孤独

(2018-04-08 11:56:31)
分类: 精致水仙

精致水仙|丁建华|高家湾,在一群羊的叫喊里孤独


 

我的高家湾有中国的忧伤(组诗)

 


 丁建华





 

高家湾,在一群羊的叫喊里孤独

 

夕阳西下,高家湾

浸渍在血红色的光晕中

她的掌心,少了孩童糖果纸包藏的亲昵和饭后骂人的粗野

少了农忙归来的男人卸下一身疲惫玩扑克的消遣

少了年轻媳妇喋喋的笑语,像鸡蛋滚落在了地上

少了湾里的能人聚在湾口大树下侃谈时事的争论不休

他们都去和城市的水泥一起相互取暖

 

晚风中,金爷赶着暮色和一群羊

像赶着高家湾的寂寞和他驼背的余生

摇摇晃晃,走在回家的路上

庄稼沉默,金爷甩一响鞭

就溅起满天的鞭花,羊群叫喊

高家湾怀抱起内心的孤独和老去的时光

像收起一轴古老苍茫的暮归图

高家湾,冰草蔓延,刺蓬浩荡

毛驴不再唤草,燕子栖居树上,四野寂静

 

高家湾,这个曾经大话扬天的地方

如今像传说中神仙隐居的村庄  古色清幽

金爷叼着半明半暗的旱烟锅清清嗓子

和着羊群喊疼高家湾的孤独

像我的灵魂在一颗苦苦菜边悄悄走过

不停地卑微、颤抖

 



一只鹰赶在高家湾的日落之前临起飞时产生的梦

 

温柔些,再温柔些

万里无云的天空下

卸掉嘴里的尖牙和背负蓝天的重任

不抓荤吃肉

要斋戒,穿袈裟

在体内修建一座寺庙

豢养兔子

剪掉指甲和它们一一握手言和

跳舞吃苹果

在秋风里竖起一面经幡

邀请附近的蝙蝠一起诵经参禅

把悟到的心得献给高家湾

献给狗尾草、献给骆驼蓬

——狗尾草,骆驼蓬,你好!

一只追风的兔子怀揣信仰走进和平的落日里

鹰睁开疾眼抖掉夕阳和梦,起飞——

终以闪电的速度抵达

 



秋雨后的高家湾

 

秋雨过后,天气爱晴不晴

一小伙风偷偷溜进湾口

在潦水边旋了几圈

卷起几滴水珠

又悄悄消失

 

一行南飞的大雁

在空中潇洒地展示了一个人字后

吐露了两句金爷没听懂的秋声

出湾口而去

 

荒地里,头发花白的茅草堆旁

一只怀孕的母兔

对着一捧狗尾草

倾诉了一场不可告人的秘密

把秋天跑弯

 

斑鸠和乌鸦歇斯底里的鸣叫

是想拽住秋的尾巴

山那边,一场大雪从北中国开始孕育

高家湾燃起了火炉,内心坦然:

要走的留不住

该来的总会来

 



高家湾名字的由来

 

我终于知道

为什么你叫高家湾

没有一户姓高的人

也没几个高个子

更谈不上收入的高

万里无云

我看到的是头顶天空的高

父亲血糖的高

母亲血压的高

吃苦吃撑的高

出嫁姑娘鞋跟的高

老魏家孩子学习成绩的高

大山的高

社长额头的高

镰刀高挂的高

太阳高寿的高

鹰飞的高

咸水泉边蛤蟆蹦哒的高

二愣子家门口那只狗眼的高

村人对山神怀揣崇高敬畏的高

……

所以你有一个我心痛又热爱的名字

——高家湾



 

雪夜高家湾

 

像一块熟睡的石头

安然,寂静,沉默

卧在大地中央,岁月之上

夜色,雪花,时光

在你身上轻轻流淌,坠落

 

突然,几声狗吠

像飞将军的箭头射进石头

你的左腿疼得抽搐了几下

又传来几声思春的猫凄厉的喊叫

你在梦里难受起来,然后抱起胳膊侧过身子

 

湾口大树枝头挑起的一只塑料袋,耷拉着脑袋

好像回到了过去的年代

又仿佛旧社会,受不了饥寒失眠的村民

趁着大家睡熟,偷偷拿着草绳出来把自己挂在树上

我听见你的内心在不停地颤抖,颤抖

雪依旧下,如整个村庄的泪痕



 

我的高家湾有中国的忧伤

 

马路虽拓宽,地虽整平

但高家湾露出沉默的眼神躲在中国地图上看不见的一隅

 

风穿过湾口的豁岘和豁岘口一棵老榆树的咽喉

高出高家湾的的高和整个下午

肆虐地吹过她的前胸和后背,扯乱她的花头发

她用粗糙的手指掠过额头的刘海,靠在墙根前

蹲下来捋一捋衣襟上的文字和尘埃:

 

最显眼处写着走出去的大学生名单

后面缀着家长的小名、性别、绰号

额头上的皱纹,欠下的学费和豁了牙的笑脸

 

左襟下写着小牛打工时被拖欠的工资和老板虚假的承诺

(老板没有留下名字,只留下一个错别字的姓)

还有四十多岁的麻达结婚不久跑掉的媳妇和被欺负的事实

 

右下角写着小赵坎坷的生意,烂尾的院落

以及失去亲人后悲痛的哮喘和泪水

 

口袋边上写着父亲在自留地里对一片麦子执迷不悟的爱

和他背上种植过庄稼、杨树还有冰草的伤疤

 

肚兜里隐瞒着湾里老李的癌症与心颤

曾经一个年轻人意外的死亡事故

和爷爷在世时沉重的叹息

 

麻雀呢喃,高家湾蜷缩起乡亲们的辛劳、社长的脾气

和痛风的双腿

依旧炊烟升起,吆驴赶羊

依旧下雨刮风,扬场晒谷

金爷依旧佝偻着身子从羊嘴里掏出黎明和光阴

高家湾,她的胳膊,腿,胃和肺依旧轮换着疼

 

野草浩荡,时光悠悠

我的高家湾啊,时常怀揣着乌云、雷霆和闪电

就像咽在她肚子里的疾病、死亡和苦难

躲在斑鸠鸟的叫声里

脸上蓄满了中国的忧伤

 



再写高家湾

 

秋如狂草,一下子就写满高家湾的前胸后背

一伙风从豁岘口闯入

顺道厮打了三棵苍老的榆树扬长而去

 

羊群驮着大朵的白云和万里天空啃食苦涩的时光

金爷吆喝它们上山,身上背着嘶哑的秋风

荞麦花浩荡,像金爷撒下的漫山咳嗽

他用高家湾的胆小,提起目光挨个抚摸了一遍

 

两只被庄子度化的蝴蝶

仍然对一朵初开的野菊恋恋不舍

斑鸠和乌鸦叫过的山道

骆驼蓬是被秋风打开的一页苦难的经卷

 

雁过长空,赠给高家湾一首道别的七律

一只野狐在山顶修行

对着湾口升起的三柱炊烟

虔诚地站成一个祈祷者的背影

 

三叔挑着两只铁桶像挑着两口钟声

回家倒在储水的瓷缸,像藏起了高家湾的梵语

水花四溅,我听见

岁月的石头在高家湾砸出了三声

 



高家湾的名词解释

 

打开我记忆的辞海,生命的地图

给你作注:任何一件事物都是你的形象

 

用湾口的大树给你作注,苍劲,古朴,宁静

用汗水一样多的小溪作注,苦涩,浑浊,蛤蟆出没

 

用屋后的大山给你作注,写下曾经国共双方的较量和弹片

用山顶的土堡给你作注,写下生存,历史和小说

 

你也有高粱的饱满,玉米的香甜,犁铧的深刻

还有土豆的土气,麦浪的生动,荞花的芬芳

 

你也有乌鸦的苦衷,麻雀的揪心,斑鸠的心事

还有羊群的孤独,狗吠的疯狂,马匹的眼泪

 

你也有金爷的驼背,父亲的皱纹,母亲的血压

还有兔子的胆小,游子的乡愁,那个厅长的酒量和烟瘾

 

黄土的黄,蓝天的蓝,白云的白,黑夜的黑

炉火的红,冰草的绿,社长生气时脸色的紫

 

路过的雨,看不见的雪,久刮不停的西北风

被拖欠的工钱,矿难的伤疤,扔下孩子离家出走的少妇的背影

 

背着风雪上山的老人,在瘦骨嶙峋的村道上,留下的咳嗽和关节炎

虔诚地奔波在去村庙路上的五爷,他信仰的炕头上,坐着神介绍的儿媳妇

 

高家湾,高过祖先墓碑的高和我的高,但总是高不过飞鸟的高和天空的高

高家湾,一个我写尽湾里的所有事物,也解释不清楚的名词!


 

作者简介:丁建华,男,笔名言延,1985年出生在甘肃省会宁县的一个小山村,诗作散见于《诗潮》《飞天》《北方作家》《白银文学》《栖居》《北斗》《大西北诗人》等文学期刊和一些微信公众平台。现为会宁县第四中学教师。



精致水仙|丁建华|高家湾,在一群羊的叫喊里孤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